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同事間突然討論起員工咖啡廳販售的糖霜貝果

這種輕食很簡單,將一個貝果剖半,中間抹上 cream cheese,再刷上一層白糖,放入烤箱,烤到白糖表面略為金黃,就是香氣濃郁的糖霜貝果了。

其實,咖啡廳總共販售兩種貝果:乳酪和糖霜,貝果基本上是自 costco 進貨,有原味和藍莓兩種。乳酪貝果是直接將貝果剖半烤到微酥,然後配上一小方盒的 cream cheese 食用,算是種自助式的美味。

說起來,糖霜貝果是我先開始吃的。

就 menu 的字面來看,cream cheese 的 C/P 值顯然高於白糖;第一次購買,在大家的推薦下,我也不例外的點用了乳酪貝果。

那是唯一一次。

若無其事的午後,剛烤好的藍莓貝果散發出微微澱粉香味,我興匆匆回到位置上,打開小方盒,正對著滿滿的 cream cheese 開心,突然恍惚眼前場景與一段記憶碎片重疊,愣在當場,塗抹 cheese 的手忽然遲緩起來。

早些年的人生,有一截時間裡,我可以任性地在白日享用專門替我烘烤過的藍莓貝果,還有,滿滿一罐獨佔的 cream cheese。一模一樣的藍莓貝果、一模一樣的 crearm cheese。唯一差別的是,我以前吃的那貝果,會先被簡單加熱過,取出烤箱,塗抹 cheese 後,繼續回烤,如此重工製作下,連 cheese 都有加熱後的溫潤口感,那是我早晨與下午被寵愛的無上美味。

意識回到現在,眼前的乳酪看起來忽然不再誘人,塗抹 cheese 的動作變得艱難無比;就連貝果啃在嘴裡,也顯得乾澀難以下嚥。

辛苦地吃完,我知道,我再也不會點用乳酪貝果。因為那方 cream cheese,會讓我想起曾經替我烘烤貝果、塗抹乳酪的那雙手;即使自己不愛吃,也會在冰箱裡預備一盒 cheese;即使趕著要上班,也會替我準備好早餐再走。

在那之後,糖霜貝果讓我發現了它的甜美香氣。

我不再吃 cream cheese 了。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