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old takes time, growing up takes experience." 〈終極追殺令〉是一部 1994 年的電影,一部我始終只有看頭看尾,就是沒有完整看過的電影。但其實,電影演什麼對於這段書寫根本一點也不重要,電影有時候只是一個藉口,一個引子,一個終究只是一部電影的,電影。 

Dear M,

這句話有這麼容易說的嗎?妳都寫下/想起幾百次了…哪有那麼容易放棄用幾百種巧合才推砌出來的五百年…每次遇見牛角尖就只想逃走-雖然說那叫「換換環境」也不算什麼真正逃走,不過妳自己說的,那可是落荒而逃呢。

我們都怕痛呀,可是總不成從台灣逃到了美國,再從美國千里迢迢晃到這輩子想都沒想過會去的莫斯科,就想從此躲進清冷寒風裡?

好吧我知道妳會點頭。

But do you know how much I loved you? 

噢,我用了過去式。

「莫斯科的草莓很甜,風很冷,字很難認,盧布匯率比台灣便宜。」這是妳對莫斯科的感想。

但是這樣的北國既沒有家也沒有伯爵奶茶,只有熱辣辣的 VODKA,妳留著做什麼?

昨天妳 LINE 我說,妳聽見了下雨的聲音,莫斯科的雨竟然比西雅圖要溫柔,灌溉出戰鬥民族的雨落下時很安靜,連辦公室對面工廠排放的水蒸氣,看起來都有點透明。

妳知道嗎…昨天我在炎熱的台灣想起在遙遠彼方的妳,竟然,有點傷心,有點窩心,又有點想把妳揣在懷裡。

雖然我們從來無法許下任何約定,可是我們始終,始終,都非常靠近。

妳不覺得嗎?

妳沒有發現,我們很像,非常非常像。

I'm growing up and getting old.

妳也是吧?

妳快回來吧。

這一切,只要妳回來,就可以了。

否則我們這麼遠,妳得非常非常信任我才行。 

 

XOXO

M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