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青春的斷裂,其實是有點言過其實,畢竟,早就不青春了。

但翻翻一些雞湯書,總會看到這兩個字,誰不想念青春呢?誰不願意長久把青春留在身邊呢?否則,怎麼那麼多歌詠青春的歌曲、書籍、文章、影片或保養品。

無所顧忌的傻日子總是最值得回味的,因為那時不懂事,不會瞻前顧後,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用力把「任性鬼」、「傲嬌」、「小姐脾氣」種種看似負面又帶點可愛的標籤往自己身上貼,只要貼的不是「公主病」大抵上都還算可以。

因為在那個年歲,是狠狠被寵愛著的,無須遮掩,毫無保留,即使形象醜陋也會被包容。

長大以後,完全就不再是那個樣子。愛的付出與喜歡,與對方無關,只與自己有關,被傳授的,我只學了前半段,學不了後半段,後半段的旁若無人,我做不到;倘若做的到,就不會總是在逃走了。

說到底,我是什麼時候長大的?

原本以為心底有個小女孩,可以永遠不要長大,就像是永遠的許涼涼,永遠在心底藏著一個少女,少女永遠任性永遠青春永遠美麗。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媳婦快六年,初一首次補眠補好補滿,算是一種突破之外,也難得地喀完一整本書。打開電腦原本想寫些讀書心得,畢竟好久沒寫了,也好久沒讀完一整本書了(這是多久以來的第一本呢?)總想記錄一下。

誰知道,回個兩封(原本我只想回兩封)urgent mail,就從凌晨兩點到了現在的凌晨四點。

是回了不只一封 mail, 還有一封別部門的 top manager「應該是無惡意」的追殺信就在我回覆後的 20 分鐘內從美國殺到,覺得這一年還是幸運的吧,追殺信距離讓我損血都還有點時差。

這個年算是結婚以來心情最平靜的一個年了,延續從去年開始的小年夜南部快閃,這次在台南待了兩天,除夕也順順回美濃祭祖,接著漂亮地在 16:59 車子駛入新竹婆家,還可以從容幫忙端菜到二樓神明廳祭祖,安全上壘的概念。

除夕後來哪都沒有去,吃飽飽再把神來一筆進夏禾陶舍買的柴燒手拉坏壺和杯組送給公公,雖然價格不斐近萬把塊(對於藝術,咬牙也要堅持不能廉價),但看到少言的公公默默清洗、擺盤、沖茶的樣子,覺得他是真的開心,一切就都值得了。

這一兩天偶爾會想起夏禾陶舍老闆的幾句話:「這裡大部分都是劉姓的,我們鍾姓只是第二大姓」「嫁到台北就少回來了,既然是鄰居,過年有空來喝茶。」

當下我是沒辦法說,我不是嫁的只是結婚,另外我只能在美濃待上兩個多小時就得北返。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兩個句子在心裡縈繞不去:「溝通的 bug 最難解。」「妳這樣會讓我覺得,在你心裡把 marketing 看得比解 bug 重要。」

一句是昨天友人在 Facebook 上的回覆,另一句是合作的工程師,本日聽到我因為拍攝宣傳影片,沒辦法調用機台立即測試時出現的一句 murmur。

雖然他 murmur 完自己就掛電話落跑了,還假裝收訊不好,但這句話對於奮力維護 R&D team 的我來說,彷彿跟毒藥一樣,一點一點地滲透進心裡。

同時發生另一件事情,R&D team 想申請一個專利,底層技術的專利,但上層 UI flow 是我定義的,因此人很好的工程師,在一開始說要一起申請,有獎金大家分。雖然一開始的心情是:「矮由,這個技術又不是我想的。」抱持著有沒有獎金都好,但被感激了很開心的心情在協助著。但昨天工程師又打電話來,很歉疚的說,主管說這個專利 R&D team 自己申請就好,還要做些保護機制避免技術外流,發明人不用列入 PM 的名字。

好吧,其實我也沒有太失望啦,畢竟 PM 對 R&D team 來說,就是個協助角色,非技術角色。

但後面聽到了一句:「那請妳還是幫忙把 flow 調整一下讓我們去申請。」

噢,這樣就不太開心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公司下了上下班準時通牒,經過一整週的早起早睡,算是養成了習慣,但身體多少累積了些疲憊,於是好不容易熬到了週末變賴床到九點多。

捲著棉被模模糊糊的想,或許我是不想睜開眼睛面對世界。

週五夜晚終於到家,由於整週發生太多事情,思緒過於混亂,我癱倒在沙發上不願起身,對兒子撒嬌著說:「媽媽心情不好。」兒子很貼心地說要開救護車來救我,還拿了虛擬聽診器有模有樣的診療一陣。

孩子果然很療癒,而我們對彼此的愛幾乎是很無私也不帶價值判斷或利益的,好輕鬆純粹的愛。

賴床時用蜷曲身子的嬰兒姿勢,把自己用棉被緊緊裹著,我想這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姿勢。外在的世界帶來的壓力太大了,這週出現一個意外的晉升,要怎麼樣才能安然適應或安穩猜到並承接這個晉升帶給我相對應的義務?還有與同事之間錯綜複雜的人際網絡,說實話,都讓人很窒息。

這種窒息感不只是心理上的,也是生理上的。

身體早出了些問題,過勞的問題,所幸多半反映在疲累上,可透過睡眠與些微的運動稍微平衡。另外我習慣投資自己做 SPA,固定預約的療程按摩師同時還有塔羅的專業,因此,每月一次的按摩,我期待的都不僅是舒緩寧心的香氣和撫觸,還有總是讓我覺得 90% 可安定心靈的塔羅抽牌分析。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開了粉絲頁,所以寫部落格時間相對少了,某些零碎的思緒,簡簡單單就在粉絲頁上碎念完畢,果然 Facebook 會阻礙人們深度思考的能力,總是幾百字的閱讀量和寫作量,思考又怎麼能深入起來?

但粉絲頁總歸有便利的地方吧?否則怎麼大家前仆後繼的開,相對部落格這個被動且互動性較低的場域(遺世獨立的采菊東籬下?),粉絲頁像是蹲下來的 somebody,朝著來往的看客微笑揮手,親密又簡單。

需要打開部落格,代表我的思考陷入一團亂,就要找不到頭緒。今天是 2017 年 10 月 18 日,是我在公司工作滿七年的日子,今天才在 Skype 上半開玩笑地對室友說,滿七年了,是否要離職以茲慶祝?一半開玩笑一半認真,但這卻是我近三週認真思考的主題,說穿了,這公司沒什麼特別過人之處,但強就強在,目前它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不對」之處,真要說起來,比外頭小公司強上一大截的集乳室,便是難能可貴的女性友善職場了吧?為了挽救開始進入輕熟齡的肌膚,本日衝去天母做臉部保養,躺在椅子上胡思亂想,忽然想起前同事說的,她為了擠奶,必須要躲去無人使用的殘障廁所才能進行這件事情。

所以,「集乳室」就要成為我的「不離職」理由之一了嗎?但這前提應該是,我真的要替小包子生一個弟弟或妹妹才成立吧。

越扯越離譜,再怎麼說,也不該為了離職而離職。前兩次想離開,是有了真真切切的原因,工作負擔太重、心灰意冷...等等理由皆成立,但都在主管的斡旋與調度下,加上自己的不捨得而放棄離開,那這次呢?這次起心動念,卻是在新環境找不到自我認同感,找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找不到「期待前往公司上班的理由」。

還在求學的日子,只要我喜歡該堂課的老師,成績就會特別好,舉一反三,連繁重的課堂作業都甘之如飴。但相對的,只要我不喜歡該堂課的老師,不論我怎麼努力怎麼嘗試,成績就是毫無起色,說是兵敗如山倒也好,努力用咖啡撐起的眼皮總會在開始上課的三十分鐘內闔上,再怎麼狠捏自己大腿懸梁刺股都沒有用。

眼下我正感覺到,「我找不到喜歡的老師」。唯一特別喜歡的小主管,偏偏不是我的任何一個直接負責的主管。說到主管,撥撥手指算算,我的相關主管就有四個,包含一階主管一位,我與他合作三分之一的業務,二階主管一位,我又與他合作另外三分之一的業務,不真正直屬的課級小主管一位,剛好我帶一個,據說是僅此一次給我體驗流程的她的專案,另外那位,就是特別喜歡的小主管,而我與他毫無工作上的直屬關係,僅因為一階主管當初要求他帶著剛轉部門的我一陣子,我們便養成了討論的默契。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迷惘。

選了選字,決定不用「慌」而是用「迷惘」來形容,前幾天是慌張,或許說仍然是用慌張掩蓋的迷惘,我覺得慌張呢,是知道自己要什麼,卻可能得不到,或驟失倚仗的反應。可是迷惘,卻是連自己要什麼都模糊不清的,更墜落或說漂浮一點的狀態。說實話,我認為迷惘是不該出現的狀態,人應該要時時自省自己的所在位置並確認自己的想法,如此才能在瞬息萬變的世界和職場裡轉換自如。

可是我沒做到。

安逸的日子久了,逃避外在的殘酷變成我的軟肋和習慣,因為逃避而忘記練習上岸的技能,當被丟進海裡浮沈時,只能眼睜睜望著岸邊,越離越遠,或者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上的是哪種岸,沙岸?岩岸?或是一座大或小的珊瑚礁?或我只是需要一艘船,載我在海上漂流,直到真正遇上了季風,一路順行到下一個新大陸?

我不知道,而這是一個軟弱且不被允許的答案。

有時候真恨自己,明知道弱點在哪裡,卻總無法克服。我的說法,這叫作對自己不夠殘忍,要對自己夠殘忍,才能對現實無感且游刃有餘。仔細回想這近七年的職場生涯,我幾乎一直處於上升的階段,不論是專業素養或人脈積累,而這半年一年,卻處於一個停滯的狀態,即使遭遇了這次的大震盪,對我伸出援手的,也都是在這一年開始前積累下的緣份,那是一段我幾乎完全投入工作、不太經營自己其他層面的日子。

這真的是很讓人苦笑,我在工作的部落格裡說過,「生活和工作的平衡與選擇」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完的,因此我當時跳過不論述,但終究的,我自己無法逃避反省這件事情。這一年來,我花了非常多心思在自己和生活上,不論是養育小孩、經營關係、容貌、身體、健康、居家佈置、廚藝或品味等,在這方面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擁有了各種有形或無形的成就,也有長足的進步,可是工作上,沒有。

文章標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3 Mon 2017 14:07
  • 那人

你說,他交上女朋友了。

我說,想看照片。

然後你跟我說,照片沒拍,是個看起來很聰明的中國女孩兒,看起來挺好的,對我跟他的以前很好奇。

很好奇啊…我也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都過去了七八個年頭,他記得的跟我記得的,跟他講述出來的,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也都不重要了呢,不論他怎麼重述,只要對他倆的未來產生正面影響,就都是好的。

他終於交上女朋友了。

你還說,他們要從紐約搭郵輪去百慕達。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