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425.JPG

 

兩個非親非故的人初次分食一杯飲料,沒什麼石破天驚的火花,好像這事情早已進行了很久,又或早已預謀在那裏等著時間到來而已。

說穿了也沒什麼,不過是一支吸管,一瓶飲料,但最終結局進了兩個人的消化系統裡。分不清是誰喝誰的飲料,也不記得是誰比較饞,只知道天光很早,而這事情竟彷彿比呼吸還要自然。

誰都沒有說破。

於是就這樣讓意外成了日常生活,在不知不覺間,蝕入了彼此的骨髓裡,浸入血液,最終透過皮膚上浮起的血管,顯現在樣貌表相上。

後來的情節發展便像是搭上了沒有終點的山手線列車,永遠在迴圈裡繞著繞著。

而車廂裡的乘客一如都會小說裡寫的,沒有特殊表情,只是靜靜的坐著,睡著。偶爾瞧瞧彼此的穿著打扮,聊表興致的揣想對方來歷,最終仍是什麼也沒有交會。只是上車、下車,最親密的,頂多是共享一柱冰冷油膩的扶手以避免自己踉蹌失態。

直到某天車子失速奔馳,在環狀的轉彎處硬生生出軌。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於是日子又開始運轉起伏,乘客們離開了環狀的列車路線,估量著彼此的方向,扶持著往他方前去。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