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產後憂鬱症量表得分很低的新手媽媽,對於今天晚上突如其來的低落情緒感到十分意外,也是恰巧,從剖腹產後我一直呈現非自願的日夜顛倒的作息,凌晨時分,生理時鐘就是不休整,總是輾轉反側,黑夜卻正好是適合眼淚的時刻,所謂的產後荷爾蒙失調於焉發生。

晚上同事來探望,其實心情很興奮。室友直到了晚間接近十點的時候才回到月子中心,我們隨口聊著,他說到明天會晚點離開公司,可能就回家睡一個晚上,回想起來,這句話好像突然勾起了什麼,睡前那一小時,我一直反覆說著:「你不如現在就回家吧。」而且在低頭滑兩下手機後,抬起頭還會覺得「嗯?你怎麼還沒走?」一直想把他從眼前趕回家。

大概是「不要就拉倒」那種心態,覺得既然明天晚上你要丟下我,那不如現在就快快走吧省得糾結;那時候還可以笑著說話,即使眼角有一滴眼淚也覺得大約是打了哈欠才泛淚光。室友維持一貫的敏感,發現我大約是忙整天,累了,情緒開始往負面的角度傾斜,十一點多硬要我睡下,直到十二點多起來盥洗。

再度睡下,可怕的失眠依舊來報到。睜眼看著臨街的燈光,我試著把每個可能導致焦慮的議題找到答案,看是否可以放下牽掛讓自己睡去,像是:還沒通知教官我順利生產了,明天要記得傳簡訊;產假結束後小包子要讓誰帶?如果要讓媽媽或婆婆帶,是否要在出月子中心那個月幫兩位外婆阿嬤特訓,讓她們先瞭解小包子的習慣?如果要找保母,怎麼找才可以放心可靠又符合我們上下班時間?或是要我請育嬰假自己帶小孩?但我又從來沒有這個打算-說穿了只是不放心別人帶自己小孩罷了,而且媽媽和婆婆一直以來都有自己的行程安排,不太可能長期幫忙帶小孩;小包子還沒打完所有預防針,是不是還要請外婆阿嬤進家門先替換一下衣服避免小包子生病…小嬰兒到底抵抗力有多強?我是否有辦法獨自跟小包子一起過夜?(因為明天我不敢自己一個人睡)要怎麼讓小包子睡過夜?

想個沒完,突然又開始對自己的胸無大志感到罪惡。都休假了,照理說應該要繼續讀完帶來的書、藉此機會重新更新履歷(一直提醒自己要定期更新,始終沒做到),或是整理總結一下工作五年多來的收穫和資料,再不濟也要減肥塑身一下把自己弄漂亮點…

想著想著,眼淚莫名其妙又冒出來,原本以為睡飽就會好,可是腰很酸痛我也睡不著,身體上的不舒服讓情緒無法停止,黑暗中抓著熟睡的室友默默掉眼淚,腦海裡自動開始重播幾幕催生時的畫面…在狂痛了八個多小時後,醫生終於打開門出現的那一刻,他看到椅子上裹著棉被咬牙忍耐的我,一臉意外脫口而出:「妳怎麼會變成這樣?」可能是上半夜最後一次見面時,我還不夠痛,傻笑著問醫生什麼時候會有結果,他還說「妳都笑得出來,還早呢!」而那個下半夜,我是笑不出來了,苦苦哀求來內診的護理師找醫生判斷催生狀況,只是她們始終不給正面答覆,那天醫生值班,於是邊忍受著疼痛,我一直陷入被「合理欺騙」的痛憤中,可是合理,不能有恨。還有,清晨五點多,那第五顆我因為開指過慢自我判定催生無效拒絕、根本不該吃但被迫吃下去的催生藥,吃了以後,疼痛加劇,連後來因為無法提早打止痛,醫生補上的術前點滴都無法緩解分毫。

那一夜被壓抑的情緒突然隨著莫名其妙的眼淚爆發出來,催生失敗的那個晚上,我只哭了一次,那次是沮喪而哭,沮喪怎麼吃了藥這麼久,子宮頸還是打不開。其餘最痛的時間裡,一開始我會用講述的對室友說我非常的痛,快要無法忍受,讓他帶著我數數呼吸,到後來,面對疼痛我不再出聲了,沒有力氣也不想再吵醒陪我一整天的室友。默默咬牙盯著時鐘,看著秒針一點一點的走,因為護理師答應一小時會解開讓我更痛的胎心音監測器一次,讓我下床坐在椅子上緩解疼痛…要不是肚子裡有小包子,那時還真痛到有幾度想把自己殺掉。

只是回想而已。

我猜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產後荷爾蒙失調」吧?前幾天聽到隔壁房間的媽媽在哭,還慶幸我沒經歷到那個斷層,怎知就發生了。

零零散散把情緒變成字倒出來,抽離一點,眼睛不泡水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