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跳脫現狀,就好了。」「如果我可以這麼輕易做到,就好了。」「如果我把一切看簡單一點,看淡一點,就好了。」

無數個「如果...就好了」的語句,糾結紊亂的紛紛思緒,堆疊起我的時雨連假,連假、廉價,我試著把手機藏起來,把社交軟體解除安裝、把永遠整理不完的各種物品重新整理,把自己打扮好再卸妝折起來再攤開來,就是沒辦法脫離該死的反覆的起起伏伏的迴圈,我恨這個軟弱迴圈,而我跳不出去。

雨從中午就開始細細碎碎地下著,到了晚上十點多忽然雨勢加大,雨水落在鐵皮加蓋的書房屋頂,份外響亮。百般聊賴地翻著手上的書,看到喜歡的 Melody 說著親密關係有多重要、鑄鐵鍋食譜書裡漂漂亮亮的擺盤、書櫃裡鮮見但依然有著的關於愛情的輕小說,還有拾花入夢記的紅樓,卻沒有一本看得下去,於是僅僅翻著等著消耗著讓時間過去。

等時間過去做什麼呢?等衣服洗好、等泡澡的時間到,等雨停、等天亮、等掃墓時間到、等一切人生需要按部就班執行的時間點來臨。

就是等不到完滿的我自己。

但說實話,「完滿」是一個動詞並不是被動式的形容詞,只有自己可以完滿自己,卻不能等待誰來完滿你。

可能這份空虛這片寂寥這捧荒謬的落寞,是因為我把動詞變成了被動式,少了行動於是少了成就自然也無所得,無所得,就無所適從。

妳說這是結構性問題,而我需要放空需要自我。我想我需要卸妝需要妳上次說的愛,出自我心回歸己身的愛。

沒想到轉了兩三週,我依然站在與自己和解的起點,而不是歸途。

於是廉價的連假裡,我們愛,也不愛。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