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去照高層次超音波,發現我對著肚子呢喃了幾週的小公主,突然變成了小男生。

認知反轉的當下的感覺五味雜陳,我似乎需要點時間接受。

檢查出來以後撥電話給婆婆,「正式」告知了小孩的性別,前幾週一方面不確知老人家對孫兒性別的想法,二方面室友自己還是胎兒時就有把性別隱藏過好,一出生男女反轉的前例,所以一直拖著不說。告知後我獲得了一聲恭喜,有點不知道怎麼反應,於是唯唯諾諾說了謝謝。

掛了電話,腦袋開始轉:為什麼要恭喜呢?如果我懷的是女孩,會不會也獲得一聲恭喜呢?

應該會吧?這些心思總是纏纏繞繞在心底,我彷彿聽到已故的林淑蓉老師對我說:「你怎麼這麼在意胎兒的性別?(還有你自己的身材)你的性別研究和女性主義,都讀到哪裡去了?」到現在孕期走到 23 週,這是我始終沒有參透的問題。

一旦懷孕,「是男是女」的關心就會不斷環繞在身邊,性別確實是很重要,很有趣的一個分界點,不論個性如何,星座是什麼,血型是什麼,都沒有性別這般如此拍案即決乾脆。我想了很久很久,究竟我「希望」小包子是男還是女。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