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的夜晚,七點多從辦公室溜出來,一路跟著通勤的人潮流動,經過一小時的奔波,總算把自己扔回老是賴著不想動的沙發上。

今天鋒面滑過北台灣,一整天雨下下停停,雨勢不大,甚至有些溫和,不會擾人,但也激不起心中的陽光。

踏出捷運站時,原以為從台北市的極北回到極南,迎面撲來的又會是一場區域性的雨,然而地是乾的,沒有人撐傘,有點驚訝於南區的寧靜,想起前幾次總被撲面而來的水氣伏擊,一時莞爾無語。

離開捷運站,人們的腳步於是漸緩,不像在地道內那般行色匆匆。捷運上或遊走在站內的人們,總是有一個欲前往的方向,因此行色匆匆,晚間此時出了捷運站,多半是回家了,或是即將到達目標地,於是不再急迫,於是腳步漸緩。

中午一時失誤買了有點貴的濾紙,不甘心的晃進常去尋寶的咖啡店,用不到一半的價錢再度買下濾紙,才心甘情願轉往回家的方向。

走著習慣走的路,邊拉緊風衣的領口,過境的鋒面除了帶來一整天的雨水外,也把氣溫的曲線走勢往下帶。俗諺節氣總說:端午前,冬衣不收。果然春天的臉容形貌就是善變,空氣中聞不到明顯的水氣,樹梢也不見垂落的水滴,長長的巷子於是慢慢的走,路上很空,沒什麼行人。

我走得不快也不慢,只是緩緩默默地回到了家。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