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C:

「我不記得以前了,那樣,還會有以後嗎?」

現在很少哭泣了,只是偶爾淚腺還是會失守。類似月滿盈虧那般,週期性的。

我總含著眼淚,在心裡與你道別,卻又在你恍若無事的問候中,微笑說下次再見。而含著眼淚的時候,我逼自己入睡,進入狂亂繁複的夢境裡,假裝擁有另一種人生。

醒轉後心裡的創口並不會癒合,碎掉的日子讓腦袋停擺,思緒滯留在記憶破碎的一瞬,像是低速黑洞,把過往的日子以很緩慢的速度拖進去,拖進黑洞的下場,是被拉長扯碎變成粉末,塵歸塵,最後歸於無。

不得已醒轉時,聽見雨聲。

雨聲是不是替代了一些眼淚,洗淨部分被記憶碎片掩蓋的,線性往前的未來?

這麼多日子反覆思量,心裡其實是雪亮的。只是總會被自我所蒙蔽欺瞞,陷入快樂又無所憂懼的溫柔鄉裡。

網海閱讀時看見一段話:

「當我就站在你的面前,當我從天堂跌落到地獄,而你什麼也察覺不到,當我就在你的面前,當我無聲地再從地獄爬回你的面前,而我已經沒有什麼話好對你說了。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有可能讓你感受得到我所面臨的世界,才有可能讓你有任何一點的在乎我所在乎的東西,既然你已經無視與否定一切,我又能怎麼提起?」

或許只是一段陳述的文字。

「既然你已經無視與否定一切,我又怎麼能提起?」

慢慢地,我發現,世間業障是輪著轉著循迴報應著。

或許我該如你一般,少言,少喜,少憂,少怒。

如此一來,我也可以恍若無事的,與你微笑道別了。

 

M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詠
  • 沒事吧?
    希望你快樂囉:)
  • 等我
    口試後

    找你約會 :)

    mony 於 2010/07/03 23: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