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他在線上,突然想起還沒說的要緊話,隨手點開視窗批哩啪拉送出一句:「Hey, 我不去紐約了。」

他語氣仍緩,沒有很驚訝,也或許,他習慣了:「不來啦?那以後有機會囉。」

嗯,以後,有機會。

這句話好像在近十年間,他們講了好些次,不止一次,可能,也不止用一隻手數數的次。

大部分是她有千百種理由爽了約,少部分是時空限制他真的來不了,於是就在有機會呀有機會的微笑寒暄中,他們之間的物理距離,從幾個縣市,擴展到半個台灣,然後終於,變成一個太平洋,接著又跨越了一整個美洲大陸。

這次的大蘋果之行,本來她狠狠答應自己絕對不爽約,再怎麼困難也要成行的,再怎麼困難,也要親眼看看他傳過來的那些,紐約的白晝黑夜、繁華甚或幽暗,還有他說現在天氣很好,適合走一走的,紐約的春天。

大蘋果這個城市,其實她去過一回,那是小時候匆匆忙忙的一個旅行團,紐約這麼多層次的城市,他們就只在第五大道待了一個小時,上帝國大廈看了幾眼當時只認識中央公園那片蓊鬱的天際線。

畢竟,年少(或許說年幼)的她,看起 Sex and the city 仍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凱莉擁有好多雙好美的鞋子,常常穿著時髦去吃好高級好難預約的餐廳,每天就著天光在街邊和姐妹喝著下午茶。而她只好奇:「紐約的稿費比台灣高這麼多嗎?」

Time Square 則是另一個約定,一個在紐約倒數,在大蘋果跨年的約定。

而就像天底下無數個約定一樣,微笑許下的期待,隨著時間風化,裊裊消散。

有時候真的不巧,即使有心也總是錯過。

她想起今日隨手打的一通電話,一日之差,只是證明了當錯過就是註定的時候,連自嘲都顯得有些蒼白失色。

「以後還是有機會的吧。」

好像有一個人曾說,人生何處不相逢

絕對,有機會的。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