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名字和名詞,很久沒有從我的話語中流過了。

我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人跟我談論這些,應該要被遺忘或恢復原廠設定的記憶。完全是有意識的,我狠狠的遠離了那段日子裡與那人有交集的幾乎所有人們,只留下很淡漠的弱連結。

原來沒有什麼會是永恆。改變,才是人生裡不變的詠嘆調,即使曾經的愛情需要一百種巧合才會發生,那也說明不了什麼。

所有曾經以為的刻骨銘心,在歲月的長河裡磨著滾著被時間侵蝕著,都是片段,就只剩下片段了。

會不會終有一天,我們連片段都不剩,回頭望也只有一縷青煙,也看不見曾經以為會留下不滅的深深淺淺?

我想像不出未來。

不重要了,很多都不重要了。

原來不需要用到十年,我就已經忘記。

也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