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44.JPG 

 

2008/7/22 午後  于  普羅旺咖啡

為了出門而出門,遇到很多鳥事情,先是炎炎夏日無福消受太陽,接著發現西門町越來越不適合我了。去那地方只會緊張,走在路上感到自己相當突兀格格不入。

果然在人群中最是寂寞,繞了半天也沒找到想要的書,腳趾頭抗議著。

回程搭637是個女司機,開車並不太快開關門卻彷若催魂般的迅速,拒乘客於千里之外…猛一瞧前門門板上伏著一隻大蜘蛛-真討厭,緊盯著牠深怕此龐然巨物突然往我衝來,想著想著在公車規律地晃動中卻入睡了。

下車時瞧了眼那蜘蛛…竟是假的。唉,何必呢。

晃進普羅旺點了下午茶,儲值的幸福果然很容易亂花。

一個人的台北下午因為寂寞,時間流動緩慢,分針執拗地不肯前進。於是環顧室內,免費無線上網的服務讓許多人把office搬進這裡。只有我是單身的女生,那些伯伯對我似乎有些好奇又懶得答理。

(手機擱在桌上像啞了)

想起今天誤入的女僕咖啡店,這真是個充滿罪惡又人人自我的世界啊!邊感嘆活著的代價,我仍張口把裹著半熟蛋的墨西哥捲吃下-挺好吃的。

 

2008/10/28 pm 4:30  于 清華藝術中心

基於青春的難能可貴,為了回憶與珍惜,我們用力燃燒。淚水縱然模糊雙眼,卻不會永遠遮蔽視線。

在愛與不愛之間我們掙扎,卻忘記自己其實並不懂愛-因為看多了言情的影像和文字,潛意識裡,我們才以為自己懂了。而事實上,所知並不及古今智慧的一二。

《未央歌》裡鹿橋說:「人生悲劇並不一定是錯誤造成的。」而真實也的確如此。

這些天反覆思量,愁腸百轉,有時飲泣有時呆滯,在音樂乍停的凝結空氣中,我以為自己就要昇華溢失了。

最好的幸福不一定最美,最甜的愛情不必然等於幸福,痛楚中我慢慢明白此中不言之理,即便身心都已極度疲憊,若一時的哀慟足以換來「接受的勇氣」,繼之延續以「放手的了然」,那,值得。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