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年末了。」今天獨自站在梯廳望著關渡平原時,心裡默默就浮現起這三個字。

終於是年末了,而 2016 年的我究竟完成了什麼呢?生了個小孩(恩是個成就)、產後瘦了十幾公斤(恩也是個人生里程碑)、第一次幫人寫推薦函(代表年資到了)、擁有了不曾有過的東西(購物狂進階的證明)、生活從加班狂轉換成家庭與工作各半,間或以朋友或進修調劑(夢想中的平衡人生)…我還完成了什麼呢?

年終大盤點,看不到閱讀進度,看不到後續的人生規劃、看不到我對於工作、家庭、朋友與自己的未來想像、看不到站在 2016 年對 2017 年的展望,我的 2016 年該以什麼完結?又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心態走向 2017 年?

或許沒有焦慮、沒有遺憾、沒有渴求的狀態,從某個角度上代表自我的完滿。過去兩年我老掛在嘴上提醒自己的四字箴言「無欲則剛」,近來鮮少出現,因為現在的我暫時不須要強迫自己堅強,暫時的(我不敢說從此以後),可以說,劉小姐活在幸福的泡泡裡,對自己的滿足程度很高很高。

下樓處理完事情,慢慢走了七層樓樓梯回辦公室。一時興起走樓梯,只是想獲得一個發呆的時間,人生嘛,行有餘裕時,總得給自己一點時間空間往內看。原本很擔心不斷的付出和給予,內在的自己會空空落落的,很害怕忘記停下來回顧,就少了積累、少了沈澱,甚至少了內斂。「曖曖內含光」才是我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呢,像是火紅的〈月薪嬌妻 / 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裡的土屋百合,即使韶光易逝,滑過時間之後,總會留下些什麼,然後成就了優雅的自己。

「那就準備迎接 2017 年吧。」

沒什麼好緊張的,是吧?不慌不忙,代表我們的現在,很好。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乍寒還暖的天氣跟室友和小包子窩在書房,書房位於這幢老公寓的頂樓加蓋,用水泥砌成牆面結構,屋頂再以鐵皮覆蓋隔熱,天花板不是平的,而是傾斜向下,跟整面牆的書櫃拉出一個直角三角形,應當是為了排水而設計的吧,也或許為了增加空間利用。上個月,我和室友為了還自己正常的客廳空間,同時也為了重新利用荒廢已久的書房,費了些力氣把小包子的圍欄和新購入的 Parklon 地墊搬上樓重新安置。

有了小包子的固定活動空間,書房於是具備進可攻退可守的戰備位置,下了樓梯馬上就到廚房,要處理食材或拿取飲品都很方便,書房推開門就幾乎到達陽台,而每個週末我總要花上許多時間把堆積的待洗衣物分類分次完成洗滌晾曬,或是進入低溫烘乾除濕的程序,而這些家務,總是需要多次往返陽台以人工接續處理,相對過往從樓下到樓上的路途,從書房出發操作或憑著聽覺監控洗衣機、烘衣機的進度,就要容易許多。

扯遠了,也不過是想幫自己找到一個寫字的理由。

溫暖的冬天在陽台處理衣物對我來說是種享受,在這個陽台洗晾衣服已經將近四年,我自有一套標準程序,幾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完成所有步驟,不需要思考又能達成的成就,事實上就帶著某種療癒效果(突然想到書櫃裡翻都沒翻過的那套 ⟪家事的撫慰⟫,也不知當初買下這兩本家事指南要幹嘛)。所謂療癒效果,便是可以在「不特地保留時間」的情況下,與自己完成一段一段的思考對話。

今天風不大,邊收整經過簡單烘乾除濕,還帶點溫暖織物氣味的衣服,腦中播起張玉華唱的 ⟨原諒⟩,歌詞是這樣的:「原諒把你帶走的雨天,在突然醒來的黑夜,發現我終於沒有再流淚。」之類的,歌詞其實不大重要,只是忽然我就開始琢磨,人生裡的幾段分手,是不是有哪一段是在雨天?

想了半天,好像沒有。就算有雨,也是下在我臉上或在我心裡。於是又想起分手的幾個記憶片段,比方說初戀男友吧,初戀男友長得挺可愛,但身高不高,只比那時候的我高出三公分,於是號稱交往的兩個月內,我從沒穿過心愛的厚底涼鞋,但是他提出分手的那天,我去公車站接他,不知道為什麼就穿上了厚底涼鞋,然後我就拿到了一張紙條,寫什麼已經不記得了,應該也算不上什麼難聽的話,只是過了一個月,看見他牽著新交往的學妹,學妹短髮大眼,非常可愛,並肩走著還要矮他半個頭。

還有一個分手片段也很特別,那也是一個很短暫的戀情,清清淡淡的交往了兩個多月(又是兩個月?),正好是聖誕節,那個學長家中曾經移民南非,過的是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於是聖誕節他在 101 大樓 38 層的餐廳訂了位,帶我好好的吃了一頓浪漫大餐,有沒有禮物不記得了,但是當晚,我卻收到他提出的分手通知,說是父親反對他跟「非經介紹認證的女生」交往,於是這段感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下了定論,而我在啼笑皆非之餘,即便他下定決心重頭來過也不願再淌混水。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底了,總是前仆後繼的聚餐吃飯。喝完午餐後續攤的 WEDGWOOD 下午茶,總算完成本日的胃納量挑戰之旅。

數了數,本週已經吃了五攤聚餐,只靠短短三十分鐘的 tabata 顯然是沒辦法消耗掉吸收的多餘熱量,邊哀嘆邊想,怎麼各種相聚同樂,一定要以食為名?總是非得吃到食物滿到喉嚨才作結,更遑論我們熱情待客的民族性,請客吃飯若是不點菜點到吃不完,註定要打包外帶的地步下,便可能被暗自怪罪沒有誠意,於是一場食物的嘉年華,又華麗盛大的在餐桌上展開。

胡思亂想著,總歸不過是個「民以食為天」吧?如果說什麼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事情,大約就是「吃喝拉撒睡」,而可以與他人共享的,也不過前兩者,或許是如此,才會每每相聚,便以吃以喝為名,飽足口腹之慾,同時行聚首同樂之實。

想想,書櫃裡一本本散文書寫的主題,若非本身就是美食作家的著作,便是作家總會沾上幾筆的飲食雜記。而滑開 Facebook 裡儲存的待讀連結,餐廳食記、食譜約略佔據了三分之一,甚至我自己寫作時,也總以食物或飲品寄情,從舌尖上舞動的味覺,延伸出各式各樣喜怒哀樂的記憶。這麼一想,即使聚餐社交會導致腸胃疲乏、體重增加,卻也是不得不為之惡了。

即使找到了理由,卻沒找到除了運動外的解法(運動就是最好的解法?)。

雖然是年底,但不過就是個西曆年底,年底有各種歡樂聚餐的理由,從耶誕節、年底、跨年、慶祝新年起,一路延伸到了西曆新年,一月還有尾牙,緊接著就是年度大事的農曆新年。脆弱的腸胃和浮動易感的體重還需要面臨一連串的挑戰。

來吧!聚餐!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