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jpg

上一次看這兩本書,我想,是八年前。

因為對劉軒的著迷,他一連串的書看下來,把翻譯的也拿來看了。當時想著,劉軒和這女孩,是不是情人關係呢?沒去查證,或許是,或許不是,如今想起來,也只是小女孩的偶像崇拜而已。

拼著硬頸子把書讀完,我對於田野調查的人生體驗無可自拔,最重要的是-這位女孩子,多明尼卡˙芭蘭,走過中亞與中國時,她才23歲。

23歲,和現在的我一般歲數。她為了碩士論文,走到了塔什干,為了自己,橫越中亞,翻過烏魯木齊,走過敦煌絲路到了西安,又從北京跨越海峽到了台灣。

一般的歲數,天差地遠的膽識。

我不禁想著,多明尼卡23歲時用生命寫的書,讓兒時懵懂的我豔羨不已,竟又在在八年後,和23歲的我巧遇了。

我反覆思索著這其中可能帶給我的啟發。

《要走就要夠狠》這本書,從人類學角度來說,是多明尼卡寫作的田野筆記。除了政治原因而使社經發展較世界緩慢外,伊斯蘭教嚴謹的規矩讓中亞的風土民情更覆蓋上神祕的色彩,她竟有膽子把自己投入其中,浸淫在僅學習一年,尚稱陌生的烏茲別克文裡。

《我獨自走過中國》則記錄了她橫越中國的點點滴滴。喚起我一些記憶,遙遠川大的綠彷彿就在眼前。就像多明尼卡最後說的:「想念我將留下來的一部分自己。」 遙遠的彼方,部分的靈魂,一定是永遠留在那裏了。

多明尼卡很勇敢,很果決,卻不魯莽。

劉墉說她夠狠-對自己狠

反覆咀嚼這句話的況味,很懂。

遊記挺好看,有驚無險偶爾叫人扼腕,替她所吃的虧抱不平...說到底,我只是羨慕她,能勇敢實現自己。

Dominika Baran, 一個好棒的女生。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