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社會現實】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很迷惘。

選了選字,決定不用「慌」而是用「迷惘」來形容,前幾天是慌張,或許說仍然是用慌張掩蓋的迷惘,我覺得慌張呢,是知道自己要什麼,卻可能得不到,或驟失倚仗的反應。可是迷惘,卻是連自己要什麼都模糊不清的,更墜落或說漂浮一點的狀態。說實話,我認為迷惘是不該出現的狀態,人應該要時時自省自己的所在位置並確認自己的想法,如此才能在瞬息萬變的世界和職場裡轉換自如。

可是我沒做到。

安逸的日子久了,逃避外在的殘酷變成我的軟肋和習慣,因為逃避而忘記練習上岸的技能,當被丟進海裡浮沈時,只能眼睜睜望著岸邊,越離越遠,或者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上的是哪種岸,沙岸?岩岸?或是一座大或小的珊瑚礁?或我只是需要一艘船,載我在海上漂流,直到真正遇上了季風,一路順行到下一個新大陸?

我不知道,而這是一個軟弱且不被允許的答案。

有時候真恨自己,明知道弱點在哪裡,卻總無法克服。我的說法,這叫作對自己不夠殘忍,要對自己夠殘忍,才能對現實無感且游刃有餘。仔細回想這近七年的職場生涯,我幾乎一直處於上升的階段,不論是專業素養或人脈積累,而這半年一年,卻處於一個停滯的狀態,即使遭遇了這次的大震盪,對我伸出援手的,也都是在這一年開始前積累下的緣份,那是一段我幾乎完全投入工作、不太經營自己其他層面的日子。

這真的是很讓人苦笑,我在工作的部落格裡說過,「生活和工作的平衡與選擇」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完的,因此我當時跳過不論述,但終究的,我自己無法逃避反省這件事情。這一年來,我花了非常多心思在自己和生活上,不論是養育小孩、經營關係、容貌、身體、健康、居家佈置、廚藝或品味等,在這方面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擁有了各種有形或無形的成就,也有長足的進步,可是工作上,沒有。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作一年多之後,剛磨合半年多的小主管,突然要離職。於是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思考,僅只是機械化的進入重組、交接、學習與獨立作業的階段-連喘息、拒絕、吶喊的時間都沒有。

工作初,那道引力暫時沒有同行,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獨自面對一切,當時也只咬著牙對自己說:「試試看吧,日出前的黎明,總不好捱。」於是一個人摸索所有陌生的訊息和指令。就在一切自以為是的運轉與習慣時,半年多前,突然出現了沒有用文字留下那個轉折一:突如其來的組織異動,將我置於強烈的反差中,彷彿世界不斷經歷破壞跟重建,一直以來自轉的星球突然被另一道引力所控制,幾近失去自主行為的能力。

而在我逐漸找到與引力和平共存的方式時,引力突然消失了,我回到了最初的軌道上。

此曰轉折二。

反思過去的兩百多個日子,心裡存著感激。若非這道強勢引力的約束及碰撞,或許我已在失控的轉速中迷亂,甚至沒頂於暗流洶湧的汪洋。

來得好及時,不早,也不晚。

對於職場上的變動,我總對他人說:「試試看,說不定可以找到有趣的地方。」雖然往往迎來的不是一帆風順,更可能是跌跌撞撞,正好年輕,耐摔度夠,趁此機會看多點人生百態,更要努力把稜角磨圓、防護層增厚。不論怎麼說,年輕時摔成彈力球,總比年長後當個易碎的琉璃珠強。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工作到現在五個多月,好久沒有交作業。

其實一直在心裡掛記著,但工作後的假日,很捨不得不出門;另一方面,每天在工作上得到的感觸與想法,出現得太多太急,有時候,前一天的想法會很快被隔天或是隔幾天的思考 / 經驗推翻。於是我寫不出新的作業,每天都在變動、學習與思考中翻滾著。

工作初期,記得與友人略為討論過:工作之於我們,究竟是什麼意義?

他那時開始懷疑自己孜孜矻矻終日的意義,而我還記得,當時回答:「工作是為了生活,工作之餘,不能忘記生活。」 生活為何,則個人有不同的定義。

然而,就在我如此回答著,建議他兼顧生活品質及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後,過沒多久,自己的下班時間開始從晚上八點、九點...逐步延伸...最晚到了晚上十一點半。某天關了樓層的燈,我開始思考自己當初給他的回答與建議:工作之於我,究竟是什麼?是活口的方式?又或者是某種程度值得追尋的生命意義?

活口是必然的。初出社會,必要以累積生活資本為部分工作目標,賺到了錢,才有機會懷抱著資本朝向自我理想中的生活品質邁進。若這是部分理由,那自願非義務性加班的理由又是什麼?慣性加班時,搭公車回家每每途經台北橋夜景,這是我一天中最放空、最自我的時間。我很喜愛這個多橋的城市,看著重複又有微小不同的夜景,我知道自己正在回家的路上。於是慢慢地知道,若要區分工作與生活,首先必須先忘記隨時用手機回 email 的習慣。

思考至此會遭遇一個問題:工作該做到什麼程度,才是 "OK, let's take a rest." 的時候?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G_9061.JPG

 

工作到現在一個半月,過程中除了許多需要學習的事物之外,更多的是認知上的衝擊,現實生活與理想化的學界本來就完全不同;身邊的人們懷抱著大大小小的理由進入/不進入業界,都是對人生的實踐,或許我的感想多了點,但想稍微說說小小的,一點小小的心得。

1. 多看,多聽,多問

由於我自己的工作性質,不可能少說話,所以把「少說話」先拿掉不談。剛進公司前兩天,睜大眼睛觀察周遭環境與人們互動的內容,被大家交談時話語裡快速帶過的專有名詞嚇壞了,太多太多我不理解、不曾接觸的詞彙,更遑論知道其所指涉的意義。

唯一的方法就是「背」,那陣子我隨時抱著一本筆記本,聽到不會的字,記下來,馬上查/問,然後用考聯考的精神想辦法讓自己速速背起來。那陣子,直到現在,我依舊覺得對於這種生字,非得「不恥下問」,絕對不能「不懂裝懂」,想說帶過就算了,有些單字在業界或自己公司裡的用法並不是表面上翻譯的意思,一定要想辦法搞清楚大家的用法,「開口問」則是一定要努力克服的心理障礙-因為搞不懂,工作上出差錯,對大家都不太好。寧可好好的虛心求教,相信人很好的大家一定會伸出援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久了,記憶就模糊。於是言簡意賅地說吧。

前篇文章有提過,剛開始找工作時,我有過一次毫無準備,造成心理重大打擊的面試經驗。現在回想起來,就像是竹林寺裡求過的籤那般:「長江風浪漸漸靜,凶事脫出見太平。」沒有那個主管一連串的考驗和挑戰,無法刺激我後續的深入思考,想起來,他也是我的貴人。

ASUS 的面試讓我重新建立起自信心。那天不知是人資忘了還是如何,沒有寫任何制式考卷,我只拿到人事資料和主管自行出的考題,以英文手寫作答。寫過題目之後,就是和現今直屬主管近兩小時的面談。

準備過的思路總是比較清晰,一來一往的對答還算順利,中途切成英文應答成果差強人意,雖然當時還在猶豫是否報到,但幾經思考後,就這樣奠定自己將行的道路。

TSMC 在我將要踏入 ASUS 面試時打電話來約談,匆忙之餘我簡單答應。事到臨頭才開始緊張,十二廠難道找我去寫程式?

Well, 硬著頭皮去報到,一開始是老樣子的人格測驗和英文測驗。台積的英文測驗是用 Global English 的企業英文網站,很常見,考試結果分一到十級,主管可以入眼的等級差不多是六級至少(不然應該會刷掉,以一般工程師來說),七級算中上。總之英文不管到哪家公司絕對是個門檻。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悶悶的時候,寫程式。」那,我來寫我自己的程式。

論文搞定開始找工作到正式要上班的現在,大約經過了兩個月。回想起來,大約是在八月中左右開始修改 104 上的履歷表,但主要精神仍舊都放在論文修改上,因此打定主意要準備的自傳、自我介紹等等,正式動工就到了九月搬回台北之後。

中英文履歷都是現成的,僅僅是修改了論文題目與英文履歷的用詞部份。

要說面試了幾次,去 Kat 參觀和致伸科技的面試卡在隔天,我沉浸在搬回家的忙亂及友伴到來的玩耍裡,一點也沒有準備任何東西。

我只帶了紙本履歷、論文口試投影片還有大學、研究所成績單,就去了這兩間公司。

在 Kat 時,承蒙學長的賞識,邀請我去進行非正式的參觀。但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一次簡單的面談了,當下我並沒有積極的自覺,不瞭解自己在業界的定位究竟如何,也並不理解這間位於南港軟體園區的小公司。談過之後,學長讓我填寫了履歷與公司的制式人事檔案問卷,從此沒有下文。

沒消息的第一週,我陷入沮喪和焦慮的迴圈。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了研究所之後,有些機會可以參加學校團體所舉辦的企業參訪,進入平時沒機會一窺廬山真面目的各大企業參訪。每次參訪經驗不同,收穫也依據公司的開放程度有所差異,以下分幾篇文章講講在幾個公司的參訪經驗,但有幾家公司是去年參訪的,細節已經記不太清楚。

【 趨勢科技】

趨勢科技在防毒軟體上的成就幾乎人盡皆知,這家公司很特別,它們號稱「美商」,但事實上是台灣骨子。

參訪趨勢科技的機會,是修讀所上「人機互動導論」課程所得到的機會,由於是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Interface)相關的課程內容,因此我們參觀的是趨勢科技的 UI 部門,專門研究使用者經驗與介面相關設計研究。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許多人在申請暑期實習,企業也同時釋出徵求暑期實習人才的消息。但同時也收到許多暑期國際志工的徵求資訊,這兩者同樣是暑假時間很好的安排與成長經驗,但比較來說,成為一個「國際志工」-不論長期或短期,卻是我目前以來一直未竟的夢想。

進入企業實習的機會固然難得與珍貴,但作為一個國際志工,到不同的國家、文化去奉獻一己之力,我認為對眼界、成長經驗來說,能給我們的卻比暑期實習還要多更多。

一直沒能真正去當一個國際志工,一半當然是被現實所束縛著,另一半,我歸咎在自己的決心不足;畢竟,要拋下養尊處優的現代環境,到達從未去過、生活水準與台灣相較之下低落的國度擔任志工,其實需要很大的意志力與勇氣-我知道很多人會在這一步就停止前進。

最適合擔任國際志工的時期,我認為是大學的每一年,還有升上碩一的暑假。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發現IC新女生˙職涯探索工作坊這個活動是依婷跟我們分享,最後文馨、依婷和我三個人決定一起參加。

聯發科很細心,事前讓我們選擇自行前往或是搭乘交通車,而搭乘交通車的學員,都替我們保了 200 萬的意外險;活動包含
華德士人格特質測驗,公司讓我們先上網進行兩個測驗分析,活動當天拿給我們個人的詳細分析報表。

當天早上九點半左右,我們搭車到達 MTK 位於新竹科學園區的總部,首先第一個活動,是由跨界媒體人林書煒和我們分享職場新女性的心得與可能遭遇的挫折。

林書煒相當漂亮(我一直注意她的黑色高跟鞋和寬腰帶),講話聲音也很好聽,一點架子都沒有;由於她自己是在傳播界與演藝圈,這次她跟我們談了很多外界對科技女生的迷思,並針對這些迷思,提出一些可能的應變方法。在林書煒的講課之後,由她的造型師曼寧替我們做彩妝教學,並對穿著方式、建立個人風格給予建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去聯發科參加發現IC新女生的活動,原本馬上要講講今天精彩的活動內容,卻在回來的路上發生一件讓我現在餘悸猶存的意外。

到聯發科新竹科學園區總部參訪,公司有派大型遊覽車來接送,早上從光復路大門口接人到公司,結束後也開車送回。

服務相當周到。

車子在下班時刻擁擠的園區顛簸,路旁的景物越來越熟悉,轉眼到了清大的南門。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he beginning】

前幾個禮拜到趨勢科技面試,公司希望我五六月就開始上班,但我人在新竹,時間安排上不可能週間通車到台北上班,這件事情一直談不攏,所以沒消沒息,大概,就沒有了吧。

於是跟著所上同學一起投了台積電。

上周收到通知,今天早上11:20的梯次面談;收到信的時候一直覺得很奇妙,因為信件內容不是用「面試、面談」這個詞,而是用「訪談」;大概是因為,我在填選實習志願的時候,勾選了「目前尚未有明確方向」吧。總而言之,因為下雨,搭著小黃去面試。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昨天收到實習面試通知,今天早上10點20分,我站在公司的大門口,準備要面試了。

這個暑期實習,從申請,中間經過資料審查、phone interview,走到face-to-face的interview,其實也才過了兩個多禮拜。

但也許是我自己的外務太多(有什麼可以歸類在內務呢?)總覺得自己像顆陀螺,團團轉。

過程很疲憊,心情上很想停歇,只是一直逼著自己往前走,也很感謝幫忙我的人。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