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過,在數包子的懷孕後期,計算時間的方式從「週」變成了「日」,直到產後開始養包子,才發現,原來這段時間的計算方式,還可以進一步從「日」變成「小時」。

寶寶大約每四小時要吃奶一次,對於一個親餵母乳的媽媽來說,就是四小時要上工一次。在真正經歷前,我把餵母乳這件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原本以為,餵母乳最重要最可怕最讓人退避三舍的部份,是可能伴隨而來的胸部變形或乳暈變色,殊不知,最可怕的部份,除了乳頭破皮、被促進的宮縮疼痛,還有漲奶時的疼痛要忍受,這些,以小時計,最多四小時一次的循環。

慈濟是母乳推廣的醫院,從產檢時就不斷被各種文宣或衛教宣導親餵母乳的重要。小包子出生的隔天就因為黃疸進了 NOR 中重症病房隔離,剛好我也因為剖腹產無法進行母乳哺育,但從產後的第三天,護理師就不斷建議(洗腦?)我要嘗試親餵母乳,或至少手動擠乳。擠出初乳時還不覺得如何,頂多是胸部被擠壓的有點痛,但在忍受範圍內;在經歷了兩次親餵後,讓我完全對「餵母乳」這件事情產生了懼怕感,因為胸部被也不知道如何含乳的小包子咬得好痛,又看不到血,我並不知道自己的乳頭已經受傷,只覺得難道是上輩子欠了小包子什麼,一定要這麼痛才能讓他稍有溫飽? 

這件事情直到入住月子中心,在護理師的幫助下重新學習後,才稍微有點進展。

回想起來,剛剖腹的那幾天,還嚐過其他不同的疼痛,那是為了把小包子帶到這個世界上,所必須要經歷的一些痛感。包括催生第一階段可忍受的悶痛,第二階段彷若凌遲的陣痛-那時候我連肚子上綁著胎心音監測器,痛覺都會被放大數倍;最終要剖腹產,從待產床上要將自己挪到輪椅上,短短一兩公尺的距離,就耗盡了我所有的力氣。手術後,身上綜合起來的多層次傷口痛、子宮收縮的疼痛,以及拔除尿管後,每次為了回復正常新陳代謝而逼自己上廁所的灼熱痛感,才讓我理解,孕期裡的疼痛感,不過是從內而外的恍惚慢板,到了真正的生產,才是疼痛的命運交響曲

那幾天真是寸步難移,拖著點滴,不管是翻身下床、把自己移到輪椅上去探視小包子,或是簡單的走到病房內的洗手間,對我都是一個又一個的關卡。嗯,是關卡,我反覆不斷地告訴自己:「今天只要可以自己起身下床,就成功了。」或是「今天只要能完成護理師的交待上廁所,就可以了。」再痛都要忍耐,把經受疼痛當作闖關,把闖過去當成這段時間的生活目標,一點又一點的前進。

究竟後面還有沒有呢?疼痛的滋味。

今天好友對我說:「妳一下子就蛻變成媽媽了呢。」

我回答:「其實是也不能準備什麼就變成媽媽了。」

當媽媽好玩嗎?

不知道,但既然是我選擇的人生必經道路,我能做的,可以好好完成的,就會努力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