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天,相同的夢境,不同的場景,少了一個角色,或許只是印象模糊。然,類似劇情,同等折磨。

於是沒安排事情,放肆賴床的早上,即使醒轉也仍在夢境的混沌中掙扎,幾乎沒有被自己吞沒。

到了久違的風雲樓用餐,碰見近來天天黏在一起的 Bella,很有趣。所以放寬心,難得很緩慢很緩慢地用了午餐,很緩慢很緩慢的吃著或許是最後一次的餛飩乾麵,然後或許是最後一次看見風二麵店年輕的帥氣老闆。

一直都沒準備好,怎麼跟這相處七年的環境說再見?想寄的信一直沒有寄出去,想說的話,想做的事情,真真正正去完成的也是幾希。所以飯後,看見營業著的水木書苑,放棄用種種未竟的任務規約自己,鑽進門裡翻書。

在誠品繞幾圈沒找到的 reading list,水木書苑一次滿足了四分之三,還讓我多收穫了幾本新朋友。一個下午,在展示櫃前駐足,在滿滿整片書海的立櫃前緩慢移動,一本一本認出許多相識的好朋友,一個一個作者喚起曾經,不論是閱讀,或是記憶。

午後三點多,總算想起錯過數次的眼科,漫步走去,沒有其他人候診,幾次檢查後,不意外出了結膜炎,乖乖點眼藥水,好好把隱形眼鏡放一邊。

順著光復路拐進好久沒光顧的清夜,細細逛著幾間綿延的店鋪,最終晃進大學書局,又開始一次優游,只是這回,雙腳痠疼,尾椎隱隱抗議著。

閱讀中,獲得一個詞,過渡情人。原來世界上有這個詞,原來所謂的灰色地帶,已經發展到有了專有名詞。翻翻書,想一想,不界定什麼,誰說我總是看書不消化,資訊首要經過篩選,其次進入認知,長期記憶裡自有對比的經驗,於是產出最新的理解,認知歷程至此完滿,信焉。

好久沒有這麼優閒的午後,時間如今日的陽光般,大把大把地用不完,有興趣的店就晃進去,即使沒有目的沒有消費也不要緊,往小巷子走過去,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藉口,只是想走一走。五點多,捧著色彩繽紛的晚餐回到 lab,總算心甘情願打開電腦與世界接軌。

然後時間就到了現在,寫日記。日記寫了第三天,明天要玩耍,會不會就此忘記寫下第四天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