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一說我就知道了,最重要的那個原因沒有別的,就是做愛不開心。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活生生血淋淋的供需法則、叢林法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我可以為這個貼上許多標籤,直到人們不再對這個問題感到羞赧感到逃避感到抱歉。

對,就是做愛不開心,沒別的,妳別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聽過的故事,有生活方面契合無比,但親密關係供需不平衡的,最後還是分開了。那故事裡是男生無法或不想滿足女生,於是訓練女生成為一個無性戀者,倒也令人意外的相安無事有些年,最終轟轟烈烈讓人意外又不意外的分手了,最關鍵原因在於她遇見了性靈上契合無比的另一個人,其他原因在我眼裡都只是剛好。

誰說有愛就一定可以無性,不否認世界上確實有無性戀者,無性的愛著,可以擁抱可以接吻可以撫摸,就是不做最後的那一段負距離接觸,要我說呢,或許真真是兩人都無那方面欲求,又或許是沒遇上讓自己舒舒服服的對手。前些天我讀 Melody 在說著她的婚姻,她說婚姻裡的親密關係很重要,即使老夫老妻了,也得想辦法製造點情趣,製造對彼此的吸引力與渴求,否則老婆裸體從老公面前走過去,對方卻只在意是否擋住電視而不是吃吃小豆腐,那會讓老婆多麼傷心?

說來簡單也不簡單,畢竟若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欲求,自己也很難燃燒起來。Melody 說得要營造啊努力經營什麼的,比方說看看電影約會、換件衣服、放點音樂、點個香氛蠟燭,總之就是想辦法撩撥對方,美美帥帥的吸引對方來把自己吃掉(或被吃掉)。畢竟談戀愛時的火花在婚姻裡一定會被柴米油鹽等瑣碎小事取代,你們合夥了一間人生公司,彼此有太多太多事情要處理要討論,但總得把做愛這事兒排上 top priority 的待辦事項。

我老早就認知到做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小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可以跳脫現狀,就好了。」「如果我可以這麼輕易做到,就好了。」「如果我把一切看簡單一點,看淡一點,就好了。」

無數個「如果...就好了」的語句,糾結紊亂的紛紛思緒,堆疊起我的時雨連假,連假、廉價,我試著把手機藏起來,把社交軟體解除安裝、把永遠整理不完的各種物品重新整理,把自己打扮好再卸妝折起來再攤開來,就是沒辦法脫離該死的反覆的起起伏伏的迴圈,我恨這個軟弱迴圈,而我跳不出去。

雨從中午就開始細細碎碎地下著,到了晚上十點多忽然雨勢加大,雨水落在鐵皮加蓋的書房屋頂,份外響亮。百般聊賴地翻著手上的書,看到喜歡的 Melody 說著親密關係有多重要、鑄鐵鍋食譜書裡漂漂亮亮的擺盤、書櫃裡鮮見但依然有著的關於愛情的輕小說,還有拾花入夢記的紅樓,卻沒有一本看得下去,於是僅僅翻著等著消耗著讓時間過去。

等時間過去做什麼呢?等衣服洗好、等泡澡的時間到,等雨停、等天亮、等掃墓時間到、等一切人生需要按部就班執行的時間點來臨。

就是等不到完滿的我自己。

但說實話,「完滿」是一個動詞並不是被動式的形容詞,只有自己可以完滿自己,卻不能等待誰來完滿你。

可能這份空虛這片寂寥這捧荒謬的落寞,是因為我把動詞變成了被動式,少了行動於是少了成就自然也無所得,無所得,就無所適從。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迷惘,心裡一直轉著各種句子,這些句子彼此之間有點矛盾,我想不透期間的邏輯也看不破彼此的真相或假象,不解,於是在心裡轉啊轉,放不下來卻又躲不開。

比方說:「從 Facebook 看起來,妳根本還沒準備好要當一個媽媽。」這句話延伸出來我有幾個想法:第一,我本來就沒有準備好當一個媽媽,但什麼是準備好了呢?記得懷孕時我對室友這樣講,他的回答是,妳的個性永遠都不會覺得有準備好的一天,只要事情來了,你自然就會準備好了。

而這是真的嗎?真的船到橋頭,就可以自然直嗎?如果會,我前幾天的低谷又是怎麼回事?

第二,我滿腦子想不透的是,要怎麼從我的 Facebook 上「看出來」我根本還沒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因為我貼了很多單身女生才有的吃喝玩樂照片嗎?還是我喜歡自稱「劉小姐」?如果是這樣,難道我要每一張照片都和小包子合照,都貼育兒用品,自稱媽咪,才是「看起來準備好當一個媽媽」嗎?

但在這個說法上,我又想到一句這幾天我想到次數最多的話:「幸福的人根本不會說出來。」這句話的脈絡是,我貼了許多照片,嘗試營造出的是一個「我很幸福」的泡泡,但事實上,知道我不好的人(就是我的親愛好朋友們),就是知道我不好,我貼再多漂亮美麗的照片,都只是空殼。

這話我同意一半,確實在某些脆弱不堪的時刻,我嘗試在生活裡找出美好的部份,嘗試用小確幸轉移注意力,支撐就要坍塌的自己。我在我的 Facebok 上確實「策展」出某種形象,但那並不是為了欺騙或偽裝,只不過是為了找到我還可以握住的幸福而已,而拍下的照片寫下的文字,都是真心實意在訴說著,即使偶有迂迴,也僅隔著一層自己才能揭露的紗。但確實是不該過度的自我揭露,因為知道我過得不好的人,好像就是知道,不見得需要透過 Facebook 求救才會看見我,過度的自我揭露只是徒留一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給六度分隔理論的外圍人口,而那不是療癒的方向。

對於 Facebook 確實有中毒症狀,除了喜歡跟大家在上面互動聊天之外,我還以 Facebook 作為自己的人生紀錄,那個 timeline review (On this day) 功能太方便了,很輕易的就可以看見自己的歲歲年年,如同過去我寫部落格,總是會特別注意「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什麼。因為記憶太多,而人太善忘,終究是必須倚靠外力才能留下自己的浮光掠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假前的最後一天工作日,不知道為什麼打開了博客來,於是逛起來。逛著逛著,翻起了小說試讀-昨兒忽然發現好久沒讀小說了。小說讀著讀著,默默哭了。第一本翻的是《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因為剛巧看到即將上映的電影預告片,看兩眼就知道他倆一定會分開的吧?即使知道會分開,卻仍然要抓住分開前的每分每秒,即使知道會難過,也沒辦法放棄這些最好的時光,於是寧願被美好傷害。

日本電影最擅長這種淡淡的、積累出來的憂傷與愛情,有一部我想不起名字,但記得是松隆子主演的,過世的媽媽有一天忽然以年輕樣貌出現,和小孩與先生一起過了一個雨季的電影,那部也是賺了我不少眼淚,那時候還沒當媽媽呢。

就怕哭,所以我也最害怕這種時空小說。上次看時空小說看到哭慘,是那本《時空旅人之妻》,為了亨利那句:「我恨身處在沒有她的時空裡,但我總得上路,而她永遠無法相隨。」只是當時想飛奔到身邊的那個人已經換了,重新讀自己的文字有點唏噓,歲月弄人。於是醞釀著這種情緒,繼續翻翻看看博客來的相關書籍,看到一本書名跟我讀一半的《在全世界迷路》類似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於是多看了兩眼,看到書籍簡介裡蔡康永說作者張嘉佳,是說故事界的令狐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寫這文案的人真厲害,為了這看不懂的比喻,我就這樣一路看下去看到了試讀,短短七頁網頁的試讀呢,卻真真正正的揪起了心思。

張嘉佳寫了這樣一段文字,關於愛:「有些人藏在心裡,有些人脫口而出。也許有人曾靜靜看著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說服自己,等我爬上懸崖,等我縫好胸腔來看你。」我讀著讀著,好痛呀,你說呢,我要怎麼縫好胸腔來看你?裡面已經沒有心了,空空洞洞的,被你帶走了。只能等你,等你回來,等你把心還給我。可是呢,張嘉佳又說:「可是全世界沒有人在等,是這樣的,一等,雨水將落滿單行道,找不到正確的路標。一等,生命將寫滿錯別字,看不見華美的封面。全世界都不知道誰在等誰。」

如果不是坐在辦公室,我大約就淚流滿面了吧。

光試讀的後座力就這樣大,該不該,無視爆滿的書櫃繼續按下結帳鍵?


,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人節打開 Spotfiy,隨便聽著一首首一般來說與愛有關的流行歌曲,容易入戲的個性,歌詞聽著聽著便自動對號入座,跌入一段一段記憶裡尚未褪色的片段-只能用「尚未褪色」來形容了,沒有辦法說是「記憶鮮明」,因為時間都遠了,日子都久了。

聽到謝震廷和徐靖玟在〈你的行李〉裡這樣唱著:「我的心裡,已經打包好我們的感情,沒想到愛你卻只能用離開,代替。」斷章取義的,我想起新竹馬偕醫院正對面的一間十坪套房,曾經我坐在線編的椅子上,淚如雨下的說著我要離開,而傾聽的那個人竟然還忙著止住我的眼淚。

情人節的早上,陽光很棒。

情人節的早上,我忽然不知道什麼叫做愛情。

對著小包子微笑,是愛情?替室友準備早餐和盥洗衣物,是愛情?想一起去旅行,是愛情?當一切都內化成生活,不再有起伏的需求以後,愛跟愛情,開始有了本質上的不同和分歧。我以為愛情是熾熱的、會讓人無法喘息的、心甘情願奉獻的…

可能是吧,當愛情在的時候。

突然興致全無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公司裡,我常有機會上下七層樓,來回辦公室與其他部門,大部分時候我會搭電梯上下,而在某些時刻,我會靜靜地,一階一階走完無人的七層樓階梯。大部分時候不會遇到人,很偶爾會遇到上下兩層樓的同事,那時就難免寒暄,也是一種調劑。

走樓梯沉思時的調劑。

不趕時間、心裡有懸而未決的事情,或是想轉移注意力時,我總喜歡一個人走走。上班時間在公司裡哪都不能去,走樓梯成了延長行動時間最好的選擇,安靜、獨處,具備健身效用之餘,還可以隨手關上大家夜裡開啟的梯間燈,為節能減碳盡一份小心力。

北投這棟大樓的樓梯間很靜,也很乾淨,幾乎沒有被堆疊的多餘物品。半層樓的轉折點有對外天窗,採光很棒,單一樓層天花板高於一般公寓的高度,因此又多了數階可以漫步緩登的樓梯。爬樓梯時要專注,一階一階踏實每一步,還要調整姿勢,使用大腿肌群抬起放下肢體,才能避免爬梯活動對膝蓋造成的損傷。

很忙,又很單純,不是嗎?

七層樓的樓梯,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平日沒固定運動習慣的身體,爬到最後一層樓難免氣喘吁吁,回到位置上時更無法順暢與同事交談聊天。傻傻盯著下樓前打開的視窗,與公事無關,那是 Facebook 每日回顧時看到的,七年前我寫給自己的一篇小小說,說是小小說,裡面卻有虛有實,那系列我是再也寫不出來了,但七年前的文字讀來卻有種笑中帶淚的感覺,這麼多年,打開時光膠囊後發現,那時候的自己因著當時的經歷寫下的什麼,卻成了如今的我的救贖,或者說是療癒。

關於療癒近期讀到一段文字:「我是這樣相信的,療癒不是遺忘,不必非有終點不可,療癒是持續受痛,並且知道自己為何受痛,因而受得了痛。」是一段胡淑雯的文字,她的文字讀來總是讓人這麼痛,我把這段文字抄下來貼在桌前,感到痛時就抬起頭閱讀,每一次讀,都覺得我還是好痛好痛,但今晨爬完樓梯再讀,卻好像被同理了,忽然慢慢的,沒有那麼痛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末了。」今天獨自站在梯廳望著關渡平原時,心裡默默就浮現起這三個字。

終於是年末了,而 2016 年的我究竟完成了什麼呢?生了個小孩(恩是個成就)、產後瘦了十幾公斤(恩也是個人生里程碑)、第一次幫人寫推薦函(代表年資到了)、擁有了不曾有過的東西(購物狂進階的證明)、生活從加班狂轉換成家庭與工作各半,間或以朋友或進修調劑(夢想中的平衡人生)…我還完成了什麼呢?

年終大盤點,看不到閱讀進度,看不到後續的人生規劃、看不到我對於工作、家庭、朋友與自己的未來想像、看不到站在 2016 年對 2017 年的展望,我的 2016 年該以什麼完結?又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心態走向 2017 年?

或許沒有焦慮、沒有遺憾、沒有渴求的狀態,從某個角度上代表自我的完滿。過去兩年我老掛在嘴上提醒自己的四字箴言「無欲則剛」,近來鮮少出現,因為現在的我暫時不須要強迫自己堅強,暫時的(我不敢說從此以後),可以說,劉小姐活在幸福的泡泡裡,對自己的滿足程度很高很高。

下樓處理完事情,慢慢走了七層樓樓梯回辦公室。一時興起走樓梯,只是想獲得一個發呆的時間,人生嘛,行有餘裕時,總得給自己一點時間空間往內看。原本很擔心不斷的付出和給予,內在的自己會空空落落的,很害怕忘記停下來回顧,就少了積累、少了沈澱,甚至少了內斂。「曖曖內含光」才是我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呢,像是火紅的〈月薪嬌妻 / 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裡的土屋百合,即使韶光易逝,滑過時間之後,總會留下些什麼,然後成就了優雅的自己。

「那就準備迎接 2017 年吧。」

沒什麼好緊張的,是吧?不慌不忙,代表我們的現在,很好。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