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牽手之前,他們想了很久,身上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缺口?而那口子大到,要靠著彼此的存在才有辦法彌補。於是她說:"Whatever happens tomorrow, we had today." 於是,她用墜落的姿態,虔誠地望著他目眩神迷,望著被陽光渲染成一片燦爛的泡沫微笑著。於是他們不再繼續討論關於缺口的問題,缺與無缺,都不再重要了,或許有了彼此,曾經缺憾的,也不再是缺憾:即使很多時候,她都幻想著結束。"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I'm on the way with no regrets.


記得這首歌,好嗎好嗎?

這是我們的,好嗎好嗎?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喜歡「不證自明」這個詞。

這詞簡直是浪漫透了。我們在愛情裡、生活裡都曾經嘗試用各種方式證明自己是被愛的、被肯定的、被關懷的,而種種索求證明的舉動,卻都「證明」著心裡潛藏的不安全感。很多時候或許都是忍耐著,不去嘗試「證明」此類虛無縹緲的情感。

如果說,被愛、被肯定、被關懷,是不需要主動去求證,卻會自己雲開月明,這不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浪漫嗎?

不過說穿了,「不證自明」這詞兒其實來自於一個組織學的理論,叫做「不證自明論(Axiomatic Theory)」。所講述的內容和這篇文章一點關係也沒有,是說明:要研究一個複雜的組織,必須同時探討組織的「結構」與組織的「功能」。

聽起來真是一點都不浪漫。

我的不證自明,來自於交會的眼神、嘴角的弧度、一同轉身的默契、不言不語卻可以在一舉一動中傳遞的關心…於是,在這些溫和平靜的日常裡,綿軟甘醇的幸福慢慢堆積,所有希冀的肯定「不證自明」。

雖然,不證自明有時候,也不過是自己幻想中的圓舞曲。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