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假上班一週了,每天規律的餵飽小包子梳洗出門、送小包子到公婆或爹娘家裡,再趕到公司上班;下班後,又是反向的接送來回,節奏緊湊,回家後的日常自不在話下。公司也是忙碌的,跟同事偷閑聊幾句,問我休假這麼久後回來上班的感想,我說,彷彿沒有休假過似的。

或許是接了新的案子,很多知識和資訊得迅速補上很充實,也或許是舊的案子在休假的這段期間,仍都陸陸續續有些事情要處理,上班的感覺既熟悉又夾雜著一點生澀。回到公司的第一天,匆匆擦洗完桌面便趕著閱讀滿滿一落信件,辦公室裡的臉孔大多相同,久違的招呼透著熟悉的氣息,辦公室的冷氣依然低溫,但心彷彿浸泡在溫水裡,暖暖熱熱、服服貼貼的。

唯一的差別大概在於,每天兩次,我得提醒自己到集乳室擠奶。生產完才知道,漲奶這事兒,真的是毫無選擇,即使一連串會議 back-to-back 窮追不捨、滿滿的信件和待處理檔案在螢幕上輪流閃爍,飽脹的胸部卻實實在在的吶喊著:「快去、快去。」

自然是很快就習慣了,習慣以後才慢慢覺得,或許這才是「記得呼吸」的生活。

一直以來被戲稱有工作狂傾向,上班忙起來就忘了下班,銷假復工的第一天,晚上七點多,依照過往習慣想趁會議離峰時段寫些文件,才忽然驚覺「要早點下班接小孩」。

我終於記得自己是個媽媽了。媽媽即使在上班,還是得抽出時間去擠奶,還是得早點下班去接小孩回家。於是一天、兩天,我開始習慣漲奶的時候,便果斷放下手邊事情溜去集乳室;下班時間到了,乾脆地闔上電腦,急事靠手機聯絡,其他的事,明天再說。

因為工作可以等,生活的每分每秒,卻都等不得。不只是孩子,還有我自己,也是。

生了寶寶後我常想,就這樣開始了哪,我和他並肩同行的人生,而緣分呢,從我們相遇的那一秒,就開始倒數計時了。事實上對什麼不是如此。網路上有段很有名的敘述,也不知是杜撰或是真實,那是可口可樂總裁說過的一段話,大意是:「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玩著五個球,裏面只有一個球是橡膠做的,掉下去會彈起來,其他四個是玻璃做的,掉下去就碎掉了,再也無法恢復原狀。橡膠的那一個,是工作,其他四個,則是健康、家庭、朋友,和靈魂。」

我發現自己週間不那麼愛加班了、假日也不想帶電腦回家。到了該擠奶的時間,心安理得的晃到集乳室聽音樂,雖然清潔消毒的程序繁瑣,但我想著這可是兒子明天的便當呢。週末在家,為了給他舒適的環境,時間不再只花在滑手機或散漫發懶,時時鞭策自己完成待辦事項,生活就這樣一點一點改變著,被孩子。

而下班後,可以偷空繞到喜愛的咖啡館買一杯拿鐵,便是心滿意足的幸福。

「當媽媽好玩嗎?」腦袋裡三不五時會浮現這個問句。

這個嘛,當媽媽以後,我發現了好多種不一樣的自己,幸運呼吸著習慣的氣息,說起來,是好玩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