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渴望能見你一面,但請你記得,我不會開口要求見你。這不是因為驕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無驕傲可言,而是因為,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我們見面才有意義。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ior)

不看愛情小說很久了。

因為隨著時間流轉,我們都明白,小說裡那種純潔無瑕,充滿期待的愛情,早已隨著幸福青鳥飛到遠遠的天邊去。

只是向交大借的兩本敷米漿的書明天到期,只好拿來翻翻,也替自己冷卻無解的煩悶。說有多無解?就像腕上絕對不會解開的幸運帶一樣,無解的,脆弱、堅定卻又沉重。

敷米漿這本書裡,講了好多好多「過去」,過去的陰影。他說呢:「只有可以微笑的說著,自己曾經很幸福,那才是真正的幸福。」我可以微笑看著過去的幸福嗎?大概不完全行,所以我還不幸福?

但天底下又有幾個人是被容忍「在現在的幸福裡說著過去的幸福」?好拗口,不過就是這麼回事。大概是無限寬廣的自由讓人忘了約束的滋味,我在想像與生活裡把自己拋高、落下,試著在墜落的過程中不讓自己發出尖叫,就像那些整人的綜藝節目那樣,叫人握著顆生雞蛋去坐自由落體,然後不能把蛋捏破。

現在的夜裡,沒有人能陪我散步了。

我知道,再也沒有,我想。誰還能陪我散散步呢?對散步這件事情,很早很早就上了癮。剛上高中時,某次散步散到把手機關了,家裡找不到人,於是出動縣警局進行地毯式搜索,我想,那時候就上癮了吧。

從此我的愛情裡,散步再也不可或缺。

因為出不得門,沒辦法嗅聞夜裡靜謐的空氣以期平靜,心裡有些東西在吶喊,只好把電腦打開,透過文字讓那些騷動的東西跑出來。好想念,一通電話輕輕說:「我們去散步吧。」便可以出門散步的日子。只是那段日子,大概隨著我的新陳代謝變慢也一去不復返了吧。

不復返的,還有緣份。

我本來不相信緣分的,一直以為,只要努力,怎麼遠怎麼不可能的距離,也能讓人聚首相見。然而,去了大陸去了美國,伴隨著成長而來的分離,我逐漸深信著緣分。緣分盡了,再怎麼努力也碰不上面,再怎麼使勁也就是維持著不遠不近的尷尬距離,就像站在捷運站的一號二號出口,卻永遠不知道彼此只隔著一道馬路一樣。

搞不懂在寫什麼,標題要怎麼下啊?

去睡覺好了,很久沒有胡言亂語啦。

6/1: 為了考據,去查了波娃的那段話,發現有趣的平衡報導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irbrian
  • 喔喔 這段話我有印象耶
    個人覺得這是一種被動的主動
  • 閣下打禪乎?

    不過我忽然懂了,但如果另一邊也這樣想,那兩個人是不是永遠都甭見面啦?

    mony 於 2009/06/01 1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