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結婚了。

房間裡堆滿了或滿或空的紙箱,書櫃橫七豎八的散放著打包中的物品;新家整理的進度也一刻不停的展開,所有的一切彷彿在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前,就默默走到了預定好的進程。

用「五味雜陳」來形容好像都還不夠。

要離開這個家,另組新家庭,即使有很多很多的捨不得,卻也沒辦法再阻止環繞在我身邊的流動時間;時間停不下來了,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結婚,這所有的一切即使延遲,未來都還會發生。

可是我心底一直放不下一個人,一直覺得對不起一個人,一直好想好想彌補一個人。

她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小妹。

姊姊要結婚了,她只要一想起來,就總是嚷嚷:「好捨不得,以後會好寂寞,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姊姊真的捨不得妳。

爸媽知道有一天我們會長大,會離巢,他們從我離家去風城求學的七年,就已經開始習慣我不在家的時候,也開始習慣只有妳陪伴的時候。

而妳,盼了七年,好不容易盼到我回家,兩年多,妳才習慣了每天夜裡回家時,有姊姊可以說說話的日子,結果我一前往下個階段的人生,又必須強硬的改變妳好不容易擁有的時刻。

我一直記得,國中一年級,我的學校因為教室不足,到了我們兩個共同讀書的國小借教室,妳非常開心,因為又可以和姊姊一起上學,一起回家。

但當時正值叛逆青春的我,一點都沒有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

有一次,午餐時間,我在教室吃著家裡帶的便當,突然我看到才三年級的妳趴在窗台上,矮矮的個子,揮舞著小小的手,舉著不知道什麼東西,在呼喚著我。

我不記得自己有沒有起身走向妳了,記憶裡只有,當我看到妳手中的糖果時,我拒絕了妳,並且心理上覺得羞赧-而為什麼我要拒絕興沖沖拿著糖果來和我分享的妹妹,並且為此覺得羞赧,我不知道了。

國中生活,我自己有一本很難念的經,或許我只想為了維護生活的完整性和平靜,就拒絕了小小的妳。

好像到了要結婚的這半年一年,我常常想到這件事情。

我不知道妳那時候是怎麼樣一個人穿過長長的走廊,經過一間一間充滿陌生國中生的教室,獨自遠行,行路迢迢的找到姊姊的教室;而被我拒絕後,又是怎麼樣一個人落寞的離開回到自己的教室裡。

現在想起來,那一個小女孩的身影,總讓我心疼的幾乎要落淚。

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沒少吵過架,即使如此,感情依舊緊密非常,血濃於水,那種牽繫感比什麼都要真切。

我不想離開妳,不想離開爸媽,也不想離開這個家。

我想彌補妳,想要更疼妳,想要把所有一切以前該有卻沒得到的快樂都補給妳。

雖然我被那傢伙各種似是而非的言論說服了,必須要另組家庭,暫時留下妳一個人在家裡,可是,妳是世界上,唯一對我耍賴撒嬌不需要有交換條件的人-室友可是用他的一輩子和愛來交換這個權利。

我希望,即使我們沒有每天生活在一起,妳還是可以給我機會給予小時候少給妳的愛和關懷。

要結婚了,妳依然是我最鍾愛的小妹,今天、明天、未來到永遠,都不會變。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魏思葭
  • 感動。您們感情一定永遠都會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