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聊賴(?)的午後,邊整理著將要清空的電腦,突然想聽 Hinder 的嘶吼。

曾經討論過味道與記憶,現在想起來,熟悉的味道確實會瞬間將自己帶入過去,但人畢竟是善忘的動物,味道這種無形無狀又難以儲存的感覺,卻是可遇不可求。

而音樂呢,可以被精準的重製、再現,當曾經與深刻經驗貼合的曲子在耳邊響起,我往往會在一愣之後,瞬間跌入記憶的池子裡。

Hinder 對我來說就是如此。

這類型的音樂我是這樣聽的:把自己置放在一個有環繞音效的地方,燈光不能太多,最好微微昏暗到只能稍稍看清別人的臉,勇敢將音量轉到超出日常習慣感受,放開心去和節奏合拍,最好加上速度的存在,相稱的速度會刺激腎上腺素,危險和不確定感的多重刺激下,才能把自己在一層一層痛快粗獷的節奏中不斷拋高、拋高…

 

Damn, I am getting old.

 

 

音樂停了。

 

看著電腦裡排序整齊的檔案,突然感覺,我有點,害怕聽音樂。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