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間卸妝,一直有套習慣的儀式。今晚騎車返家,運動後的卸妝特別清爽,一步步操作到了卸除飾品時忽然想,本日為了搭配明亮色系上衣,隨手抓了一對不同色的耳環戴上,仔細想想,那是我個別單顆挑選買下的,一對星座幸運石 - 淡黃色是水瓶座,土耳其藍是摩羯座。

然後就忽然飄起各種關於飾品的思緒,像是,以前翻閱的少女雜誌時常出現的問答題:「最希望收到情人送什麼樣的飾品?」於是自問自答起來。

高中時跟阿孔一起迷上飾品,以當時的經濟能力來說,幾百塊的飾品便是奢侈品,但戴上標榜個人特色的飾品,在那段規定穿著制服又不可染燙頭髮的高中時期,是多麼迷人的自我證明,更遑論發現心儀對象也帶著類似款式的戒指時,有多麼竊喜。少女時期開始發展的戀物癖夾雜著千迴百轉的小心思,於是從街邊小販銷售的銀戒,百貨公司特賣花車的純銀項鍊,個性小店限定的手工銀飾,品牌專櫃的設計款戒指,慢慢一點一點累積我的飾品收藏。到了現在,擁有的飾品含括常見的戒指、耳環、項鍊,甚至有一枚仿古銀飾的頸圈,很少很少出門亮相,因為那頸圈,需要平口小洋裝的撐場,最好是黑色的,再挽起頭髮,裸露出大片肌膚就為了讓它在鎖骨上獨自綻放光芒。

飾品之於我,一直是種很個人的,具有獨佔性以及帶有宣告意味,甚至偶爾帶點侵略性的穿搭私物。

我很少很少收送飾品。送是因為難送,飾品如果不能送到點子上,那便會成為抽屜裡的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而收嘛,也是少之又少,畢竟將他人贈與的物品貼身佩戴,多少帶點親密的宣告意味。

比方說,戒指。手指大概是人身上最常被自己看見的部位了,低頭可見,抬頭依然觸感靈動,十指連心哪,哪根手指不往心裡去。於是戒指被用來作為允諾、紀念以及宣誓。以前讀過戒指戴在五根手指頭上的個別意涵,記得最清楚的是食指跟無名指,無名指代表婚姻,而食指呢,代表掌握自我的渴望與權力。高中時擁有很多戒指,多半是食指戒,偶有中指戒和裝飾意味大於防小人意味的小指戒,而無名指戒基於某種浪漫情懷,我總是保留給情人。

出社會前憑著一股衝動(事實上是一場傷心的誌念)和長久以來對於修改夾式耳環的不耐,直奔當時正紅的破銅爛鐵穿了一對耳洞。店員讓我坐下,揉紅了我的耳垂,替釘槍安上土耳其藍的摩羯座誕生石耳針,喀喀兩聲,五分鐘內,我的耳洞就從想望變成真實。

一直覺得耳環,不管是垂墜的、貼耳的,甚至是囂張的大圈圈,都是最棒的穿搭好朋友。耳飾可以很張揚,也可以很低調,就女生來說,從自然垂下的髮間瞥見一抹巧思,是與香水截然不同的性感。

說起來,我最希望情人送的飾品,就是耳環了。

戒指太唯一,人不過十根指頭,而十根指頭上,一次只能有一枚戒指(多了不好看哪)。我總覺得,戒指不能多,只要有一兩枚最心愛最重要的戒指,就夠了。戒指是我的儀式性飾品,做不得禮物。

耳環就不一樣了。耳環可以天天替換也不覺得背叛,隨著不同穿搭就要輪番上陣。耳垂是很私密的,我們可以與好友勾肩搭背,甚至手牽手逛街,卻絕對不會撫觸或親吻對方的耳垂,這個部位,非宣告性質,卻是只保留給情人的迷人位置。甚至我會說,耳垂還是性感帶呢,情人的手指溫柔滑過耳垂的那瞬間,心裡一定會湧起莫名的悸動吧。

於是,這麼親密又性感的地方,除了情人之外,還有誰能替我裝飾?戴上了情人送的耳飾,我是為你而裝扮,為你而美麗,為你把自己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但說起來,今晚取下的這對耳飾,卻是我自行購入的收藏品,倒也不是紀念什麼,只是一時衝動想滿足購物欲,同時,又想保留一個可以對我輕聲細語的位置,給你。


 

, ,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