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記憶裡有很多抽屜,隨意打開,流金歲月灑落一地。

有時我不忍卒睹已逝去的幸福,害怕快樂不再的痛苦折磨自己。

但潘朵拉的盒子代表誘惑,於是忍不住放縱自己投入漫長的思念與握不住的回憶。

我以為時間可以讓我停止想念,我以為許許多多與那段日子無關的物品充斥生活中,便足以讓我忘記櫥櫃中靜置的一百種紀念。

直到今天終於明白,重複不斷地思念不會終結,只要打開記憶的抽屜,我總會因為不再現的過去而哭,也總會因為每一樣共同的物品毀壞而難受。而終於明白地是,我所有的哀悼與眼淚,是為了追憶最單純的自己,與共享過的,最清澈美麗、毫無雜質的青春年少。

我從來沒有一天不想念,也從來沒有一天不想回去。最終找到了回不去的答案,因為時間不可能倒流,因為理直氣壯的索求與任性已經被留在那年的校園裡,因為長大後,逐漸碰到了許許多多的時不予我,逐漸開始明白自己「可能」要什麼,「可能」不要什麼…

可是呀,親愛的…

不論這個社會怎麼塑造我,不論往後的日子裡我是否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不論飄搖分隔在天涯的哪一個角落…只要我還能記憶,只要地球還在轉動,閉上眼,心底隨時可以浮現,那一年,你跟我,最單純地笑臉,恆久不變。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