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牽手之前,他們想了很久,身上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缺口?而那口子大到,要靠著彼此的存在才有辦法彌補。於是她說:"Whatever happens tomorrow, we had today." 於是,她用墜落的姿態,虔誠地望著他目眩神迷,望著被陽光渲染成一片燦爛的泡沫微笑著。於是他們不再繼續討論關於缺口的問題,缺與無缺,都不再重要了,或許有了彼此,曾經缺憾的,也不再是缺憾:即使很多時候,她都幻想著結束。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I'm on the way with no regrets.


記得這首歌,好嗎好嗎?

這是我們的,好嗎好嗎?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