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olutely-anything-poster-smion-pegg-520x245.jpg

當擁有無所不能的超能力時,你會為善?或是為惡?

純粹為了 Simon Pegg 看這部片,他當主角的片子總是充滿黑色幽默,好笑又帶點諷刺意味。片頭的外星人一開始讓人以為本片是對 MIB 致敬,醜陋的外表與自以為是的對話,但卻握有決定各星球生死的力量,所謂「公平」的星際審判法庭(讓被他們選中的星球物種在被毀滅前,有替自己辯駁的機會),根本就是這四位外星人百般聊賴的扮家家酒,這點在「星際審判者」對他們的吐槽對話中可明確得知。

這部片並沒有太深的科幻省思,片頭僅用幾張使人類看起來較為愚蠢的照片,漫不經心地帶出外星人認為「地球應該要被毀滅」的結論。所謂「漫不經心」從主角 Neil 是透過看似有邏輯實則系統怠惰的亂數選擇可看出。外星人對各星球的態度趨近於弱肉強食,而他們給予 Neil 心想事成的「銀河神力」,則好像給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把鐵鎚,想看看他是否會就這樣把一切都當成釘子砸壞,從而證明地球人本性為惡,需要被毀滅。

於是,在外星人的扮家家酒裡,Neil 從工作不順利、生活不順利、暗戀不順利的魯蛇,搖身一變成為無上的神,想要什麼只要說出口,再一揮超能的右手,想像就會一如他所敘述的變成事實。是「如他所敘述」,而非「一帆風順」;電影在這裡玩了許多文字遊戲,Neil 需要使用正確的語句、精準的敘述,才能達成他想要的「心想事成」,而非一塌糊塗。例如,他希望復活被他最初的玩笑話轟掉的 10C 班級學生,脫口而出「復活所有的死人」,整個城鎮瞬間充斥 walking dead…諸如此類的惡趣味充斥著整部電影,而畫面處理依然清爽乾淨,讓觀眾想不笑都難。

除了乾淨搞笑又不惹人厭的惡趣味外,片子圍繞著一個主軸問題「你想要做什麼?」,這個問題透過外星人的扮家家酒題目出現,透過 Catherine 質疑名為書評實為八卦娛樂的節目意義出現,透過與好友 Ray 的互動陪他一起思考,主角也赤裸著上身站在鏡子前審視自己,究竟有了無所不能的超能力後,「你想要做什麼?」

這不是一部曉以大義的片子,也並無創造一個素人英雄的企圖,Neil 從頭到尾的思考都很平凡,使用超能力實現了各種自己想做的事情,包括自動讓叉子餵食吃飯、隨心所欲讀懂各種語言、不斷贏得賽馬比賽…這些平凡人會做的夢想,他都簡單的實現了,並且也傳遞出實踐之後的「無聊感」,當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需要努力,都來得太輕易,「拜託…那太沒有挑戰性了!」Neil 如是說。

幸好超能力在追愛這一關出 bug 失靈,美麗的鄰居 Catherine 面對以勢逼人的上司以及瘋狂但具有雄厚社經實力(典型的小朋友握大鐵鎚)的前男友,不勝其擾之下,藉著喝酒微醺的機會,全憑自願的把一直都感覺不錯的 Neil 推倒了。可是 Neil 不知道那時超能力失靈了,只以為自己用超能力「控制」了 Catherine 來投懷送抱。

我喜歡這部片子的點就在這裡,即便擁有了全能的銀河神力,Neil 依舊嘗試「做對的事情」,包括對 Catherine 坦白(即使可能會失去她)、反轉全球暖化、讓全世界不再有飢荒…雖然片子裡告訴我們,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作法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但他終究做了決定。

當事情逐漸往荒謬的角度傾斜時,拯救他的是 Robin Williams 配音的狗狗 Dennis(據說這是他過世前最後一部電影作品),Neil 為了與寵物狗 Dennis 溝通,賦予牠說話以及理性思考的能力,最終,在他說著「原來做對的事情也這麼難」,甚至想自殺的時候,狗兒用深愛主人的姿態,接手了他的壓力,也順便拯救了即將被毀滅的地球(一句話毀滅喜歡毀滅人家的外星人)。

雖然結局有點落入善惡悖論的輪迴,但終究完整了敘述:不論是為善或為惡,最終回歸到「你想要做什麼?」的自我論述,所有是非對錯,總在一念之間罷了。

不知道 Simon Pegg 自己怎麼看這部片呢 :)

 

, , ,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