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想。因為只要一想,就會陷入過往的情境中,難以跳脫。」

某一年的冬天,穿著紅色楔形鞋的女孩這樣說著。

在經過千年的追尋之後,披著羽衣的男孩縱走時光罅隙,終於來到女孩身邊,顫抖著雙手遞出滿載回憶的儲思盆,希望過往的甜美燦爛足以喚回女孩看似遺失的記憶。

用指尖試了試儲思盆裡的水溫,女孩被酸麻的刺痛感驚嚇而縮回手指。腦海裡瞬間跑過千萬種思緒,然後又忽然消失了。望著儲思盆裡自己的倒影發呆,好熟悉又好遙遠的感覺包圍著女孩。

不知道過了多久,女孩抬起頭,對縱走千年光陰的男孩說出了那句話。

「我已經到達這裡很久了。」女孩倚靠著手扶梯旁的木椅如此說著。而彷彿突然通上電似的,誠品信義店裡播放的音樂與周遭人聲又流動鮮明起來。

「我已經到達這裡很久、很久,所以,」頓了頓,女孩很緩慢、很認真、很用力的看著男孩,以及,他身上的羽衣。

「我,回不去了。」芬芳的雙唇吐出這句背離的話語。

「我們,回不去了。」男孩微笑著替她說出完整句子。「我只是,替你把記憶帶來,把迷惘帶走,如此而已。」

目送男孩轉身走入時光罅隙,伸出的雙手無力挽留什麼,女孩站在原地,捧著儲思盆,裡面存滿了晶瑩美麗的記憶。

「以後,該怎麼走好呢?」儲思盆裡美麗的光影與指尖上殘留的刺痛感,再度讓她感到困惑。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