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651  

炎炎夏日,這次沒有選擇在冷氣房中好眠,起了個大早衝到烏來的加九寮步道集合,參加第一次的溯溪活動。

去年颱風攪局,溯溪未果;今年早早和同事一起報名了野孩子 - 野地探索的溯溪活動。加九寮溪根據網站說明,是「適合初學者探索」的簡單入門路線。

八點半在步道入口集合,人數到齊後,由領隊 Joe(李維倫)統一派發裝備,每個人有一套防寒衣、頭盔、手套、溯溪鞋、防磨套件和救生衣,裝備非常齊全。另外各組還配有一個公用的防水袋,讓大家把飲用水、防水相機等隨身物品置入保護。

在燦爛的陽光下換上全套裝備,加上內裡原本預穿的泳裝,而黑色的防寒衣無異為絕佳導熱體。領隊約略是避免溫差太大下水時適應不良,出發前,用旁邊民宅的水管在每個人防寒衣裡狠狠灌進了冰涼的溪水。

全副武裝的走入加九寮步道口,剛灌入的冰涼溪水還時不時在防寒衣裡流動著,沒過多久就到了溪邊。

第一次溯溪,要踏入些微碧綠、看不到底的溪水,還是要點勇氣。一來還無法習慣「用腳當眼睛」,二來是對未知溪水的小小恐懼,但憑藉著親近大自然的渴望,很快克服這些小小地心理障礙。

溯溪時要很注意水中暗藏的石頭,或突然變深的溪底,每走一步都要努力用腳感受溪底的狀況。教練說,平滑的石頭不要踩,盡量踩在石頭的尖角或稜線上,才不會滑倒溜進水裡。

從開始溯溪的下游到結束溯溪的上游,一路上經過許多天然景點:

三米攔沙壩跳潭

當大家開始依序在領隊的引導下跳水時,我在一旁努力的心理建設:「三米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高度…一下子就到了。」然而,輪到我站在跳水處的那一刻,依舊不爭氣的腿軟了,眼看大家在等,只好努力把自己往前挪,挪啊挪…就在「啊~~~~」的慘叫聲中失足落水,成為「最有創意」的跳水姿勢…

巨石縫水道
 
DSC01644  
 
從巨石底下的狹小水道匍匐爬過,倒是一點也不恐怖,唯一好笑的是一身裝備就這樣把人卡住動彈不得,在後面排隊的人們變看到一雙腳在洞口拍打掙扎,也是一種效果。

小瀑布們

接二連三遇到的小瀑布們,除了強勁的水流在在挑戰著大家的肌耐力外,滑溜的石頭、不小的高度差也造成往上爬的阻力,領隊笑著拉我上去時我想:「事實證明,很多時候人定是不足以勝天的…」

上游終點休憩處

DSC01662  

一路爬爬走走停停,時而仰漂在溪面上透過綠葉望著藍天白雲,感受到自己和大自然如此接近。途中忽然看見一條石頭顏色的蛇兒窈窕快速地從我身邊悠遊經過,瞬間把尖叫聲分享給大家。

中午時分,終於到了上游的終點休憩處,那裡有一湖較大的潭水,再往上便是嶙峋的巨石。潭水幽幽綠綠,望不見底,但在一早上的訓練和救生衣的加持下,人們都很親近的往潭中間游去。

領隊讓大家泡在水裡手拉手,藉著水的浮力打水轉圈圈-打從高中舞會之後,印象中再沒做過這麼熱血的事情。正玩著,溪邊路過一隻要過河的狗,只見牠猶豫了一下,很快跳入水中,以尾為舵,迅速狗爬式上岸,獲得滿滿的掌聲和笑語。

中午吃著野孩子夥伴煮的熱麵食,雖然是就地取材的潭水煮物,在體力消耗過後仍相當甜美好吃,吃著吃著突然想起王維的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想起心裡卡著一項工作上的煩心事,不顧一切來參加早已安排好的溯溪,而望著青山綠水,以及仰頭便見的浮雲藍天,我已擁有這麼多,撐過這麼多挑戰,不過就是一項工作,何足掛心?何足畏懼?

長達十幾公尺的天然滑水道

用餐過後,領隊帶著大家往回走,很快到了一片狹長的頁岩區(不專業猜測),水流從片狀的岩石上滑過,兩側的石頭呈約略九十度的交叉,剛好構成中間的天然滑水道。

到達時正好遇見別的溯溪團在玩水,等待過程中,看見其中一位白皙美麗的歐美女孩,僅著短褲、溯溪鞋的雙腳因為沒有防寒衣的保護,觸目所及是一片一片的瘀青,不禁慶幸自己的裝備齊全,也多懂一點親近大自然時的風險。

在滑水道上就定位時,不免仍有些緊張,但小時候在八仙水上樂園明明不害怕,怎麼僅是在短短地天然石頭上滑過,卻這麼緊張。每個人都快樂的下水了,接著努力往上爬,繼續一個接一個往下滑。領隊讓大家躺著划、趴著滑、雙人滑、背對著滑…用了許許多多種花樣,玩得不亦樂乎。滑水之後,我們走回上游的休憩點,背起裝備,穿過溪谷往山上走。

從上游溪谷一路經過山林,手腳並用的往山上走。海拔急速爬升,感覺經過二十幾分鐘左右,就接回了平坦好行的加九寮步道,開始「全副武裝」的山林漫步。全套的防護衣、手套和安全帽雖然厚重,穿梭在小小的山道上,卻非常有安全感,不怕遭遇蚊蟲或咬人貓等植物。

加九寮步道平坦好走,一路上陽光穿透高聳的林木灑落,襯著背景的藍天白雲,即使身體掩不住疲憊,但情緒高昂,瞬間更有了登高望遠的志向。

七米攔沙壩

我們沿著步道一路經過了溯溪初始的三米攔沙壩,一路往下游去。到了一個轉折點,往下至溪谷處,七米高的攔沙壩在領隊戲劇性的介紹中登場。潭水依舊幽綠深邃,攔沙壩旁已聚集了幾位粗獷陽光的青年,看他們小跑步衝刺,直接跳出攔沙壩往潭裡飛越,心裡的軟弱沒有絲毫減少…這可是七米高呀。

隨著領隊 Joe 和小黑面不改色跳下水,團員們也陸續開始下水。七米的高度說高不是非常高,但也一點都不矮,記得三米的攔沙壩,跳出後在上方會聽到明顯的落水聲,但七米跳下去,卻連水聲都不會傳來太大。同行的友人,有的歡快的衝出壩子落入水中,有個幾經猶豫後,一臉壯烈的小跑步奔向空中。此時在連續不斷地尖叫聲刺激下,我已經呈現腿軟幾經跌坐的狀態,但咬著牙想一雪三米失足之恥,繼續在壩子邊緣發抖…

很快的,20 幾個人只剩下零星兩三個人還在壩頭,大夥有的已經跳潭兩三次,有的正在下方替我們加油打氣,可是…克服七米的高度談何容易?我幾次衝到邊緣,又硬生生停下來,就怕再度上演失足落水的戲碼,拖著拖著,領隊發出最後通牒-「再不跳就要回家啦!」我反覆跟自己說:「眼前不過是小時候在鄉下玩耍的那道一米高的矮小女兒牆…」

接著,完全不記得怎麼發生的,我就在空中了。

七米的高度果然很高,從空中到水面的距離果然很長,我只記得一路尖叫下墜,但一口氣都叫完了…卻還沒到水裡,「感覺」又過了好一陣才掉入水中。

浮起來呆呆的被拉到石頭旁,整個人還在呆滯中,完全不理解我是怎麼跳下來的…but anyway, 終於跳下來了。

七米跳潭之後,大家難掩興奮的情緒,一路徐徐往出口走。看到集合點的廂型車及民宅,整個恍若隔世,很不真實;溯溪的經驗太貼近大自然,一時之間看到柏油路還無法習慣。結束時約下午三點左右,迎著依舊閃耀的陽光踏上歸途,我在 2012 年完成了 bucket list 裡的一個項目呢!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