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本週五「是芥末日」,相信該日趕流行吃芥末的人一定很多,本來我也下定決心當日要好好嚐嚐黃芥末,和大家一同分享芥末日的特殊感受,但今天看到一個小故事,是關於一對相加起來 208 歲的老夫婦-這對老夫婦睡前總是會好好的向對方說一聲:「我愛你」,因為他們年歲已高,若是其中一人一睡不醒,至少確保最後一句對話是訴說著恆常的愛情。

所以,本週五的芥末日,我不打算吃芥末了,我要對我愛的人說「我愛你」。

以上信望愛的開場白隨手拈來,僅僅是為了包裝我很久沒出現的(半公開)胡言亂語。日子逐漸接近本週五的湯圓日(是的,本週五是西方的芥末日,東方的冬至,冬至當然要趕流行吃湯圓,這等好吃又追隨良習美俗的活動,我是一定要參與的),心裡有一堆零散的感想,唯一不變的倒是背景音樂,始終都是〈菩薩蠻〉,三不五時腦袋裡就響起「雙雙金鷓鴣…」的旋律,也不知道這金鷓鴣是好是壞,導致我一打開電腦就是複習《甄嬛傳》,筆記攤開在一旁,就是不想動手寫字,即便與專業無關的感想,在這紅色聖誕月裡連一個子兒也生不出。

我知道自己錯過了幾個生日,包含雙十二和第三個十五,發現錯過後,卻又自嘲可笑,誰又發現我忘記了?一來雙十二被抹在記憶裡,三個十五已經各自獨立分歧,Facebook 塗鴉牆上滿滿的祝福裡,少了我一句,應該發現不了、感受不到。

於是我對著在北國的一月魔羯說:「劉小姐是手寫流派的,你可得確定你的地址。」

而事實上,我好一陣子不提筆了。

前些日子自己了斷了青春的尾巴,突然覺得少了一個分享的方向,我收集著明信片,紀錄種種看到的風景,不只是為了紀念自己的足跡,更背負著「看看世界」的想望,我知道無法實踐年少時的承諾,一起看見很多很多美麗的地方,但總以為,我的紀錄、我的分享、我的記憶,可以多多少少扮演那扇朝向世界的窗。

忒天真,嬛兒說:「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就讓我寫吧轉吧跳舞吧,什麼時候可以踏著北國的雪迎接新年?每一次出國,總有牽掛,出國看雪也不是頭一遭,只是我的牽掛即將不再飄盪,反倒是對清冷的鵝毛雪更多了一份嚮往;鵝毛雪緩緩從天空落下,片片在掌心軟軟融化,鼻子凍得真了,卻也覺得吸進肺裡的空氣清新高遠。文人墨客總愛賞雪,也許是純潔的雪飄灑在複雜深沈的世界上,覆蓋了爾虞我詐,遮掩種種紛擾張狂,在雪的世界裡,安安靜靜的,好像所有事物都被轉了靜音,所有的激動情緒,也都深深被吸進雪裡,被凝結、被暫停。

室友的姊姊前些日子從美國返台,睽違四年的家鄉,她覺得台灣好熱。唔,每個從北方回來的遊子,都覺得故鄉好熱,可能是心裡熱了,習慣寒冷的身體更熱了。

事實上我有些羨慕,可以感受家鄉「熱度」的遊子,喊了半天要出國唸書總沒成行,倒是身邊的男孩女孩一個個跑出國,在地球各處努力吶喊著台灣的聲音;說歸說,我畢竟下了決定要和室友同住,希望這輩子還是有機會。

把〈歲時紀〉贈與姊姊當見面禮,100 磅的美麗紙張,細緻印刷著一整年的節氣和日子,即便在歡度聖誕節和感恩節的亞美利堅,手邊也要好好珍重與家人「千里共嬋娟」的時節。

好像累了,要準備睡。

希望在「重生」的那一天前,我可以有一日真正早起。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