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震怒不寫部落格,這篇非得備份不可。


-----

超過三個人跑來跟我講,你知道某某老師要去哈佛了嗎??

老師其實本來是準備退休了,結果一退休就跑去哈佛了。

當然啦,身為學者,最終都是以能去哈佛之類的學校為榮耀,
因為這邊沒有英國皇家歷史學會院士(或法蘭西院士)這種頭銜。

(中研院院士就不要GY 啦,差太多了。)

我還蠻喜歡這老師,但是跟我實在太八字不合了。
他是典型米國人,還曾說過,『歐洲人(當然是指西歐吧)實在讓人很困惑。』

他的專長並不在歐洲,所以,我上他的課也就上的少,
而且,太現代了,我不熱中兩百年內的事。
其次,他是事件史高手,但是我是 Braudelian,最討厭事件史。

他是東歐第二代移民(還不是波蘭捷克這種大國),在非常窮困的東歐社區長大。
他很小就急速美國化,一上學,甚至就不肯在家講母語(所以他不會說母語,斯拉夫語系的某支),
他的成長環境,全是跟他父母一樣的勞工階級,謀生佔據全部的思考。
整個社群的小孩也沒人上大學。

所以當他決心他要跳脫他的環境,要去上大學時,受到很多阻力跟壓力。(螃蟹效應吧~)
後來呢,他上大學之後呢??(他還上某名校)大家接納他了嗎??

我一直記得他淡淡的說:I never went back.

(我在心理小聲的講:This is so-called COMMUNITY.)

後來拿到博士,就開始教書。

他很同意我講的:世界哪有公平這件事。

(總是有些笨左米國同學愛講「公平貿易」這種白癡話。)

他博士剛畢業時,拿到教職,待遇不是很好,
(米國大學教授的薪水,是看你在學界的地位以及領域的。)
他說在生活消費高的城市裡,那樣的薪水是很苦的。

但是,你有選擇嗎???
當然沒有,雖然契約是寫著「我們彼此都同意,年薪$XX,聘任期XX年。」
『我們都同意』,但是,真的公平嗎???這鍋同意,建立在『你沒有選擇』上。

一個剛畢業的博士,勞工階級出身的東歐第二代移民,
你家親戚朋友社群,甚至連半個大學畢業的人都沒有。
你需要工作,雖然不再像你父母一樣,人生只有謀生,
但是,名校博士雖然不至於滿街都是,卻也是多得是。

你雖然沒有選擇,但是你也可以不抱怨(那樣出身的人不會去搞革命的。)
這樣的人,是不會相信命運眷顧之類的鬼話的,只有認真才是王道。

就這樣,默默的認真讀書著作,近三十年。
不是天縱英才,又沒有好出身。只有努力。

不做歐洲的人,在我們系上本來就不大能成為主流,
加上,我們系有一堆「好命」怪人。

某老師的夫人,是波旁家族後裔,這位公主每天都在等著看此生有無機會變成西班牙女王。
(扯到波旁家族,我還真的很認真的講,她絕對輪不到,因為還有某男在她之前順位。)

高盧人看名字,就知是貴族出身,他老爸還是巴黎大學的博士,都從法國郵購運食物來。
老義的低調,正是因為家世顯赫。提到莫索里尼時代的政要,好像是在講他家鄰居。

西歐 vs 東歐
貴族後裔 vs 勞工移民
只吃「有機食物」 vs 去 cafeteria 排隊買垃圾食物
愛作研究才教書,薪水根本不是收入來源 vs 不想過父母那樣的生活,爛待遇也得接受
只穿義大利某款手工皮鞋 vs 買東西重量不重質

我每次觀察我們系上老師的行為模式(還跟高盧人一起八卦討論),
就可以描繪出一幅歐洲近代史。

宛如奇士勞斯基的紅白藍,一個歐洲兩個世界。

但是,老師還是證明了我長期主張的論點,關於作學術的態度。

他到退休前,都還在認真的著作。
歐美的人文學者,幾乎都是著作到死。
連作中國研究的費正清也一樣(研究中國但沒變成中國人,科科)。

我的偶像已經 85 歲了,已經不可能再有更高榮耀了,還在寫。

本國教授,多半都一拿到終身教職,就開始胡搞瞎搞去救國救民做運動。
要不學而優則仕,要不就是開始「文章散見各報」,想來是腦袋肚子都空了。

一個學者,最後能留下來的,就是你的著作跟你提出什麼論述來。
因為,最後,不會再有人記得你是哪裡畢業的,你在哪裡教過書。

作品,是藝術家的靈魂,著作,是學者的靈魂。

其他的,一定會被忘記的,如同「事件」,短暫又微弱。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