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一說我就知道了,最重要的那個原因沒有別的,就是做愛不開心。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活生生血淋淋的供需法則、叢林法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我可以為這個貼上許多標籤,直到人們不再對這個問題感到羞赧感到逃避感到抱歉。

對,就是做愛不開心,沒別的,妳別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聽過的故事,有生活方面契合無比,但親密關係供需不平衡的,最後還是分開了。那故事裡是男生無法或不想滿足女生,於是訓練女生成為一個無性戀者,倒也令人意外的相安無事有些年,最終轟轟烈烈讓人意外又不意外的分手了,最關鍵原因在於她遇見了性靈上契合無比的另一個人,其他原因在我眼裡都只是剛好。

誰說有愛就一定可以無性,不否認世界上確實有無性戀者,無性的愛著,可以擁抱可以接吻可以撫摸,就是不做最後的那一段負距離接觸,要我說呢,或許真真是兩人都無那方面欲求,又或許是沒遇上讓自己舒舒服服的對手。前些天我讀 Melody 在說著她的婚姻,她說婚姻裡的親密關係很重要,即使老夫老妻了,也得想辦法製造點情趣,製造對彼此的吸引力與渴求,否則老婆裸體從老公面前走過去,對方卻只在意是否擋住電視而不是吃吃小豆腐,那會讓老婆多麼傷心?

說來簡單也不簡單,畢竟若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欲求,自己也很難燃燒起來。Melody 說得要營造啊努力經營什麼的,比方說看看電影約會、換件衣服、放點音樂、點個香氛蠟燭,總之就是想辦法撩撥對方,美美帥帥的吸引對方來把自己吃掉(或被吃掉)。畢竟談戀愛時的火花在婚姻裡一定會被柴米油鹽等瑣碎小事取代,你們合夥了一間人生公司,彼此有太多太多事情要處理要討論,但總得把做愛這事兒排上 top priority 的待辦事項。

我老早就認知到做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小事。

大學時住在宿舍裡,一房間女生關燈蓋棉被躺在各自床上聊瘦身聊男友聊約會,真聊開了話題總會回到「舒不舒服」「怎麼做」上頭,少女時期矜持的緊,聊到一點點就害羞莫名,但依然很勇敢地討論著該怎麼做才比較好,因為這事情很重要。雖然副作用是曾讓我對某位閨蜜男友興起好一陣同情,見面時想著不好意思啊但大哥您要加油幾把。

女孩們交換著一些小小的秘密,比方說水手制服、紅色漆皮的高跟鞋(年紀不同現在得選黑色高跟鞋了)、上身下著成套的內衣、撩人的香水味道,開心時,把各種細心琢磨的「招式」用在對方身上,以貫徹始終的實驗精神,渡人渡己。討論到熱烈處,我都覺得這外表柔順嫻靜但內心對欲求很勇敢的的美麗女孩要認真起來,怎麼會有男人能拒絕,活色生香的內外衝突呢。

但就是有男人能拒絕。

閨房事,箇中滋味只有當下的兩個人知道(一般來說),旁人只能敲敲邊鼓,於是她淡淡的,我也輕飄飄不聊這話題。只是想著,最傷心的應該不是「你不愛我」,而是「你不想跟我做愛,你卻可以跟別人做愛」這件事情吧。我愛你,我想要你,你愛我,你卻不想要我,你去要別人(或是要自己或是只要我的嘴),不解之外只好轉身就不要再愛下去了。

做愛嘛,不會做了才有愛,但有愛卻總是要想做的,要「想」做的。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