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314399-1125487363.jpg

 

回鄉下過年,彷彿終於給腦袋一個喘息反芻的機會似的,與擾我許久的人欲隔絕著,成天窩在將拆除的老房子裡聽音樂、看書,間或與人談話、下樓和親戚交流感情。

這幾天一直抱著袁瓊瓊的《曖昧情書》配上 Damien Rice 的 The blower's daughter,我想這首歌聽上一百遍我都不會膩。用鐵三角的耳塞式耳機聆賞,吉他的撥弦與節奏震動都從鼓膜直接傳到心版上。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所有的節奏起伏,都讓 Closer 充滿惆悵與蒼涼感的片頭片尾不斷在我腦袋裡重播。

我說愛情呀...彷彿是一種不可逆的曲線。袁瓊瓊簡直是以祭品的姿態把自己的愛情奉獻給貪婪窺視的讀者了。我想感情裡,女人表現出來的,多半類似自小與父親相處的方式-畢竟是生命裡第一個男人;男人我想也是如此吧,對自己的女人就像面對著母親,無意識裡,總是如此的展現情愛與期待。

其實我總學不會好好爬梳感情。

但卻又想,假如談戀愛,還得用腦袋包裝自己的感情,那樣也太矯揉做作了點。可惜不是人人都喜歡直接純粹的感情。況且...有時所謂「直接純粹」,竟然會變成耍賴的藉口呢。

說到這自己卻又是矛盾的,感情即便直接洶湧,一旦開啟一個故事,卻又不那麼容易說聲 Game over 就下台一鞠躬。誰知道怎樣算是 ending 呢?誰又知道什麼時候應該 go to an end?愛情故事裡,又沒有編劇和導演。

命運要往哪裡去沒人知道,緣分理應由自己創造,所有的抉擇也無法保證對錯。就像 Robert Forst 那首詩 The Road Not Taken,人很難免的會回頭遠望沒有走過的那條路。這時候我就想,如果有小叮噹就好了,把每個變數都算進去,做重大決定前先瞧瞧未來是怎麼回事(人生倒可能就此停格在螢幕前)。

我真的愛死這首歌了。

Did I say that I loathe you?
Did I say that I want to
Leave it all behind?

搭配上袁瓊瓊的情書系列,又突然覺得,即便思念、愛、怨懟、生氣...千百種滋味攪在一起,順便也把心用力絞碎了。而這...不就是愛情的模樣嗎?

在虎年第一次打開論文檔案之前,就讓我繼續聽著唱著這首歌吧。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My mind...my mind...
'Til I find somebody new

 

【說說】

圖片來源:http://sl.iciba.com/?module=thread&act=viewthread&fo_id=61&th_id=141501&author=%E6%8A%9A%E7%90%B4%E5%90%AC%E9%A3%8E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