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9 17.06.58

台灣的冬天總是來得不聲不響,還在穿秋裝的時候,翻著櫃子裡的厚外套、毛呢裙子,想著冬天還遠著呢,結果下了幾陣雨,好容易放晴了,卻也一股腦兒就到了冬季。

原本今天琢磨著要晚上八點下班,九點到家,最好能上樓跑個步,實行第一百零一次的塑身計畫,接著洗澡後,打開電腦寫寫未完待續的高峰會 output 筆記,最好還有點時間翻翻又要到期的書。而人算總不如天算,老大不在家的一天,可能是溫度冰涼正讓我清醒,於是大家從七點多陸續離開公司後,回信寫信處理著,不小心就到了將近九點的時間,總算把自己從工作裡拔出來,發現未來的室友已經等到趴在桌上入眠了。

心裡有點歉疚-我又食言了,每每總喊著要早點下班,卻總是夜貓模式啟動,老覺得晚上處理事情要比白天順手,大約是靜靜的辦公室很像以前在光復中學的 lab, 安安穩穩,沒什麼聲響,偶爾有腳步聲經過,電話也靜默著不若白日擾人,於是總不小心在夜裡開啟黃金模式往前衝,只是累了可憐的室友,看他等著等著無辜的臉,又很像家裡那隻傻傻的,有時任性,卻總是好愛好愛主人的小柴犬。

於是九點多下班後,為了撫平心裡的歉疚,往動物醫院幫小柴犬尋覓滴劑去,總要留點公事之外的時間。小柴犬的滴劑順利購得,從閃爍著 LCD 看板的建成圓環經過,搭上總是有位置的 636 路,開始回家。

返家過程忍不住又摸出手機看,Facebook 沒什麼更新、小說也沒什麼更新,就是看那幾分鐘便引起了頭暈的症狀-真是活該,smart phone 成癮,賠了發呆的時間也賠了腦袋難得的空白。

晃呀晃呀,車子經過台北橋,遠遠地望見大稻埕依稀彷彿華燈初上的夜景,湛藍色的 LED 燈在夜裡招搖,好遠好遠,但這種冰冷沁涼又無雨的天氣,夜裡散步就成了個誘人的選項。

慢慢又晃過長長的重新路,經過人聲鼎沸的天台廣場、夜市、總是很多人上下車的菜寮捷運站,一路到了重新橋;新北大橋的妝扮依舊絢麗,只是車行至此我已經進入放空模式,再豔麗的夜景也提不起興致,只想著:「十點多了耶…什麼時候到家呢?」

總算下車,回家路上撇見全家飽滿的日光燈,想起背包裡還有一張沒繳的停車費,30 元一張的薄薄的紙,不繳似乎不夠成傷害,但又像是手指上的刺,刺不出血,卻又偶爾讓人發疼。

繳了錢,順道捧回一瓶折扣中的林鳳營低脂鮮奶-物資充足的冰箱,老爹一定喜歡,另外又獲得了店長贈送的塑膠袋,省掉一元購買的那種,冬季裡的購物就這樣引發我的微笑,用(不知道為何成為貶意的)日系一點的形容詞來說:這就是生命中的小確幸吧!

漫長的回家的路,在乾冷的氣溫裡也沒那麼難行,到家後看著家人們各忙各的身影,隔著房間,扯起嗓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冬季裡,馬雅的末日前,這倒不只是小確幸,而是實實在在的幸福了。

只是說好的高峰會筆記,就在我這一會兒的發呆裡,不知道隨著少年 Pi 漂流到哪裡去。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