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春水東流】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仔細想想,要換做我,一個人在寒冷的異鄉,面對種種陌生的事物、風景和人,在洞悉橫亙在眼前的種種迷霧前,如果不是乾脆找個人來愛,那雙眼覆蓋上的,恐怕是深厚到難以突破的漠然和空洞。

從西雅圖回台灣,夜裡走在路上,我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對街上迎面而來,一臉濃情蜜意的戀人們,只覺得那被粉紅色籠罩的氛圍和表情好刺眼、好陌生,不適合一直都捧在心裡的深情。

這次出差,因為有不少同事同行,除了待在旅館的時間外,鮮少有獨處的時候。這一趟下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原來需要獨處,獨處時,我可以剝離臉上所有表情,嘴角不需要為了任何外在人事物調整弧度,也不用努力看著談話對方的雙眼間,假裝自己正在 eyes contact。

不論如何,這趟 Settle business trip, 於我很多意義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論是工作、人生規劃、內在想法以及最重要的,不走出去就拓展不了的,眼界。

一個禮拜的時間,發現其實自己並不是那麼愛吃美式食物。

一個禮拜的時間,原來在 shopping mall 裡不一定可以花到錢,也有可能一無所獲。

一個禮拜的時間,偶爾單獨走在辦公室旁的湖畔風景裡,會覺得水面寧靜深遠到,自己就要淪陷其中。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生不踏長灘島。」凌晨時分,突然腦袋斷線,LINE 了室友這麼一句。

賭氣似的言語,復又找些理由支持自己的決定,心裡知道真正原因在於那張藍天白雲白沙灘的照片-我覺得自己,太不足了。

不滿足、沒自信、自卑又自憐。

這幾種負面情緒的形容詞,以一種寄生的姿態在人們以為只有粉紅泡泡的婚前籌備時期,君臨我的世界,導致日復一日無以名狀的焦慮。

喜帖、蜜月地點、家具品項、禮服樣式、餐廳宴客內容、禮車數量、禮車款式、宴客名單…林林總總大小事,大概都曾在我和室友之間引起糾纏紛擾。

雖不至於影響感情,但卻狠狠誘發本就潛伏在側的顳顎關節炎,加上公司事物繁忙,上下牙關咬得更緊了,病徵變本加厲,迫於工作所需仍得開口說話,卻也因為上下顎開闔角度受限,講話咬字不夠清晰,造成重複溝通的惡性循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稍微看了阿孔日本行的照片,還沒看完,先寫些東西。某張竹下通和可麗餅自拍的照片裡寫著:「一個人逛竹下通,還是有些寂寞。」

我想,的確是會寂寞的吧。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坐車、一個人走在街上逛著晃著、一個人對著櫥窗發呆、一個人試穿衣服卻無人可徵詢、一個人和小販講了幾句話點餐、一個人回到商務旅館的單人房,一個人照鏡子,一個人穿著浴衣對鏡子裡的自己說:「其實我看起來還不錯。」

一個人坐公車的時候,我發現,獨自旅行,會連話語都忘了說。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清楚要怎麼做才是正確;
我了解一步步如履薄冰是應該;
我知道自己不能害怕,因為這些陣痛過程是必然;
我清楚所有的是與非、對與錯;

但我沒辦法掙脫的,是不斷地害怕,淚眼婆娑,斷線珍珠般落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上meeting完,照理說是有進展,但在網路上曚頭亂撞的找了一下午,卻怎麼也找不到想像中的目標;頹喪。

在這種時候,陷入焦躁與不安,只想找人安慰陪伴,才發現在這種時候可以理解我的人卻很少,稀有動物的那幾個人,MSN也不在線上;胃痛。

情緒因為Lab有人為顧及形象而找不到出口,數次想哭卻不能,邊自責邊逼自己有進展,大概快不行了吧,崩潰好了。

六點多,終於棄守,決定背離折磨我一整天的場域回宿舍,走在路上突然怨起自己,依賴成性,安全感應該自己給自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偶然看見奇摩音樂裡,范逸臣/情書的MV,好喜歡裡面的一段話:「我相信,離開終究會有始有終,有一天,我將能為你描寫彩紅。」然後想起最近甘冒手腕疼痛,拼命拼命寫的一疊信。

我們的時間一去不回頭,而年輕的眼淚還嚐不出滋味,不知道隨著白駒過隙,會慢慢品出些甚麼。

用一支支不同顏色的水性筆,細細書寫著心情,綿延不斷的墨跡,兀自發疼的手腕,寫出些甚麼,寫了些甚麼,雖然心情劇烈轉變,雖然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任性,雖然都明白,我仍任性的在這裡打字,不願意回歸到常軌裡-文字代替我哭泣,逆著秋風長髮沉痛,甚麼時候,我們還能一起看彩虹?

我寫的情書,甚麼時候會送到你手上?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去當兵,對我最大的差別是,我想哭的時候,你不在身邊。

但其實,你入伍前,我哭的次數沒這麼頻繁,最近卻時常眼淚潰堤,浮泛到我以為自己的淚水比甚麼都廉價。如果你在,我哭的時候你可以做甚麼呢?

眼淚不會乾的,在愛情死亡前。

而從出生後擁有感情的那一天起,我們就一直一直在等,等開始和結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颱風又臨,新竹陽光今天沒這麼毒辣,沒精打采的週末,預定的研究進度全delay,真想拋棄沒辦法滿足各種要求的自己 - what an idiot.

愚人愚己。

威秀的週日早上莫名其妙人潮洶湧,九降風看不到,竹師蓋飯也沒開,於是回家躺著,很累;總是自顧自把話題導往沉重走向,對不起,這些年我的牙尖嘴利已傷害你N次,我的自私短視總讓你辛苦奔波隱忍無數,但為什麼你還要留下來呢?我在不懂之餘,更加地不知所措了,How could I deal with myself? 

在過午的不健康時段,覓食,愛買人潮也莫名洶湧,讓人厭煩,心情走向漸趨落寞,甜甜的銀杏茶也無法喚醒微笑細胞的一二,sorry我又讓負面情緒感染了你,B&Q的家具好貴且了無新意,意興闌珊眼光流轉,以為自己就要發燒的知覺錯置中,我想起IKEA。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要搬離這個狹小過矮的寢室,才忽然發現,原來蜷縮在床上,與天花板如此親密的距離,竟然是最適合療傷與獨處的地方,或許剛剛好的狹窄空間,加上溫軟的被窩,正好給我適切的安全感吧。

傻傻的,傻傻的日子。

昨天陽光正美,天空正藍,竹塹風又吹起,逆風而行,有些苦楚又有些痛快;日子過得很閒適,不該出現的閒適,不小心就讓禮拜三放假了;昨天一點都不寂寞。

討厭提不起又放不下的,優柔寡斷的自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辦法放圖,因為我找不到足以和心碎匹配的圖片....

昨天下了場雨,天氣陰,有道是「一雨知秋」,最燦爛美好的夏天過了,秋季來臨。

對學生來說,這是假期的完結,新學期的開始,校園裡的人潮遞增,報章雜誌開始報導開學收心操以及文具採買,身邊的這些景況,再再提醒著我-夏天過了。

瑪麗蓮夢露在還算燦爛的年華死去,那是她生命中的夏天,死去的時候,她還是「美國的戀人」;那是不是所有美好一定要在最美麗的時候終結才能被深深記憶?那奧黛麗赫本呢?她活著,她老去,但人們只稱頌著她在夏日生命時綻放的永恆美麗,而並非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可以有羅馬假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18 Mon 2008 18:14
  • 負值

果然出現了負值,就如你所說的那樣。

因為被幾次詢問過,這邊澄清一下常出現的「你說」,並不特定指誰,可能只是我生命中、腦海裡隨意出現的流光片羽,歡迎對號入座,後果概不負責。

腦袋裡的東西突如其來洶湧得無法壓抑,盯著 K610i 的寬廣螢幕,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找甚麼,胡亂按著上下鍵搜尋著手機裡的訊息,沒得到甚麼蛛絲馬跡,連個 target 都沒有,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找到東西。

五點,學妹開玩笑說該下班了,好吧窗外有橘紅色夕陽,透過百葉窗覆蓋不完整的細縫陽光灑落,原來精神纖細容易崩潰的還是我。

SO LET'S GO HIDING, SHALL WE?

討厭意外頻出的生活,日子怎不按照我的時間表走;沒辦法真正放鬆,讀碩二也沒有權利真正放鬆,難得貼近的雲門好像要跑掉了,連颱風都來攪局,討厭自己顧慮太多最後絆手絆腳沒法生活;在 Lab 吃著上回被勸阻沒吃到的泡麵邊看 Sex and the city;Lab member Dembo 回台灣了所以就算學妹回家我也不是一個人,但 English speaking 好像沒進步多少,相對無言。

唉唷,如果我有你說得那麼聰明就好了,知道甚麼時候該抽離,但反正總是負值,負多負少好像沒甚麼差,總之現在是抱著水的心情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話一旦說出口,就很難回頭,就像時間沙漏無法逆流,流光從指縫中滑過,我懸掛在天際,緊盯著極速奔流的沙漏,筋疲力竭地無力嘶喊:「請等等,請回頭。」

不知道自己怎麼如此在乎分離,就是無法僅僅珍惜每一次相遇;我知道分離不是永訣,應該抱持真心誠意的祝福與期待,但總會難受,如果每個人所代表的意義就只是地球上的一顆小星星,那愛,難道真的可以涓滴細流綿延到遙遠的經緯度?

許許多多的感覺,隱含在心裡,就僅只是模模糊糊的線團不曾成形;而那些模糊的東西一旦被具體說出口,就再也沒辦法回到最初的簡單純粹,就像曾寫過的玫瑰階梯,綻放過的花火流逝,而虛無,就是最後一個階梯。

應該就是「覆水難收」吧。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們都很容易從嘴裡吐出言語的尖刺;而那刺,並不一定是為了傷人,有時候只是,再真不過的現實。

慢慢長大的人都知道,現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愛美麗,我們總計較著真心對待,然而,撕去美化的糖衣,現實卻總是血淋淋的立在那裡。

於是在某些時刻,我們學著說謊,學著說些讓自己輕鬆的謊言。

在小說或電視上曾看過這對白:「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對白聽起來很不真實,我總以為,對別人殘忍,也是對自己的傷害;若是吐出殘忍的現實,這現實,會不會也傷到自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世界真的是憂傷的,所以我哭了,又因為在憂傷裡突然的放鬆,所以哭了。

活著需要付出代價,所以我用我的血液與關懷,希望帶給世界一些救贖與回報。

這場哭,像是蓄積已久的洩洪,一點都不複雜,直接突然,水流把雜質濾出,只是停不了。

生命有它必然哀傷的理由,也有刻骨銘心的寂寞與沉痛。

未來的模樣有時清明有時混沌,或許清明只是自己的想像,總得摸索著往前走。

時間拉長,我想或許可以不要再害怕,因為總是活著的,活著就還有幸福的希望,就算在深邃幽暗的洞裡,總還有遙遠的一束光來自天堂;一輩子還長,總有一天可以慢慢走到最明亮的地方。

我希望我愛的大家,都可以很幸福,但也不要害怕受傷,因為身為人,為了所愛的人受傷,是上天賦予的特殊任務,也是另一種站在愛背後的幸福。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的dear diary說真的不怎麼dear,七上八下得過完一天,洗三溫暖都沒有這麼多變。所以這篇是假的dear diary,看文章分類就知道,不喜者且跳過無妨...

昨夜失眠,躺在床上卯起來催眠自己沒事沒事沒事,卻一股腦往壞處想,不斷反反覆覆捫心自問,總算理出點頭緒,處在半放鬆半緊繃的情緒狀態中勉強睡了;早上一睜眼,喔天哪十點半,定下的九點早餐之約早已過期,滿腹無奈爬下床開機,電腦吐出的訊息倒是無風無雨也無晴。

在Lab(不是我在光復的那個邊境)開心的混了一個下午,大概是開心吧,只要我忘記昨夜的不愉快,恩,我好開心。

四點多還了書跑去搭車回台北赴約,計畫著早到些就去站前新開的PLAZA報到,上了車馬上沉沉睡去。

醒來已經要下交流道,呆望著窗外-好久沒回台北,怎麼好像,沒變卻很陌生?

跑上二樓的食尚中心,我找不到PLAZA,原來不在這裡,那究竟是在哪裡呢?既然之則安之,於是挑了幾個奇妙組合的泡芙當仔仔的生日蛋糕。

六點的聚餐我早到了,站在台北街頭感覺自己格格不入-原來這城市對外來客其實不友善,可惜我已經回不了頭。凱薩的地下美食街人潮依舊洶湧,等著等著,等到了人,入座。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天晚上,我現在的系館-資電館,一個大二的學弟墜樓死亡;不確定是自殺,也不知道動機。

正值期末,這種事情總在大家的心裡埋下了一些甚麼;聽到這個消息,我第一個反應是閃避,簡單問一下事發地點,我就不再去談論這件事情。

因為,實在似曾相似。

知情的人,就會記得高二那年,發生了一件對我影響甚鉅的意外;而接連幾年的那個日子,我也總在憑弔她中度過。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知道了壞消息,心情不是很佳。

剛好看到了喝醉忘我的片段,於是很想大醉一場;上一次真的喝到暈頭轉向,是那年在北京,你在越洋電話裡,說要跟我分手的時候。

那次真是瘋了,混了幾種烈酒卯起來灌下去-反正cocktail這種東西,幾乎都是甜甜的;只是那天我喝在嘴裡,不知滋味,唯一尋求的是忘記現實。

而今天,我卻又有了那種衝動和渴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年的四月對我來說,似乎是個憂傷的月份。

莫名奇妙腦袋裡一直浮現「珊瑚海」的某幾句歌詞

轉身離開 (你有話說不出來) 分手說不出來
海鳥跟魚相愛 只是一場意外
我們的愛 (給的愛) 差異一直存在 (回不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r 04 Tue 2008 09:20
  • 軟弱

生病,讓人軟弱。

因為病了,躺在床上蜷縮在棉被裡,無力,整個人連心都疲憊了起來。

昨天咳到胸腹喉嚨一起痛,邊咳邊抓著扶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一定得抓東西的那種痛。

所謂目標,在生病時全都被拋在天邊,我的各種小小目標。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Dec 27 Thu 2007 21:14
  • 笑著

笑著

在深刻剖析自己的時候

笑著

在漫長等待的時候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