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網址可看劉黎兒的序

日本文學總是輕輕淡淡,像是夏日午後,搭配著米白色窗簾與綠色水耕植物,在飯廳裡曬著暖陽的原木家具般,恬靜優雅。

翻完整本書,我想起有人問著:「對於一個想要說謊的人來說,該說謊言還是實話,才是誠實的呢?」本來,想不出好答案,直到書末,女主角瑠璃子對情人說:「你知道為什麼不(對你)說謊嗎?人只對想要守護的人或是打算守護的人說謊。」

看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想通了一段半年多還看不懂的文字:「人總是說著最大限度的謊言,卻也是最真實的實話。」原來那不是說謊,而是連自己都希望成真的「實話」。

如序言裡所說,江國香織的作品,一直都是甜美溫和的成人童話,將貼近讀者日常生活的描述巧妙融入劇情中,使人讀來彷彿身在其中。

劉黎兒提到:「小謊言的目的有時是為了維持更大謊言。」瑠璃子與丈夫聰,就是如此的一對夫妻,對瑠璃子來說,聰是不可動搖的存在:「不曉得為什麼,對於聰我總是處於飢餓狀態。」然而,
「雖然很愛一個人,但是眼睛卻又會去瞧別人,因為有那個別人的存在,所以才會感到自己是真的很愛這個人。」

雙方各自瞞著對方有外遇,卻又努力維繫著堅定的夫妻關係,這在江國香織眼中竟是「常態」。
瑠璃子堅守著與聰的日常生活,聰盡力在瑠璃子面前維持好丈夫的形象,即使彼此對感情已經無話可說,卻還是執著的固守微弱的小家庭。

這對夫妻,彼此都有個謹慎、甜蜜的外遇情人。但即使真正愛上情人,瑠璃子仍因沒辦法離開丈夫身邊而選擇結束,當春夫(情人)對她說著:「如果渴望更多的話,說不定會失去你。只要一想到這個,就覺得好恐怖。」她還是起身離開,回到丈夫身邊。

「寂寞大概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緒,並不是聰所造成的。應該自己去面對寂寞,不能依賴任何人-即便是丈夫-來填補,甚至加以救贖。」

對於此間的微妙情感,江國細膩地將其轉述出來:「在這間公寓(家)的時候,覺得聰就是一切,很想跟春夫分手。在春夫身邊的時候,覺得只要有春夫就夠了,很想跟聰分手。」到最後,選擇溫柔、誠實的丈夫,而放棄「和春夫進餐時的幸福」瑠璃子是堅定、勇敢的吧,或許說「清澈/冷酷」,即使對自己也是如此。

但對聰來說,從最初「她就是我理想中的女人」、「對瑠璃子完全不敢說謊」到真正外遇後,用無數個小謊言堆積起面對
瑠璃子的假象,甚至說著「志穗才是我理想中的女人…而且,需要的。」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呢?

總覺得看到最後,竟是坐享齊人之福的聰墜落了。在江國眼中,「渴望征服女人」的男人,是這般脆弱與不堪呢。

對了,江國用「誠實」來形容著毫不遮掩表達情感的春夫,讀來實在傳神,「當他賭氣、鬧彆扭的時候,也不會隱藏他受傷的表情。至少,春夫是誠實的。誠實到卑鄙的地步。」

一本充滿小謊言的書,一本人生縮影的作品,一本看似異色卻又彷若日常的「小說」。

創作者介紹

HsinChu˙Ying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