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想起一張照片,遠景是清透的藍天,連雲都沒有,海,和一座最近我很熟悉的大橋,以及前景,一張我曾經很熟悉但現在感覺陌生的臉孔。

那是不小心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照片。

Facebook 這種社交網絡,串連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剪不斷、理還亂,於是乾脆不理了,然而,浮沈在這個比蜘蛛網還要難解的網海邏輯裡,會有驚喜也會有…驚奇。

那座大橋我彷彿認識,因為最近意外迷上了 Stephen Curry,一個年紀比我要小的 NBA 球星。迷上他以後,才漸漸可以區分勇士隊和騎士隊的不同,並且開始認得 Golden State Warriors 的 logo,而勇士隊的 logo 上,就是那座大橋。

離開新竹後,我很久不看 NBA 了。其實過去看 NBA,完全是外行看熱鬧,壓根兒不懂一堆長相類似的巨人們搶那顆他們拿起來很小、我拿起來很大的籃球有什麼意思,而那個人喜歡哪一個球星,我就努力但吃力地記得該球星的臉和背號,然後在目前人生裡唯一一次的紐約半日遊,咬牙在 NBA 專賣店裡買下當時對大學生來說非常昂貴的 Kobe 背號浴巾,還有一件馬刺隊總冠軍紀念 T-shirt-因為特價 10 元美金,也因為我根本不認識馬刺隊,只知道那是 NBA 專賣店裡最便宜的一件衣服-誰知道那時候的馬刺是湖人搶奪總冠軍的對手。

原本以為,不當系籃經理、不再有理由接觸籃球後,我再也不會看 NBA 了。

而人生總是和想像中有所出入,我想起 Julia 老師在波士頓跟我說的話:「妳以為和現在的朋友分開了,這輩子就不會再見面,那是因為妳現在的人生還不夠長,事實上人生沒有絕對。到了我這個年紀,連坐個飛機都可以在鄰座遇見十幾年不見的人。」

結婚以前,我完全不知道室友會打籃球,還很喜歡,我也不知道他對各種運動非常熟悉,連規則都可以有條有理解釋到我這個外行人聽得懂,竟然還看得懂。

就這樣,從聊勝於無在沙發上滑手機等球賽結束,到現在只要是 Warriors 的比賽就捨不得錯過,甚至還在手機裡設定了賽程賽況追蹤。套一句 2010 年被我讀爛的句子:「人是會改變的。」永遠都在變,怎麼變而已。

Warriors 今天又打贏了 Thunders,雖然是險勝,雖然 Curry 今天的表現沒有那麼精彩,但我還是整場看完了。

總有一天,我要自己去看看那座跨海的,連接兩個城市的,位於湛藍天空下以及深藍海上的大橋。

遙遠、遙遠的加利福尼亞。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