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了粉絲頁,所以寫部落格時間相對少了,某些零碎的思緒,簡簡單單就在粉絲頁上碎念完畢,果然 Facebook 會阻礙人們深度思考的能力,總是幾百字的閱讀量和寫作量,思考又怎麼能深入起來?

但粉絲頁總歸有便利的地方吧?否則怎麼大家前仆後繼的開,相對部落格這個被動且互動性較低的場域(遺世獨立的采菊東籬下?),粉絲頁像是蹲下來的 somebody,朝著來往的看客微笑揮手,親密又簡單。

需要打開部落格,代表我的思考陷入一團亂,就要找不到頭緒。今天是 2017 年 10 月 18 日,是我在公司工作滿七年的日子,今天才在 Skype 上半開玩笑地對室友說,滿七年了,是否要離職以茲慶祝?一半開玩笑一半認真,但這卻是我近三週認真思考的主題,說穿了,這公司沒什麼特別過人之處,但強就強在,目前它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不對」之處,真要說起來,比外頭小公司強上一大截的集乳室,便是難能可貴的女性友善職場了吧?為了挽救開始進入輕熟齡的肌膚,本日衝去天母做臉部保養,躺在椅子上胡思亂想,忽然想起前同事說的,她為了擠奶,必須要躲去無人使用的殘障廁所才能進行這件事情。

所以,「集乳室」就要成為我的「不離職」理由之一了嗎?但這前提應該是,我真的要替小包子生一個弟弟或妹妹才成立吧。

越扯越離譜,再怎麼說,也不該為了離職而離職。前兩次想離開,是有了真真切切的原因,工作負擔太重、心灰意冷...等等理由皆成立,但都在主管的斡旋與調度下,加上自己的不捨得而放棄離開,那這次呢?這次起心動念,卻是在新環境找不到自我認同感,找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找不到「期待前往公司上班的理由」。

還在求學的日子,只要我喜歡該堂課的老師,成績就會特別好,舉一反三,連繁重的課堂作業都甘之如飴。但相對的,只要我不喜歡該堂課的老師,不論我怎麼努力怎麼嘗試,成績就是毫無起色,說是兵敗如山倒也好,努力用咖啡撐起的眼皮總會在開始上課的三十分鐘內闔上,再怎麼狠捏自己大腿懸梁刺股都沒有用。

眼下我正感覺到,「我找不到喜歡的老師」。唯一特別喜歡的小主管,偏偏不是我的任何一個直接負責的主管。說到主管,撥撥手指算算,我的相關主管就有四個,包含一階主管一位,我與他合作三分之一的業務,二階主管一位,我又與他合作另外三分之一的業務,不真正直屬的課級小主管一位,剛好我帶一個,據說是僅此一次給我體驗流程的她的專案,另外那位,就是特別喜歡的小主管,而我與他毫無工作上的直屬關係,僅因為一階主管當初要求他帶著剛轉部門的我一陣子,我們便養成了討論的默契。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迷惘。

選了選字,決定不用「慌」而是用「迷惘」來形容,前幾天是慌張,或許說仍然是用慌張掩蓋的迷惘,我覺得慌張呢,是知道自己要什麼,卻可能得不到,或驟失倚仗的反應。可是迷惘,卻是連自己要什麼都模糊不清的,更墜落或說漂浮一點的狀態。說實話,我認為迷惘是不該出現的狀態,人應該要時時自省自己的所在位置並確認自己的想法,如此才能在瞬息萬變的世界和職場裡轉換自如。

可是我沒做到。

安逸的日子久了,逃避外在的殘酷變成我的軟肋和習慣,因為逃避而忘記練習上岸的技能,當被丟進海裡浮沈時,只能眼睜睜望著岸邊,越離越遠,或者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上的是哪種岸,沙岸?岩岸?或是一座大或小的珊瑚礁?或我只是需要一艘船,載我在海上漂流,直到真正遇上了季風,一路順行到下一個新大陸?

我不知道,而這是一個軟弱且不被允許的答案。

有時候真恨自己,明知道弱點在哪裡,卻總無法克服。我的說法,這叫作對自己不夠殘忍,要對自己夠殘忍,才能對現實無感且游刃有餘。仔細回想這近七年的職場生涯,我幾乎一直處於上升的階段,不論是專業素養或人脈積累,而這半年一年,卻處於一個停滯的狀態,即使遭遇了這次的大震盪,對我伸出援手的,也都是在這一年開始前積累下的緣份,那是一段我幾乎完全投入工作、不太經營自己其他層面的日子。

這真的是很讓人苦笑,我在工作的部落格裡說過,「生活和工作的平衡與選擇」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完的,因此我當時跳過不論述,但終究的,我自己無法逃避反省這件事情。這一年來,我花了非常多心思在自己和生活上,不論是養育小孩、經營關係、容貌、身體、健康、居家佈置、廚藝或品味等,在這方面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擁有了各種有形或無形的成就,也有長足的進步,可是工作上,沒有。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3 Mon 2017 14:07
  • 那人

你說,他交上女朋友了。

我說,想看照片。

然後你跟我說,照片沒拍,是個看起來很聰明的中國女孩兒,看起來挺好的,對我跟他的以前很好奇。

很好奇啊…我也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都過去了七八個年頭,他記得的跟我記得的,跟他講述出來的,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也都不重要了呢,不論他怎麼重述,只要對他倆的未來產生正面影響,就都是好的。

他終於交上女朋友了。

你還說,他們要從紐約搭郵輪去百慕達。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一說我就知道了,最重要的那個原因沒有別的,就是做愛不開心。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活生生血淋淋的供需法則、叢林法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我可以為這個貼上許多標籤,直到人們不再對這個問題感到羞赧感到逃避感到抱歉。

對,就是做愛不開心,沒別的,妳別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聽過的故事,有生活方面契合無比,但親密關係供需不平衡的,最後還是分開了。那故事裡是男生無法或不想滿足女生,於是訓練女生成為一個無性戀者,倒也令人意外的相安無事有些年,最終轟轟烈烈讓人意外又不意外的分手了,最關鍵原因在於她遇見了性靈上契合無比的另一個人,其他原因在我眼裡都只是剛好。

誰說有愛就一定可以無性,不否認世界上確實有無性戀者,無性的愛著,可以擁抱可以接吻可以撫摸,就是不做最後的那一段負距離接觸,要我說呢,或許真真是兩人都無那方面欲求,又或許是沒遇上讓自己舒舒服服的對手。前些天我讀 Melody 在說著她的婚姻,她說婚姻裡的親密關係很重要,即使老夫老妻了,也得想辦法製造點情趣,製造對彼此的吸引力與渴求,否則老婆裸體從老公面前走過去,對方卻只在意是否擋住電視而不是吃吃小豆腐,那會讓老婆多麼傷心?

說來簡單也不簡單,畢竟若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欲求,自己也很難燃燒起來。Melody 說得要營造啊努力經營什麼的,比方說看看電影約會、換件衣服、放點音樂、點個香氛蠟燭,總之就是想辦法撩撥對方,美美帥帥的吸引對方來把自己吃掉(或被吃掉)。畢竟談戀愛時的火花在婚姻裡一定會被柴米油鹽等瑣碎小事取代,你們合夥了一間人生公司,彼此有太多太多事情要處理要討論,但總得把做愛這事兒排上 top priority 的待辦事項。

我老早就認知到做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小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可以跳脫現狀,就好了。」「如果我可以這麼輕易做到,就好了。」「如果我把一切看簡單一點,看淡一點,就好了。」

無數個「如果...就好了」的語句,糾結紊亂的紛紛思緒,堆疊起我的時雨連假,連假、廉價,我試著把手機藏起來,把社交軟體解除安裝、把永遠整理不完的各種物品重新整理,把自己打扮好再卸妝折起來再攤開來,就是沒辦法脫離該死的反覆的起起伏伏的迴圈,我恨這個軟弱迴圈,而我跳不出去。

雨從中午就開始細細碎碎地下著,到了晚上十點多忽然雨勢加大,雨水落在鐵皮加蓋的書房屋頂,份外響亮。百般聊賴地翻著手上的書,看到喜歡的 Melody 說著親密關係有多重要、鑄鐵鍋食譜書裡漂漂亮亮的擺盤、書櫃裡鮮見但依然有著的關於愛情的輕小說,還有拾花入夢記的紅樓,卻沒有一本看得下去,於是僅僅翻著等著消耗著讓時間過去。

等時間過去做什麼呢?等衣服洗好、等泡澡的時間到,等雨停、等天亮、等掃墓時間到、等一切人生需要按部就班執行的時間點來臨。

就是等不到完滿的我自己。

但說實話,「完滿」是一個動詞並不是被動式的形容詞,只有自己可以完滿自己,卻不能等待誰來完滿你。

可能這份空虛這片寂寥這捧荒謬的落寞,是因為我把動詞變成了被動式,少了行動於是少了成就自然也無所得,無所得,就無所適從。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迷惘,心裡一直轉著各種句子,這些句子彼此之間有點矛盾,我想不透期間的邏輯也看不破彼此的真相或假象,不解,於是在心裡轉啊轉,放不下來卻又躲不開。

比方說:「從 Facebook 看起來,妳根本還沒準備好要當一個媽媽。」這句話延伸出來我有幾個想法:第一,我本來就沒有準備好當一個媽媽,但什麼是準備好了呢?記得懷孕時我對室友這樣講,他的回答是,妳的個性永遠都不會覺得有準備好的一天,只要事情來了,你自然就會準備好了。

而這是真的嗎?真的船到橋頭,就可以自然直嗎?如果會,我前幾天的低谷又是怎麼回事?

第二,我滿腦子想不透的是,要怎麼從我的 Facebook 上「看出來」我根本還沒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因為我貼了很多單身女生才有的吃喝玩樂照片嗎?還是我喜歡自稱「劉小姐」?如果是這樣,難道我要每一張照片都和小包子合照,都貼育兒用品,自稱媽咪,才是「看起來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嗎?

但在這個說法上,我又想到一句這幾天我想到次數最多的話:「幸福的人根本不會說出來。」這句話的脈絡是,我貼了許多照片,嘗試營造出的是一個「我很幸福」的泡泡,但事實上,知道我不好的人(就是我的親愛好朋友們),就是知道我不好,我貼再多漂亮美麗的照片,都只是空殼。

這話我同意一半,確實在某些脆弱不堪的時刻,我嘗試在生活裡找出美好的部份,嘗試用小確幸轉移注意力,支撐就要坍塌的自己。我在我的 Facebok 上確實「策展」出某種形象,但那並不是為了欺騙或偽裝,只不過是為了找到我還可以握住的幸福而已,而拍下的照片寫下的文字,都是真心實意在訴說著,即使偶有迂迴,也僅隔著一層自己才能揭露的紗。但確實是不該過度的自我揭露,因為知道我過得不好的人,好像就是知道,不見得需要透過 Facebook 求救才會看見我,過度的自我揭露只是徒留一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給六度分隔理論的外圍人口,而那不是療癒的方向。

對於 Facebook 確實有中毒症狀,除了喜歡跟大家在上面互動聊天之外,我還以 Facebook 作為自己的人生紀錄,那個 timeline review (On this day) 功能太方便了,很輕易的就可以看見自己的歲歲年年,如同過去我寫部落格,總是會特別注意「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什麼。因為記憶太多,而人太善忘,終究是必須倚靠外力才能留下自己的浮光掠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假前的最後一天工作日,不知道為什麼打開了博客來,於是逛起來。逛著逛著,翻起了小說試讀-昨兒忽然發現好久沒讀小說了。小說讀著讀著,默默哭了。第一本翻的是《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因為剛巧看到即將上映的電影預告片,看兩眼就知道他倆一定會分開的吧?即使知道會分開,卻仍然要抓住分開前的每分每秒,即使知道會難過,也沒辦法放棄這些最好的時光,於是寧願被美好傷害。

日本電影最擅長這種淡淡的、積累出來的憂傷與愛情,有一部我想不起名字,但記得是松隆子主演的,過世的媽媽有一天忽然以年輕樣貌出現,和小孩與先生一起過了一個雨季的電影,那部也是賺了我不少眼淚,那時候還沒當媽媽呢。

就怕哭,所以我也最害怕這種時空小說。上次看時空小說看到哭慘,是那本《時空旅人之妻》,為了亨利那句:「我恨身處在沒有她的時空裡,但我總得上路,而她永遠無法相隨。」只是當時想飛奔到身邊的那個人已經換了,重新讀自己的文字有點唏噓,歲月弄人。於是醞釀著這種情緒,繼續翻翻看看博客來的相關書籍,看到一本書名跟我讀一半的《在全世界迷路》類似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於是多看了兩眼,看到書籍簡介裡蔡康永說作者張嘉佳,是說故事界的令狐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寫這文案的人真厲害,為了這看不懂的比喻,我就這樣一路看下去看到了試讀,短短七頁網頁的試讀呢,卻真真正正的揪起了心思。

張嘉佳寫了這樣一段文字,關於愛:「有些人藏在心裡,有些人脫口而出。也許有人曾靜靜看著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說服自己,等我爬上懸崖,等我縫好胸腔來看你。」我讀著讀著,好痛呀,你說呢,我要怎麼縫好胸腔來看你?裡面已經沒有心了,空空洞洞的,被你帶走了。只能等你,等你回來,等你把心還給我。可是呢,張嘉佳又說:「可是全世界沒有人在等,是這樣的,一等,雨水將落滿單行道,找不到正確的路標。一等,生命將寫滿錯別字,看不見華美的封面。全世界都不知道誰在等誰。」

如果不是坐在辦公室,我大約就淚流滿面了吧。

光試讀的後座力就這樣大,該不該,無視爆滿的書櫃繼續按下結帳鍵?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