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裡,我常有機會上下七層樓,來回辦公室與其他部門,大部分時候我會搭電梯上下,而在某些時刻,我會靜靜地,一階一階走完無人的七層樓階梯。大部分時候不會遇到人,很偶爾會遇到上下兩層樓的同事,那時就難免寒暄,也是一種調劑。

走樓梯沉思時的調劑。

不趕時間、心裡有懸而未決的事情,或是想轉移注意力時,我總喜歡一個人走走。上班時間在公司裡哪都不能去,走樓梯成了延長行動時間最好的選擇,安靜、獨處,具備健身效用之餘,還可以隨手關上大家夜裡開啟的梯間燈,為節能減碳盡一份小心力。

北投這棟大樓的樓梯間很靜,也很乾淨,幾乎沒有被堆疊的多餘物品。半層樓的轉折點有對外天窗,採光很棒,單一樓層天花板高於一般公寓的高度,因此又多了數階可以漫步緩登的樓梯。爬樓梯時要專注,一階一階踏實每一步,還要調整姿勢,使用大腿肌群抬起放下肢體,才能避免爬梯活動對膝蓋造成的損傷。

很忙,又很單純,不是嗎?

七層樓的樓梯,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平日沒固定運動習慣的身體,爬到最後一層樓難免氣喘吁吁,回到位置上時更無法順暢與同事交談聊天。傻傻盯著下樓前打開的視窗,與公事無關,那是 Facebook 每日回顧時看到的,七年前我寫給自己的一篇小小說,說是小小說,裡面卻有虛有實,那系列我是再也寫不出來了,但七年前的文字讀來卻有種笑中帶淚的感覺,這麼多年,打開時光膠囊後發現,那時候的自己因著當時的經歷寫下的什麼,卻成了如今的我的救贖,或者說是療癒。

關於療癒近期讀到一段文字:「我是這樣相信的,療癒不是遺忘,不必非有終點不可,療癒是持續受痛,並且知道自己為何受痛,因而受得了痛。」是一段胡淑雯的文字,她的文字讀來總是讓人這麼痛,我把這段文字抄下來貼在桌前,感到痛時就抬起頭閱讀,每一次讀,都覺得我還是好痛好痛,但今晨爬完樓梯再讀,卻好像被同理了,忽然慢慢的,沒有那麼痛了。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