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孕期已經屆滿 40 週,計算方式從「週」變成了「日」。請假在家待產的日子比年前難熬,或許是年前心態一派輕鬆,覺得時間充裕,也尚未與工作真正脫勾,即便在家裡,我依然與同事透過手機或電腦談著公事,確認著自己存在的意義;也或許最重要的是,天氣不錯。

年後的現在,我被問了一百次的「還沒生?」,親疏遠近,誰問了這句話我都不討厭,也感激著關心,此時此刻的社會網絡支持對我格外重要。只是回答了太多次的「還沒」,多少讓人有些沮喪。我到底為什麼請假呢?如果還沒生,為什麼不能去上班?彷彿很心虛似地懶待在家,被人當作以待產為名偷懶?

事實上我去上班,好像對同事對公司也沒什麼幫助,遲早要交接的,卡著我一個原本的負責人,反而沒辦法讓職務代理人順暢做決策吧?

單獨在家就會充滿了胡思亂想,於是年後的這次休假,低溫特報之外還陰雨連綿,連續兩日,我把自己扔在床上超過十個小時,睡睡醒醒,眼睛睜開也不覺得需要起床,因為毫無目的或生活目標,身為一個將臨盆的孕婦,不論是單獨去逛街或跑遠一點吃飯,好像都不太適合(且被反對);肚子裡的寶寶白天跟我一塊兒睡,動得少,昨天還因為動太少讓我差點衝出門去急診,但到了晚上,夜貓小包子又歡快地活動筋骨,我想大約是沒事。

待產的日子裡,不論身體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被放大,我想除了「偽」高位破水之外(迄今我仍無法得知那不多又不少的透明無味液體是什麼),就是嚐到了疼痛的一百種滋味。

習慣使用 Google 的年代,我查了非常多關於「陣痛」的描述以及經驗分享,看看網友們對於陣痛的定義,再反過來揣摩自己身上的每一種感覺,是否就是那一個等待已久的徵兆。

可惜這麼久了,都不是。

到了現在,我已經能分辨「多層次多部位的假性陣痛」、器官位移的疼痛、純粹的神經痛、皮膚因為肚子重量而被拉扯的痛、小包子活動筋骨打到內臟造成的刺痛、腰背腿的疲憊酸痛…疼痛原來有這麼多種,我從一開始對疼痛如臨大敵的反應,到後來可以冷眼旁觀繼續躺在床上,或忍著下腹部假性陣痛,持續打字完成手上的工作。

還少了最高等級的那一種:據說,順產的疼痛指數,是世界上最高等級,超越任何一切已知的疼痛。

要來就來吧。

早上同事用內部通訊軟體對我說:「妳怎麼拖到了現在?我覺得妳要剖腹了耶。」我什麼情緒反應都沒有了,只是回憶著稍微瀏覽過的,關於剖腹產的種種準備:啊~好像要準備什麼防沾粘貼片,和什麼消疤痕膠帶還是…朦朦朧朧的,各種想法流轉,在陰雨寒冷的天氣裡,比鏡花水月還不真實。

在 Facebook 上看見與我同樣屆滿 40 週,一天一天數日子的英文老師順利分娩了。她是個美國人,知道她也將臨盆時聊了兩句,她是第二胎,醫生說要到 42 週還沒分娩才能催生。我聽到這句話才不再那麼緊張,但轉念一想,她是美國人呢,體質一樣嗎?生產方式一樣嗎?又無法完全放心。

就連昨天和同事 conference call,年前總調侃我快去散步爬樓梯的同事,語氣也一轉,說超過 40 週了,還是快去催生比較安全。

眾說紛紜,我依然無法掌握自己的身體和寶寶的選擇,總之是定下了本週四的催生。說是本週四,當下我也只是權宜之計,想延後做決定的日期。

可是今天一整天,我既沒出門散步,早餐後也沒怎麼進食,就是寫寫作業然後睡下,一點也不想起床。可能覺得不期不待,比較不會失望,再怎麼樣還是有催生日作為兩天後的最後手段,當然是盡量不要…據說,催生會提高剖腹產的機率,也沒辦法對小包子的誕生帶來什麼好的幫助或影響。

親愛的小包子,你似乎真的很有主見呢?我們見面以後,不能常常吵架哦~來,我們打勾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