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之後,原本打算一起去的地方,就沒能留下曾經說好的,共同的足跡了。

那年春天,他獨自到達說好夏天一起來看的海。碧海藍天在遙遠的彼方連成線,國境之南的春天,陽光卻燦爛彷彿北方之夏,海風迎面撲來,意外的不黏膩;踏著草浪行走,鼻子吸入南國微鹹乾爽的空氣,那首紅遍台灣的電影配樂突然在腦海中播放起來,就這樣反覆著。

分手之後,曾經一起去過的許多角落,自己再走一遭,綠樹建築依舊安靜陪伴。

留在城市裡的她,獨自安靜地坐在公車上、計程車裡,或用雙足感受「自己的城市」。捧著手裡的散步指南,她要把未完成的散步故事接下去寫完;青田街的房舍是否如書上所述般古樸可愛?那美式街道的氣氛是不是一如想像中輕鬆寧靜?在城市裡,偶爾也有澄澈的藍天,她繼續走著,沒有停下。

「我(們)自己一個人,仍舊看見了,曾經說好要一起分享的風景。」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