目前分類:【talk to myself】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可以跳脫現狀,就好了。」「如果我可以這麼輕易做到,就好了。」「如果我把一切看簡單一點,看淡一點,就好了。」

無數個「如果...就好了」的語句,糾結紊亂的紛紛思緒,堆疊起我的時雨連假,連假、廉價,我試著把手機藏起來,把社交軟體解除安裝、把永遠整理不完的各種物品重新整理,把自己打扮好再卸妝折起來再攤開來,就是沒辦法脫離該死的反覆的起起伏伏的迴圈,我恨這個軟弱迴圈,而我跳不出去。

雨從中午就開始細細碎碎地下著,到了晚上十點多忽然雨勢加大,雨水落在鐵皮加蓋的書房屋頂,份外響亮。百般聊賴地翻著手上的書,看到喜歡的 Melody 說著親密關係有多重要、鑄鐵鍋食譜書裡漂漂亮亮的擺盤、書櫃裡鮮見但依然有著的關於愛情的輕小說,還有拾花入夢記的紅樓,卻沒有一本看得下去,於是僅僅翻著等著消耗著讓時間過去。

等時間過去做什麼呢?等衣服洗好、等泡澡的時間到,等雨停、等天亮、等掃墓時間到、等一切人生需要按部就班執行的時間點來臨。

就是等不到完滿的我自己。

但說實話,「完滿」是一個動詞並不是被動式的形容詞,只有自己可以完滿自己,卻不能等待誰來完滿你。

可能這份空虛這片寂寥這捧荒謬的落寞,是因為我把動詞變成了被動式,少了行動於是少了成就自然也無所得,無所得,就無所適從。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迷惘,心裡一直轉著各種句子,這些句子彼此之間有點矛盾,我想不透期間的邏輯也看不破彼此的真相或假象,不解,於是在心裡轉啊轉,放不下來卻又躲不開。

比方說:「從 Facebook 看起來,妳根本還沒準備好要當一個媽媽。」這句話延伸出來我有幾個想法:第一,我本來就沒有準備好當一個媽媽,但什麼是準備好了呢?記得懷孕時我對室友這樣講,他的回答是,妳的個性永遠都不會覺得有準備好的一天,只要事情來了,你自然就會準備好了。

而這是真的嗎?真的船到橋頭,就可以自然直嗎?如果會,我前幾天的低谷又是怎麼回事?

第二,我滿腦子想不透的是,要怎麼從我的 Facebook 上「看出來」我根本還沒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因為我貼了很多單身女生才有的吃喝玩樂照片嗎?還是我喜歡自稱「劉小姐」?如果是這樣,難道我要每一張照片都和小包子合照,都貼育兒用品,自稱媽咪,才是「看起來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嗎?

但在這個說法上,我又想到一句這幾天我想到次數最多的話:「幸福的人根本不會說出來。」這句話的脈絡是,我貼了許多照片,嘗試營造出的是一個「我很幸福」的泡泡,但事實上,知道我不好的人(就是我的親愛好朋友們),就是知道我不好,我貼再多漂亮美麗的照片,都只是空殼。

這話我同意一半,確實在某些脆弱不堪的時刻,我嘗試在生活裡找出美好的部份,嘗試用小確幸轉移注意力,支撐就要坍塌的自己。我在我的 Facebok 上確實「策展」出某種形象,但那並不是為了欺騙或偽裝,只不過是為了找到我還可以握住的幸福而已,而拍下的照片寫下的文字,都是真心實意在訴說著,即使偶有迂迴,也僅隔著一層自己才能揭露的紗。但確實是不該過度的自我揭露,因為知道我過得不好的人,好像就是知道,不見得需要透過 Facebook 求救才會看見我,過度的自我揭露只是徒留一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給六度分隔理論的外圍人口,而那不是療癒的方向。

對於 Facebook 確實有中毒症狀,除了喜歡跟大家在上面互動聊天之外,我還以 Facebook 作為自己的人生紀錄,那個 timeline review (On this day) 功能太方便了,很輕易的就可以看見自己的歲歲年年,如同過去我寫部落格,總是會特別注意「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什麼。因為記憶太多,而人太善忘,終究是必須倚靠外力才能留下自己的浮光掠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些名字和名詞,很久沒有從我的話語中流過了。

我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人跟我談論這些,應該要被遺忘或恢復原廠設定的記憶。完全是有意識的,我狠狠的遠離了那段日子裡與那人有交集的幾乎所有人們,只留下很淡漠的弱連結。

原來沒有什麼會是永恆。改變,才是人生裡不變的詠嘆調,即使曾經的愛情需要一百種巧合才會發生,那也說明不了什麼。

所有曾經以為的刻骨銘心,在歲月的長河裡磨著滾著被時間侵蝕著,都是片段,就只剩下片段了。

會不會終有一天,我們連片段都不剩,回頭望也只有一縷青煙,也看不見曾經以為會留下不滅的深深淺淺?

我想像不出未來。

不重要了,很多都不重要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週末了,在閱讀很多很多支撐自己的文字以及幾段談話後,突然好像又覺得,眼前的一扇窗終於打開了。」

擱置在草稿夾裡,四天前的自我表述,現在看起來有點好笑,又有點自嘲的意思。 

All the more for that / Words fall through me / And always fool me 

原來,當下我以為的自己的清明,其實都建築在連結彼端,是否傳來穩定溫暖的脈動。 

妳總是叫我別鑽,千萬別鑽牛角尖,我也以為自己沒有鑽,才不會鑽。而事實上,震撼當下,完全無法控制的渾身發抖,心裡酸酸澀澀,於是寧可蜷縮著身子,也是緊緊卡在牛角尖裡不願動彈。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那一天,簡直就開心到要笑出來了呢。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ear N,

今天是週末了,我原本過得不錯的-事實上,客觀來說,我真的過得不錯的。

只是突然之間,因為某個不如預期,又再度狠狠發現自己重視的、在意的、小心翼翼捧著的東西,畢竟,嗯,有時候只有我自己在意而已。

想到妳說的,我可能會需要很大量很大量的朋友,才能填補那一塊缺口。我想對此補充說明,我需要的,可能是很多很豐富的自己的生活,電影也好,音樂也好,閱讀也好,做菜玩耍也好,就是要很豐富,豐富到讓人羨慕的那種多采多姿…要這許多,才有辦法填補心底偶爾出現的那份空洞。

有個幼稚遊戲,比賽兩個人瞪眼,誰先眨眼誰就輸了。

不知道妳有沒有注意過,先眨眼的那個人,通常是對著對方笑出來的那個人,然後就輸了這場遊戲。

會一起玩瞪眼遊戲的,多少是親密人際距離範圍內的人吧?看著對方的臉,盯著凝視著,一定是慢慢有什麼從心底冒出來,即使明知就要輸掉這場遊戲,還是無法壓抑的笑了,眨眼,然後敗北。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可以獨處了。

好久,我好久沒有這麼想念這個時刻過,最誇張的,是想哭也哭不出來,莫名奇妙轉換到憂鬱模式。

很多文章說,因為賀爾蒙的關係,多少會影響本身的心情,我很想這樣歸咎過去,合理化自己的情緒起伏,可是心裡明白不只如此,不單單只是生理失調而已。

抽絲剝繭,因為那個場域依舊陌生,依舊「沒有歸屬感」,所以心靈的一角在看見挑撥情感的畫面時,輕易崩塌。

路是自己選的,自己走的,人生應該是寧可有遺憾但無悔,怎麼會是寧可有悔但無憾。

人生不可能無憾的,可是重來一遭,我想是沒什麼好後悔的。重來一次,每一個轉折點,相信自己會做出完全一樣的決定,沒為什麼,因為我是我,這所有的排列組合和抉擇,都是站在十字路口時,我實實在在會做的決定。

沒什麼好後悔的。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502390_10205346697970775_6677080721615148816_n  

從昨晚一直困擾我的事情,在早上做了決定爭取後,下午又曲折離奇的決定放棄。

(自認為)想透了蜘蛛網般錯綜複雜的利害關係後,就當作把心上的大石頭重重搬起,輕輕放下-然後,發狠放縱想念起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情、很多的回憶,聽著一百零一次的〈外面的世界〉,還有,反覆提醒自己的:「不要輕易那樣長大。」

「不要長大。」

「就跟彼得潘一樣。」

不想投入工作的時候,思緒抽離於物外,在雨霧晴靄中輕飄飄地過日子,其實也沒有盼望什麼。或許是太久沒有給宇宙下訂單?外面的世界突然變得像本週星座分析一樣,需要大破而後大立。

其實就,這樣也好。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383006_10204440755682784_8550923068088227276_n  

入秋了。

或許古人所謂的「傷春悲秋」並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而是許多傷感多愁的經歷,總挑選在秋天這個楓紅又浪漫的季節發生。

每次都以為自己的價值觀已經達到一個新的高度、新的強度,以及,新的態度;然而,每隔一段時間,認知就總被顛覆。

比方說,我以為自己已經看淡了工作上來來去去的夥伴以及同事,可以平靜淡然的面對新舊交替,「只要維持本心不變就可以了。」我是這麼想。

而事實上,「樹欲靜而風不止」,想置身事外時,大環境不見得允許你逃離暴風圈,超然物外。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子一天一天過(我總是用這個開頭),但放緩腳步回頭檢閱自己的時間和次數卻越來越少。最近工作到很焦慮時,總不斷覺得自己正被種種瑣碎事務與永遠做不完的工作掩埋而窒息,今天想,一定,是太久太久沒有停下來,呼吸,和看看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還有什麼要做,以及,還有什麼想做。

站了一天展場回家,全身每個細胞都有氣無力的用喘息表達疲憊,今天心底覺得被遺棄了,於是情緒波動極大,也可能被同儕的言語刺激,一時亂了方寸、失了準頭。

幸好主管讓我回家了。

回家後,總覺得很多事情要做,即使不工作不讀書,也有很多家事想處理,在屋子裡走走逛逛,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洗衣服。

說也奇怪,最近「洗衣服」成為我無形中的救贖;彷彿把衣服洗完了,心裡堆積的髒汙和待辦事項,就被滌淨、隨水漂走了。反之,在前陣子工作與生活嚴重失調的混亂裡,我沒空洗衣服,籃子裡滿滿的待洗衣物於是成為情緒引燃的爆點,我會因為沒能即時洗衣服而感到嚴重的迷失與焦慮,好像沒能把衣服洗了,晾曬了,就沒能把握住「下班後的人生」。

或許是一種象徵意義,也可能洗衣服其實佔用不了多少時間,輕易能獲得成就感。

我曾經分析過為什麼「待洗衣物」可以成為自己的情緒燃點。一般人認知裡的小家庭,所需處理的家事除去一般環境清潔打掃外,就是洗衣服、做菜以及倒垃圾。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21 Mon 2014 19:33
  • 春响

一陣酸疼,從心底急劇往皮膚表層蔓延,然後,莫名多了一點點的恨。

那是三個整整的白晝和黑夜,在清明之後,穀雨之前的春天。

 

而轉眼就成為最薄弱者,那首馬蹄詩,就再也响不起來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眼又到了年底。

翻翻上次發表文章的日期,是六月多,又是一個沒有寫出連續文字的半年。

或許要歸咎在 Facebook 的盛行、行動通訊裝置的普及,還有,總是很晚很晚才下班的工作。

Facebook 讓人可以隨時發表簡短文字抒發心境或紀錄人生片段;而行動裝置讓這件事情與電腦脫節。至於上班到晚上十點十一點為常態的工作,致使婚後返家,能有餘力處理家事便已不容易。

離題了。

其實我不喜歡年底。

年底到了,記得我以前也曾和許許多多的大家一樣,簡單總結一年的得失、展望未來的目標。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本週五「是芥末日」,相信該日趕流行吃芥末的人一定很多,本來我也下定決心當日要好好嚐嚐黃芥末,和大家一同分享芥末日的特殊感受,但今天看到一個小故事,是關於一對相加起來 208 歲的老夫婦-這對老夫婦睡前總是會好好的向對方說一聲:「我愛你」,因為他們年歲已高,若是其中一人一睡不醒,至少確保最後一句對話是訴說著恆常的愛情。

所以,本週五的芥末日,我不打算吃芥末了,我要對我愛的人說「我愛你」。

以上信望愛的開場白隨手拈來,僅僅是為了包裝我很久沒出現的(半公開)胡言亂語。日子逐漸接近本週五的湯圓日(是的,本週五是西方的芥末日,東方的冬至,冬至當然要趕流行吃湯圓,這等好吃又追隨良習美俗的活動,我是一定要參與的),心裡有一堆零散的感想,唯一不變的倒是背景音樂,始終都是〈菩薩蠻〉,三不五時腦袋裡就響起「雙雙金鷓鴣…」的旋律,也不知道這金鷓鴣是好是壞,導致我一打開電腦就是複習《甄嬛傳》,筆記攤開在一旁,就是不想動手寫字,即便與專業無關的感想,在這紅色聖誕月裡連一個子兒也生不出。

我知道自己錯過了幾個生日,包含雙十二和第三個十五,發現錯過後,卻又自嘲可笑,誰又發現我忘記了?一來雙十二被抹在記憶裡,三個十五已經各自獨立分歧,Facebook 塗鴉牆上滿滿的祝福裡,少了我一句,應該發現不了、感受不到。

於是我對著在北國的一月魔羯說:「劉小姐是手寫流派的,你可得確定你的地址。」

而事實上,我好一陣子不提筆了。

前些日子自己了斷了青春的尾巴,突然覺得少了一個分享的方向,我收集著明信片,紀錄種種看到的風景,不只是為了紀念自己的足跡,更背負著「看看世界」的想望,我知道無法實踐年少時的承諾,一起看見很多很多美麗的地方,但總以為,我的紀錄、我的分享、我的記憶,可以多多少少扮演那扇朝向世界的窗。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51  


"你在煩惱什麼 What's The Trouble On Your Mind"   詞曲/吳青峰

沒有不會謝的花

沒有不會退的浪

沒有不會暗的光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爬格子。

近期過日子有點不之所然,心裡沒有太多結構性的東西能書寫,只是日復一日,在通勤的捷運上埋頭閱讀,一本又一本,從南非的藍天白雲讀到了中國的大江山河,最後回歸小巧玲瓏層次豐富的台北城。

前幾天偶然聽到小妹子在播放范瑋琪的〈最初的夢想〉,旋律和歌詞便一直在腦海裡迴盪。總覺得這幾個月來,莫名奇妙逐漸和夢想脫了勾,慢慢覺得自己沒什麼做夢的權利,開始懷疑:難道人為了成長,就只能和現實妥協,與夢想說再見嗎?

討論到一些所謂「現實」的東西時,我被形容成:「逃避現實」、「不切實際」。

在那個當下,我不知道自己前進的方向,是否值得成為埋沒夢想的地方。「不知者無畏」,我毫無畏懼的以為這就是我要的東西,卻在「有知」後,一點一點的慢下腳步,甚至出現轉身往反方向奔逃的衝動。

翻著以前的文字,我在尋找字裡行間的理直氣壯,還有青春年少的昂揚張狂…在哪裡?都到哪裡去了呢?

偶爾掉著淚,想不透自己怎麼會鑽進了死胡同。友伴說:「每個人看起來都開開心心的,你怎麼可以煩惱成這樣?」想了很久很久,大概是,我在前方看不到想像中紮實土壤,只覺得腳步虛浮,顫抖前進,隨時有可能滑進薄薄的冰層裡。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最近總陷入回憶裡。

不知不覺,經歷過的年少已經遙遠到「一言難盡」的程度了;友伴聚在一起時,話題裡圍繞著「從前」的次數多了,彼此心底都逐漸累積出一些足以反覆品味許久的東西。

高中,忙著在考試的制度下長大、忙著體會離家超過方圓一公里的世界,並不懷念國中;到了新竹讀大學,隻身在外,探索世界都已佔據所有光陰,更無暇懷念高中;研究所時,非常懷念悠哉的大學生活,卻被滿山滿谷的 papers 與研究追著跑,還有將跨入社會的斷裂期…林林總總的瑣事與變動,妄想回頭握住流逝的歲月卻不可得。

終於,出了社會開始工作,隨著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浮動的心緒慢慢從空中降落。每天循著相同的路線通勤,做著有些微差異但大抵相同的工作,下班時,看著車窗外類似的風景,和逐漸遞嬗的臉孔們打招呼…由於變動少了一點,發呆的時間多了一些,足以用來「反省」與「思念」的時間,就多了好大一疊。

許久沒提到「日子」這詞,大概是對未來的浪漫想像稍微少了、對過去的誠實懷念也稍微不誠實了。

「日子」慢慢地過,一點一點懂得大人的世界…蹲據在向前流動的光陰之船上,日復一日加倍懷念少時。水藍色的日子裡,輕緩漫步在夜裡靜謐的校園,總有人可以說話、總有人可以無限陪伴-年輕、物質性低、重視精神生活、信任、無牽無掛、懷抱著夢想、相信世界還有無限可能、從不失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時不察,日子陷入混亂難明的境界。

倒不是碰見困難瓶頸云云,現學現賣,用今天難得閱讀的一段話說:「要讓自我提升,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參與者勇於面對現在的生命裡有哪些有缺陷的故事,願意看到真相。」出自 - 【閱讀筆記:人生,要活對故事】從舊故事邁向新故事

我的混亂在於,日子失序到「難以看清真相,沒有時間好好面對現有生命故事的缺陷。」

Well...缺乏沈澱與 output 時間,種種思緒與自省在腦中逐步積累,日復一日的提昇我的焦慮指數。前些日子在噗浪上碎語:需要先對自己好,把自己照顧好了,才有餘力對別人好。失焦的日子裡,把每件事情都當成序列處理,忘記了生活裡的 priority,每天活在一二三四的 email 清除計數,然後倒數十九八七的燃燒生命時間上床就寢。為了擁抱生命裡的悲歡離合,不願錯過任何一次碰撞與相聚,腦袋裡塞滿了別人的 output,然後在心裡不斷 echo 不斷吶喊,卻彷若失聲的啞巴,僅只能在通勤時,公車上,隨著萍水相逢的同路人搖晃,放下思緒的控制權,讓那些微小卻尖銳的高頻音短暫在空氣中釋放。

偶爾會渴望上面那個簡潔的標點符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You got what you deserve.

You don't have choice, I do.


這兩句呈現無限迴圈狀態。

可是沒關係哦。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著劉若英的新專輯第二主打,我不想念,突然好想寫寫我的小日記。

 

最近的日子裡,耳洞好多了,頭髮該捲捲的地方,竟然又捲了起來。原來很多事情只要擺著不太在意,自己都會慢慢變好的。

Day by day, in everyway, I'm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昨晚咳到不能睡,在床上胡思亂想。近來腦袋瓜又沒過去兩週那麼穩健安定,大概是病了,腦袋瓜也昏昏了呢:

什麼東西可以長長久久的讓人感動?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種天氣,特別會讓人感到寂寞
很巨大的,灰色的寂寞,鋪天蓋地向人壓來。

這些日子以來,
我沒有一天停止思考,究竟是好,是壞?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DSC01187.JPG 

 

想著昨天搭高鐵返回學校的經驗。

返鄉過年節的行李很重,很多。

我磨著半天不打包,到真正得收拾的當口,三兩下化整為零,幾件行李麻利分裝,合體後弄成一口沈重的箱子。

拖著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