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我現在好想寫字,可是我不知道可以寫給誰。也不知道這些從國中時期開始留存的各色信紙,現在還可以讓誰收到,是否合宜?用鋼筆和心愛的勻堇墨,寫在這麼童趣的信紙上,衝突、好笑、幼稚,甚至有點傻氣。可是我想,能收到這張紙的人,一定不會嘲笑我。

真的不會嗎?不會被嘲笑?說不定也只是我自己的理想。

腦袋中轉過幾張臉孔,包括看我情緒不穩走進房間探視的那一個(可是他今天笑過這組信紙了),都不是很確定。最確定的那一個,現在在太平洋的那一端,而我們此生,未知是否還能相見,還願意相見。難不成,文字見,人不見?那又有什麼分別?

或許寫寫回收是最好的做法,但依舊是心疼自己的,多想找回以前胡言亂語的任性、獨處時的自由、大笑也不怕被關心而需要解釋的空間,好想好想...而我真的回不去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執著於手寫字,很堅持手寫的文字筆跡,才真正擁有溫度。只可惜,現代人逐漸不重視這塊了,於是,每當看見收到手寫字的人的喜悅,心裡由衷快樂。

大概,也是一種無可救藥的浪漫。

就像喝咖啡喜歡親磨手沖,即使不完美,都帶著真心誠意。其實浪漫不能當飯吃,在這個唯利是圖的科技業猶是。偶爾我都懷疑,浪漫難道是該被抹除的習慣?算了...這種探討太傷神,而我,也不可能因此被強迫改變。只希望一筆一畫用心寫下的文字,是被珍惜、重視的。

今天正在想,怎樣的談話,叫做談話?不論是學術研究或是兩性文章,一定都會提到,女人需要很大量的交談,才能覺得被了解、被關懷,而不只是維持日常生活運轉的必須對話。大概,對話不等於談話的說法,畢竟有點難懂。只是忽然想到,以前和室友交往時,我寫了大量的,約略至少有上萬字的手寫字給他,婚後,這個習慣卻沒有了,是為什麼呢?

原本以為是都住在一起了,哪有什麼需要用寫的?現在才發現,可能是我少了獨處的時間,挖不出心裡的想法,於是書寫時間少了,人,也壓抑了。

真的非常恐怖,對於一個曾經非常多產的重度寫手來說。或許無法面對自己、無法和自己談話,才是心裡真正的那個缺口。

So called "soulmate".

靈魂的靠近,不得不透過溝通和交流,而言語和文字,則是不可或缺的橋樑。沒有了,就只剩下曾經的輝煌,一點一點消耗著過去儲存的火光。

就是,不寫字,筆跡就會因為不受自己掌握而變醜,一樣意思。

本來今天想寫完這管墨,但午夜了,就寫到這裡吧。

 

2015.01.17 00:00 分秒不差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