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快要結束了,數次打開部落格又關閉視窗,心裡好像轉著很多話,卻不知道怎麼完成組織和書寫的一連串應該要很沈浸的過程,於是停滯至此。

這個月最大的變動大概是換了部門,這個過程中心情起伏很大,一波又三折,前進又轉身,或許人一輩子自始至終最難懂的課題,就始終是自己;今天抗拒 A,明天想要 B,後天又覺得 A 不錯。於是反反覆覆間折磨自己也折磨身邊的人。

昨天偶然翻書,讀到一個我認為好像很精闢,大姊姊認為不怎麼高明的字句:「等待游離的偶數。」

說起來,那本書在我書櫃裡可能也躺了十年之久,或許是高中或是大學時期,有一陣子迷上「莫言、張讓…」等這類單名的作者,蒐購不少本散文小說,然而經典的《冰雪美人》也就這樣委屈在書櫃裡,就是沒讀完過。它們從新莊的舊家搬到新家,婚後再跟著我從新北市游移到台北市城郊。城郊的日子很愜意,但我翻看的總是新迎入的嬌客,或乾脆培養起看電影的習慣,於是這些老資格的書籍們,就一天一天,維持著嶄新的外皮,漸漸老去了內裡。

也只是為了描述翻到那個句子有多麼偶然。

這種偶然的機率,大概就跟愛情需要一百次的巧合才會發生一樣小。

可我一向喜歡偶數,除了 7 這個心頭好的數字之外,我喜歡整整的偶數。偶數很容易除盡,除以二,總是一人一半,你不吃虧我也覺得很公平。可能我的人生就是嚮往公平,即使公平有時候只是安慰自己的假象。

有點懶得描述換部門的過程,這過程中的高低起伏也只有自己最清楚。至於換了部門的結果,大約是忙碌和某種意義上的充實。忙碌的程度幾乎可比擬前兩年的工作狀態。

至少都還是開心的。

不過,今天的狀態很放空,即使手上維持著一定的緩慢節奏前進,心裡卻好像被隔出一塊真空,自轉中的情緒封在裡面,好像與外界隔著一層虛虛實實的什麼,線性的時間軸裡,事件觸不到情緒,情緒…也影響不到事件。

於是我試著寫下一些字,卻依然對自己充滿疑惑。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雨,今晨出門卻是沐浴在藍天白雲的陽光下,到了傍晚,又下起陣雨。

匆匆吃過晚餐回到電腦前,瞪著滿滿的作業提不起勁,再過二十分鐘,就要到總部和 CEO review 昨天快速生出來的提案,或許今天的空泛源自於昨天的滿溢。有時我只想看著你,看著鏡子,看著自己,雖然找不到情緒,只覺得,是開心的吧,即使這般找不到欲求的基準點,或是渴望的熱度,而我們可以笑著。

差不多要出發了,不知道可以幾點回家。

希望今天的英文課,能準時趕上。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