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四天,第四個夢境,場景又換,換成玻璃迷宮似的兩層樓,時序是夏天。而不變的,噬心依舊的劇情,少了一個角色,多了莫名其妙的新角色,沒看過的陌生的臉,意料之外竟不陌生的,身分。

這場夢裡吃了點大餐,算是四天夢境最大的起色,或許還有,我竟然在夢裡,也多了一層漠然。於是,彎腰,我拾起掉落地面的水。

早晨依然被夢境困住,這四天從沒有哪天被鬧鐘真正喚起,依稀彷彿的清醒,只有在迷茫中,閱讀凌晨時分的簡訊。

趕著吃 MOS 本周的特惠早餐,荷蘭蕈菇堡 set,匆匆整理梳洗,完成了腳指甲的妝點卻只能捨下十指上的蔻丹,風風火火衝出門。

用過早餐,等著新竹客運。本日的客運異常稀有,翹首盼望半天,盼來一班喧囂而過的「客滿」。但車程似乎非常短暫,新更換的座椅讓整個車廂瀰漫著未散的假皮味,無法入眠,卻感覺一晃眼就回到台北。

久未見面,依舊吱吱喳喳,北車二樓很擾攘,吃完一餐飯喉嚨都啞了一半。散步目標定在擁有貼心美麗廁所的衣蝶,信步往中山地下街去。然後,噢,我喜歡突然的巧遇,一身桃紅色在人群中醒目非常,向上張望的眼神彷彿本來就站在那裡等待似的,於是我微笑走上前。

不過,姊妹的約會,還是讓我們說說自己就好。衣蝶的氣氛好放鬆,一進去睡意就開始蔓延,試穿是一場華麗的冒險,嘗試從未體驗的款式,用肌膚的觸感赤裸裸的感受,適合我?不適合我?適合我的斟酌牽手,不適合我的再怎麼美麗也不能挽留。

開心的下午最後,心愛的品木向我招手,卸妝、去角質、敷臉、精華、保溼、隔離,今天碰到整個櫃上最美麗的櫃姐,溫暖的雙手寵愛了整個臉龐,女孩子被好好疼愛,就會更加發光。所以,終於把讓我發光的品木,輕輕帶回家。

回家,寶妹又到我懷裡。

看見字句,心裡不安;邊讀著令人驚豔的心理學觀點分析,邊對視窗敲擊鍵盤,我想要,小心翼翼撫平那份心裡的皺摺,請讓我問:「你現在好多了嗎?」

現在好多了?那之後應該可以很好,很好吧。

希望今晚,有個好夢,我有個好夢,你也有個好夢。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