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在哪發現這本書,只是看到封面和內容簡介後,突然突然很懷舊。



本來不認識米果的,慢慢讀著書裡的文字,卻開始覺得這人好細膩,把各種「阿嬤的故事」說得生動有趣,有些東西我見過,有些東西完全沒接觸過,看過之後,卻覺得躍躍欲試,很想馬上找來玩賞一番。

看著書裡關於「明星花露水」的篇章,我想起自己曾在浴室打破一瓶花露水的往事:那個有個跳舞女孩標籤的細長綠色瓶子,就這樣被我打碎在浴缸裡,所有的香精全都傾洩而出,那幾個禮拜,整個浴室都充滿著花露水濃郁的香氣,一開始甚至有些讓人窒息。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於是失去了兩篇文章,然後自己也不願重新細想消失的字句。

第一次消失,是送出失敗;於是我放棄那篇文章。
第二次消失,是手殘按到重新整理,這次我想,是上天要我放棄那篇文章的,於是不打算重打-反正只是紊亂思緒的胡言亂語。

最近欠自己好幾篇稿子-司馬庫斯、名古屋,還有好幾篇書評...幸好最近沒怎麼看電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俊俊的關係,一開始我偶爾會去CAD打擾,到後來大家越來越熟,我相當厚臉皮常光明正大賴著不走。
 
日子過得飛快,大家一起的回憶也光速累積,從一開始安安靜靜,我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Lab,到大家相熟後,每天一起走出校門吃晚餐,偶爾還會騎車出遠門到市區吃大餐...也曾經一起去看電影,一起逛大遠百,一群男生等著兩個女生挑衣服,其實有點勉強吧?

一起的回憶好多好多,不只宵夜街(my小館、大埔鐵板燒、甘泉魚麵、迎賓園、一條龍、陽光香草...還有從「好貴」買到習慣的50嵐、一開始大好評後來竟然有小強的阿Sir、清茶...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一起走過的地方),市區的吉拉多焗烤、大海拉麵、雞肉飯、城隍廟、春喜燒肉、第二次吃不好吃的豬腳飯、傳統小吃、最重要的桑葚冰、竹師蓋飯、生活館....

好多好多,多到講不完。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時常,我在過去記憶的籠子裡坐困愁城,被自己過去的傻氣衝動蒙蔽,然後陷入對往事的後悔與懊惱中不可自拔。

這總是花去我許多時間,總覺得,自己犯過的錯,做過的一些「錯誤決定」,是沒辦法救贖,沒辦法挽回的;我只能努力對過去閉上眼睛,乾脆轉身不去面對,嘗試讓時間淹沒記憶,讓自己忘記悔恨交織的心情。

但我清楚明白的了解,是過去所有才成就了現在的我;若是否定了過去,也否定了我的現在,由此證明,人永遠無法與過去斬斷關係。

有個人說了些話,讓我慢慢地好了一些,於是產出這篇記錄形式的字句,以茲提醒: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上寫完【飲食男女】,一整天卻像失了魂,盯著手機想著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電話來,於是神經質的悶。

晚上賭氣把所有什物都扔在研究室,僅拎著隨身牛仔小包就回宿舍,走在空廊竟感到非常輕鬆;或許事實上並不用在乎那麼多吧,一堆東西天天揹在身上,其實真正有用的不到一半。

到了夜深,差不多該睡了,最近的睡前習慣是點開PPS瞧瞧有什麼電影,看到「空軍一號加長版」,想想,看這種動作片應該很簡單,所以就點開了...沒想到出現在眼前的不是尼可拉斯凱吉,竟然是艾班佛列克,而且是即將墜機的戰鬥機,雖然搞不懂是什麼片,眼光卻無法移開。

到片尾只看了短短十分鐘,我卻哭了。這什麼片啊....看到最後才發現是七年前怕看到大哭,我避之唯恐不及的【珍珠港】....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周一早晨,一星期所有繁瑣的開始,過大的記憶體負荷讓我懷疑電腦中了毒,於是拔了網路線開始掃毒。

不能上網的電腦可以做甚麼呢?無所謂的漫遊影片收藏,發現一部早該看完的電影《飲食男女》-當初找這部片,是為了一本書,《十年一覺電影夢》,我翻完這本書之後,把李安的所有電影全都蒐集來打算慢慢品嘗,這部片卻一擱就是兩三年,如今早已忘記李安在書裡怎麼陳述飲食男女;如今難得在早晨遇見,於是開了音響,一個人的 Monday,一個人重新發現李安。



《飲食男女》很日常,卻深刻的透進心裡,子曰:「食色性也」,李安這部電影,算是兩個元素都具備了。餐桌在這裡比較像場景,宅子裡所有的事情,全都圍繞著它發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艷陽天,今天是台聯大系統轉學考的日子,放暑假的校園裡很擁擠,中午差點吃不到東西,於是買了泡麵在水漫拖到快一點,想說碰碰運氣再去一次小七,於是在人微微散去的小七裡買到了紅燒牛腩燴飯,在資電館吃了,跑回光復 lab,複習一個人的日子。

用電腦做例行公事,邊想著該縮減一些資訊吸收的路程,每天被我的資訊強迫症控制,點開 Yahoo 新聞就開始看,一天照三餐外加tea time,然後是 GreatNews 的訂閱作者們,每天都好忙碌,眼睛忙碌,心裡忙碌,卻唯獨在論文的進度上忙不起來。

兩點多,口試過了的學長來收拾東西準備回基隆,道別無語。

電腦顯示三點五十五分,有些睏,想起學長之前說,他曾經熬夜寫論文,然後直接躺在 lab 長長的辦公桌上入睡。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