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想想,要換做我,一個人在寒冷的異鄉,面對種種陌生的事物、風景和人,在洞悉橫亙在眼前的種種迷霧前,如果不是乾脆找個人來愛,那雙眼覆蓋上的,恐怕是深厚到難以突破的漠然和空洞。

從西雅圖回台灣,夜裡走在路上,我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對街上迎面而來,一臉濃情蜜意的戀人們,只覺得那被粉紅色籠罩的氛圍和表情好刺眼、好陌生,不適合一直都捧在心裡的深情。

這次出差,因為有不少同事同行,除了待在旅館的時間外,鮮少有獨處的時候。這一趟下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原來需要獨處,獨處時,我可以剝離臉上所有表情,嘴角不需要為了任何外在人事物調整弧度,也不用努力看著談話對方的雙眼間,假裝自己正在 eyes contact。

不論如何,這趟 Settle business trip, 於我很多意義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論是工作、人生規劃、內在想法以及最重要的,不走出去就拓展不了的,眼界。

一個禮拜的時間,發現其實自己並不是那麼愛吃美式食物。

一個禮拜的時間,原來在 shopping mall 裡不一定可以花到錢,也有可能一無所獲。

一個禮拜的時間,偶爾單獨走在辦公室旁的湖畔風景裡,會覺得水面寧靜深遠到,自己就要淪陷其中。

一個禮拜的時間,學會了時差的算法,終於可以在心裡撥動不同的時間轉盤,很快地知道,同一個星球上,你那邊幾點。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無奈。一趟難以入眠的夜間長途飛行,幽暗的燈光,我就著手機螢幕翻看著文字結晶-我想這就是我渴望許久的生活:一個合法的,不扯碎日常生活的片段抽離,一個不需要擔心過年要拜拜幾次,幾點要回信、幾點要開會的世界。

說不定只是渴望逃離?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連一句「好久不見」,都這麼奢侈。

 

 

I'm so eager to see you again
but I wouldn't ask to see you
not because I'm proud
In fact, in front of you
I cede all my pride
yet 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
our meeting would be meaningful to me

Simone de Beauvoir, 1950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