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了粉絲頁,所以寫部落格時間相對少了,某些零碎的思緒,簡簡單單就在粉絲頁上碎念完畢,果然 Facebook 會阻礙人們深度思考的能力,總是幾百字的閱讀量和寫作量,思考又怎麼能深入起來?

但粉絲頁總歸有便利的地方吧?否則怎麼大家前仆後繼的開,相對部落格這個被動且互動性較低的場域(遺世獨立的采菊東籬下?),粉絲頁像是蹲下來的 somebody,朝著來往的看客微笑揮手,親密又簡單。

需要打開部落格,代表我的思考陷入一團亂,就要找不到頭緒。今天是 2017 年 10 月 18 日,是我在公司工作滿七年的日子,今天才在 Skype 上半開玩笑地對室友說,滿七年了,是否要離職以茲慶祝?一半開玩笑一半認真,但這卻是我近三週認真思考的主題,說穿了,這公司沒什麼特別過人之處,但強就強在,目前它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不對」之處,真要說起來,比外頭小公司強上一大截的集乳室,便是難能可貴的女性友善職場了吧?為了挽救開始進入輕熟齡的肌膚,本日衝去天母做臉部保養,躺在椅子上胡思亂想,忽然想起前同事說的,她為了擠奶,必須要躲去無人使用的殘障廁所才能進行這件事情。

所以,「集乳室」就要成為我的「不離職」理由之一了嗎?但這前提應該是,我真的要替小包子生一個弟弟或妹妹才成立吧。

越扯越離譜,再怎麼說,也不該為了離職而離職。前兩次想離開,是有了真真切切的原因,工作負擔太重、心灰意冷...等等理由皆成立,但都在主管的斡旋與調度下,加上自己的不捨得而放棄離開,那這次呢?這次起心動念,卻是在新環境找不到自我認同感,找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找不到「期待前往公司上班的理由」。

還在求學的日子,只要我喜歡該堂課的老師,成績就會特別好,舉一反三,連繁重的課堂作業都甘之如飴。但相對的,只要我不喜歡該堂課的老師,不論我怎麼努力怎麼嘗試,成績就是毫無起色,說是兵敗如山倒也好,努力用咖啡撐起的眼皮總會在開始上課的三十分鐘內闔上,再怎麼狠捏自己大腿懸梁刺股都沒有用。

眼下我正感覺到,「我找不到喜歡的老師」。唯一特別喜歡的小主管,偏偏不是我的任何一個直接負責的主管。說到主管,撥撥手指算算,我的相關主管就有四個,包含一階主管一位,我與他合作三分之一的業務,二階主管一位,我又與他合作另外三分之一的業務,不真正直屬的課級小主管一位,剛好我帶一個,據說是僅此一次給我體驗流程的她的專案,另外那位,就是特別喜歡的小主管,而我與他毫無工作上的直屬關係,僅因為一階主管當初要求他帶著剛轉部門的我一陣子,我們便養成了討論的默契。

我真心欣賞這位年紀比我還要輕的小主管,可惜就產品線及工作分配來看,我永遠也不會有機會碰到他的案子。

所以新部門,可以帶給我什麼呢?其他主管沒什麼不好,也各有所長,但卻沒有「心動的感覺」。這家我駐足七年的公司,究竟還可以帶給我什麼呢?我對公司來說,一定還有什麼價值吧?但如同過去訂定的「一定要升等到高級工程師」之類的明確目標,我的下一個目標,又該是什麼呢?

總覺得,可以停留的理由,慢慢就要不在了。也到了有些積累的年紀,再不走,是不是就來不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y 的頭像
mony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