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沒有騎機車,或者說,坐機車。

婚後購入一台四輪,從此賴以代步,即便繞上盆地周圍的山邊看夜景,也是安安穩穩坐在車內,嗅著恆溫的空調,透過車窗望著往後飛躍的樹林。

此行程對大自然的肌膚接觸度,零。

是日難得有機車行腳,簡簡單單晃個十分鐘陽明山夜景,晚風徐徐,帶動樹葉摩擦的聲音讓人感到很親切,夜裡的芬多精,是香的。

我想偶爾騎機車,大約,也是不錯。 

 


 

「那是哪一種距離?」

「我不知道。」

「你的那一部分沒有改變嗎?」

「這我更不知道了。」

 


 

第二次的感覺很奇妙。

不太真實,卻也毫不懷疑的相信著,說是毫不懷疑,其實心底依舊漂浮著不安全感。

即使如此,卻下意識抗拒驗證 - 我是說那種很科學的,不只是憑感覺或經驗法則推斷的,驗證。

有幾次,就要對最親密的友人說出口了,卻又放棄。大約是日常已經很忙,不想再憑添多餘煩擾。

恍恍惚惚的,沒什麼真實感。

我又晚睡了。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