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定假日,天氣陰鬱無晴,沒有藍天白雲,就找不到立即出門晃盪的藉口。躺在床上百般聊賴的玩手機,卻引起媽媽的關心:「怎麼不好好充實自己?又在玩手機,看書也不要光看漫畫或愛情小說…」

後續自動被我消音了。

天知道上一次翻愛情小說是什麼時候(難道老媽心裡想的是彩繪封面、內容千篇一律的那種嗎?),難得想租的幾本漫畫似乎這幾個月也沒出現續集。只是這例行的瑣碎話語,卻像是往正在陰天中躁鬱的心情扔了一顆火種。

一時之間以為自己就要被滿山遍野不得不「遵循他人期盼」所執行的事項淹沒了。

不得不記得的關心、不得不赴的約會、不得不開口的時刻…不得不接受的所有勉為其難。

有時候懷疑,難道結婚的某些人,是為了找到一個允許自己純粹發懶、什麼事情也不做,只是靜靜待著不開口的人和空間。家的溫情是人生所必需,但偶爾卻會覺得就要被這滿滿的、拒絕無德的溫情淹沒了。

曾和友人討論到,加班到半夜回家後,其實什麼話也不想說、什麼事情也不想做;但只要是住在家裡-特別是女兒,總會聽到爸媽耳提面命:「怎麼又這麼晚,不早點回家?」「回家就快去洗澡才能趕快休息!」「早點睡呀,這樣對身體比較好…」

字字句句都是理。

字字句句聽在疲憊的耳朵裡都是壓力。

我不只一次懷念求學時在新竹宿舍獨居的日子。那時幸運,住到嶄新的單人宿舍,兩人共用一套衛浴設備,廁所和浴室分隔兩間,有打掃阿姨每天來清潔。一個人享有約三五坪的空間、兩個衣櫃、兩個樓梯櫃、一張非常大,怎麼擺都擺不滿的桌子和書櫃。宿舍樓下就是垃圾子車和資源回收區,即使不出門,必須要移動的距離不超過 50 公尺。

更重要的是,回到宿舍,如果不想找室友聊天,房間裡,只要為自己的心情負責。

沒有不愛家人朋友,只是偶爾需要能卸下笑臉、不用回應的空間,只是情緒有時來得急又快,讓我來不及找到把臉埋起來的洞口,於是忽然覺得每一天總是在滿足各種期待,卻難得偷空出發自己的小旅行。自己晃盪的途中,一點點寂寞孤單是有的,但踩著連串堅定的步伐,至少往前走的方向,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

總是很遲就寢的妹妹堅持要在國定假日睡到自然醒;忘記今天放假的爸媽替我準備了上班用的便當。於是剛剛又起了雙方都自認為體貼的小爭執:這便當是不是能放到明天上班時再吃?

於我,放到明天再吃合情合理;於爸媽,給我以不夠新鮮的便當,卻又是關乎女兒身體健康的責任義務了。

家的溫馨、難卻的盛情,這下我只想扛著電腦和書籍躲到還沒造訪過的咖啡館去。

不是沒想過乾脆搬出去,但才入新厝兩年多,爸媽努力給予的一個美麗舒適的環境,聽到我有想回舊家獨住的小小念頭,一臉震驚不敢相信。

回憶起來,獨居在外的七年,或多或少會有愧疚感,覺得自己逃避了陪伴父母的責任,只覺得家裡有貼心的妹妹,爸媽生理心理都有人看顧無虞,但畢竟出遊時的合照沒有自己,聊起來的回憶只能微笑傾聽。搬回家之後,有意識的想要帶家人出門,玩耍或聚餐都好,盡量在還能共同生活的人生階段裡彌補些什麼。然而,七年的旅居,終究是塑造出不同的作息與習性,偶爾彼此的差異超過相互的包容程度,或大或小的摩擦就產生了。

大概,也算是一輩子的人生課題。

不是聽說 Brian Dyson(可口可樂總裁)曾演講:生活就如同是一項擲球活動,你的雙手必須輪流拋擲「工作」、「家庭」、「健康」、「朋友」、以及「精神生活」五顆球,而這五顆球裡面,除了「工作」是橡皮球外,其他四顆都是玻璃做的,摔下去,就碎了。

被現代人廣為流傳的一段 quotation, 即使偶爾有小小地抱怨和鬱悶,顯然也只能繼續擁抱那四顆重要的玻璃球了。


印花 T 上寫著:I ♥ my dream, my family And you...

好想要更從容、更快樂。

我可以。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