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夜晚,你說過的話,突然特別鮮明:「把時間想成一條長路,生命想成一輛巴士,或許你可以阻止別人上車,但是想走的終是擋不了。」

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發現,我還沒有自己想像中成熟,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看透。意思是說,我理解愛是無法被控制的,卻依然妄想控制自己或他人的愛,這件事情。

最近剛好看到有人說,女人是聽覺動物,相對的,男人是視覺動物。

我突然想,聽覺和視覺,是不是視覺比較實際?所謂眼見為憑。聽覺動物說起來,倒像是耳根子軟的包裝說法了?

想買的那本兩性分析的書還沒下手,只能憑借印象胡扯性別差異。

猜猜,你聽到我這個論斷,又會有什麼回答?點開視窗,你不在線上,好像我們又是數月未曾交談,2015 年對我來說過得特別快,但我總是在說時間越過越快,或許時間感縮短就是人生不可逆的一個過程,等我老了,不這麼忙碌了(或許我會依舊很忙),一定會花費許多時間來回憶這一輩子越過越快的人生,然後依然覺得,時間竟然在回憶的過程中,越過越快。

都逼近而立之年,早已不是曾經的小公主,卻因為太想念那時候的自己,仍想保有一點點驕縱任性的部份。而在現實面前捂住公主雙眼的,還是我的這雙手,即使純真不等於幼稚,幼稚更不等於可以無理取鬧。

一下子又聯想到今天讀的一篇 PTT 討論文章〈西天取經的孫悟空變超弱的?〉,孫悟空不是沒能力再大鬧天宮了,而是了解現實後,學習了能屈,能伸。於是,我們一開始讀到的孫悟空,那麼個性鮮明的孫猴子,到了後期知人事後,稜角逐漸磨圓,面孔也慢慢在西天取經的團隊裡模糊遠去。

我們,也都是社會化的悟空吧?

思緒飄好遠,寫完作業應該要趕快倒上床的凌晨,我偏偏想要 recall 你的話:「準確地說,我不認為一個人可以失去甚麼,失去只是破除你對於某一人情事物的幻想。」

拍拍手,所以我今天很面對社會現實的早早把自己打理好,打開電腦寫作業。

 

「誰也不會屬於誰,我們只是分享了一段路途。」

 

所以呀,在這段並肩同行的旅途中,我們要盡力對彼此微笑哦。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